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all叶】叶修正在直播

(十)


叶修没看弹幕,根本不知道他的粉丝们已经开始了激情吹叶,粉丝说要看解说,他就兢兢业业地解说。

在选手们战术走位的时候,叶修说:“因为现在比赛已经结束了,是我们赢,所以现在复盘很容易有一点倾向性,不过我尽力克制,而且可以多讲一下我们这边的意图。现在进场我们这边是希望战术走位绕后,这是之前练习过的阵容。”

一句话,弹幕就变成了:

“哈哈哈哈,我宝贝有点可爱,不知道为什么,我从他一句淡淡的是我们赢里面,听出了一点小骄傲~”

“哈哈哈哈,我也……”

“有点,哎,又赢了,我不是故意赢的,但是我们队就是这么厉害鸭,怎么办,你来打我鸭~”

“打不着打不着?哈哈哈哈哈。”...

买了阅读体和霸王花的还有没退款的吗?

去退款哦!

最后提醒一遍~

31 75

【all叶】潮涌(abo)

(五十六)


等到这年下一年春末,兴欣已经一路走到八强。

走到了和蓝雨的比赛。

比赛前夕,黄少天如往常一样给他发消息告诉他带哪件衣服哪条裤子比较合适,叶修惯来懒得想这些,就按照他说的,把那几件衣服塞到箱子里。

黄少天又嘱咐他几句,说那边有点事,就下了。

和蓝雨比赛的战前会议下午才开完,这会儿大家都看比赛的看比赛,做练习的做练习,叶修现在比较注意对自己手的保护,一边研究蓝雨视频,一边做手操。

这会儿,QQ提示声响起来,一点开,是喻文州,是问他们行程安排。

叶修就把陈果他们弄好的行程安排发过去,提前两天到,怕选手不适应。

喻文州看了,回复道:“我妈知道你要来比赛,问你...

买了阅读体的大家,现在立刻,迅速,去退一下款。

原代理那里不好做了,后续在联系新的印场,下次开链接可能只开三五天,如果我通知了,大家想买的迅速下手。

最近几天勤点我主页关注消息嗷,么么哒

2018年终总结

国内已经是晚上了吧?

我才起床不久,刚吃过早饭,很倒霉,到了年末又感冒了,可怜兮兮吃了几天药,又喝了姜汤,看到朋友圈有人发跨年,才想起来这事。不想错过2018和你们说元旦快乐的机会,仓促写几个字吧。

这一年,收获了许多新的读者,看到很多过去眼熟的id依旧在评论,心里非常感动,也收到了许多新读者的评论,特别开心,知道自己的东西被人喜欢,总是觉着备受鼓励的呀。

今年我开了许多新坑,不过也完结了蛮多的吧。最值得说的事完结掉了阅读体,太艰难了,因为这一年实在是太忙,忙着写论文,出去旅游,还有喝酒,哈哈。

另外阅读体大家不要急,还在商议中,如果不行,我会通知大家退款的,放心。...


【喻叶】在那之前·下(十三岁小叶穿越到喻文州家里,完)

他们去了商场,又去了超市,回家时硕果满满。

喻文州在归纳整理物品,小叶就要帮忙,可是他刚刚来这里,又不是很知道东西都放在哪里,就在房间里跑来跑去,忙忙乱乱的,一会儿冒出来问一句“这个放哪”,一会儿又从门口露出个头来“你刚说的那个在哪?我没找到”。

还没脱去稚气,还是个小孩子模样。

喻文州看着小叶,心想,别的十二三岁的男孩子难道不都是调皮捣蛋,上树捉鸟,下河捉鱼,在家里也是讨人嫌吗?

怎么会有小叶这样讨人喜欢的十二三岁的男孩子啊,真是神奇。

他叹了口气,觉着如果真的有上帝,如果真是上帝捏出了人脸又赋予了人们性格,那么小叶大概是上帝焚香沐浴,花了二十四小时精心捏出来的吧。

他想到这,觉...

嘻嘻,记得我以前写过的和尚攻的脑洞吗?

今晚摸了一章开头,来我微博看和尚与剑圣的绝美爱情故事~

很短,我十章以内完结它~

https://fx.weico.net/share/50086730.html?weibo_id=4321330516085998

Merry Christmas呀小宝贝们!

刚刚我清早起来化妆就轻快又开心,虽然国外的圣诞节其实气氛不一定有国内浓郁哈哈哈,但是大家还是都在傻乐~

Boxing day我和朋友约好了去逛街,出门之前先和你们说圣诞快乐,爱你们所有人!!

寒小葵买买买去了~

那时候喻文州和叶修已经在一起很久。

某一天叶修出差,大约一个月才回来,出差十几天的那个晚上,他回酒店,两人视频。

分别说了今天做了什么,那些或者有趣或者无趣的事情后,喻文州叹气。

叶修笑着问:好好的,叹什么气呢

喻文州答:你不在,好像做什么都差一点,高兴也差一点,不高兴也差一点。

叶修听了,只一秒便问:这些天,你有不高兴的事吗,怎么没同我说

【喻叶】在那之前·中(十三岁小叶穿越到喻文州家里)

已经决定小叶要住在这里,下午喻文州便带着小叶出门采购。采购之前,喻文州在书房列清单,小叶趴在桌子上看他写字。

喻文州问:“你在家时,穿衣服有没有什么品牌喜好?”

小叶答:“没有的,我都可以。”

喻文州又问:“样式呢?”

小叶答:“也都可以。”

喻文州望着他,想了想,问:“你们这个年纪的小男孩儿难道不应该都已经有了自己的主见吗?”

小叶眨巴眨巴眼睛,说:“这个……我,我平时比较关注学习,不太在意这个。”

喻文州笔尖在纸面上轻磕一下,心想,那么都是家里人买好的。他让小叶背过身去,翻开后颈处衣领的标志,记下了品牌名字。

小叶立刻说:“哎,不用非得买这个,我穿什么都是一样的。”

那怎...

 
1 / 49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