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all叶】潮涌(abo)

(十)

 

直到叶修退役的当天,黄少天还和叶修发过消息,可这人愣是一句没提,后来退役被嘉世搞得轰轰烈烈,这人却消失的无影无踪。黄少天见了那退役视频就去联系叶修,只可惜什么回复也没有,叶修平时也会不回他消息,如果他话太多而这人懒得回的时候。他心里不知为何忽然升起了极大的惶恐,他夜里捧着显示着只有他的消息的对话框手机难以入睡。

从前,他总觉着他还有无数时间,觉着无论叶修有多少个炮友,睡过多少个人,他总是不一样的那个。他第一次,他第一次就是和叶修。他总是不能忘记叶修当时看见他的那个眼神,像是望着某种可爱的小动物的那种,有点怜惜的眼神。

叶修走过来,轻轻摸摸他头发,问他,我的话,可以吗?

黄少天当然毫不犹豫地吻住他。黄少天那年十八岁,帅气,干净,有无数追着他的omega,可是他午夜梦回的主角只有叶修。是叶修,当然是叶修。如果是他,什么都可以。

黄少天从前幻想过无数次二人在一起的样子,却从来没想过第一次是在洗手间隔间里,他抱着omega手忙脚乱,还要叶修告诉他,这里,是这里。

还要叶修引导他,告诉他这样,要这样。

他总是能想起来叶修跨坐在他身上动作时扬起来的纤细的喉结,他潮红的脸,他调笑地叫他我的小男孩儿。

他们做完,兵荒马乱的,黄少天就握着叶修的手想要表白,可是叶修靠近轻轻亲了一下他的脸颊,“乖,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追着他,慢慢知道了叶修还有很多别人,可是这些所有人,叶修一个也不喜欢。他为此伤心过,痛苦过,难受过,可是一分一秒,也没有想过要放弃。

他总是觉着他还有时间,他现在已经做得不错了。叶修对他的纵容,对他的习惯,看着他时的样子,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黄少天之前想着,也许,也许真正告诉他你要和我在一起的那一天已经快了。

可就在这时,那人忽然人间蒸发。

黄少天要疯了。

没有电话。从前只是qq联系——叶修不爱在qq和别人闲扯,可黄少天往日里要是发个二十几条,他再忙,也会回个一条两条,告诉黄少天自己在做什么。

但这次他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回复。

去哪了呢?你去哪了?

黄少天根本忍不住,深夜时从床上几乎是蹦起来,订了去H市的机票,一分钟也等不下去的要往机场走。

可这一开宿舍门,就见喻文州站在走廊抽烟。楼道灯暗暗的,喻文州往日里长身玉立的样子都不见了,他略略低着头,只剩了颓丧。

——黄少天从来没见过喻文州这个样子。他从来没见过喻文州抽烟。

他这一出门,两人就正好撞见。

一撞见,大家都愣住了。

他们与叶修的关系,是彼此心照不宣的事,平日里提起叶修的游戏操作之类的,两人还能认认真真谈讨一下,可到了这时候,就什么也不用说了。

喻文州望着他,手指夹着烟,半晌才哑着嗓子说:“你要去H市?”

黄少天反应过来,点点头,难得的简练地答:“对,我担心他,我得去找他。”

“我们都知道这是嘉世内部矛盾,除了战队,和他们老板可能也有关系。”喻文州皱了一下眉。

“所以我才更得去,他肯定在H市,我得陪着他。”黄少天又重复一遍,“他这个样子,我得陪着他。”

“那你想没想过。”喻文州淡淡地说,“他如今想不想见你?”

黄少天被这话问得一愣,仿佛醍醐灌顶。是了,他一心想要见叶修,觉着叶修需要陪伴,需要安慰,或者无论需要什么,他都想在这人身边。可是他从来没想过,他想给的好,他想给的热爱与陪伴,叶修需要吗?他想要吗?

叶修是那么坚定骄傲的一个人,什么话都能云淡风轻地说过去,什么事都能挥挥手无所谓地走过去,他什么事都一把扛了,血肉模糊也不吭声,自己当初提醒过他的一句嘉世的人都被他制止了,如今这种难堪的样子,他真的愿意,真的希望在这种时候见到自己吗?

黄少天一颗迫不及待的心忽然就冷了下来,他低声说:“我总是想给他,想给他,可是我给的就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喻文州再没说话,他静静地把一根烟抽完,道了声晚安就回了房间。

黄少天也回了房间。

他在蓝雨这边每天训练,比赛,有了空就要给叶修发几条消息,一开始是很着急地问他事情来龙去脉,问他现在情况,后来就慢慢变成你在哪,告诉我你在哪就行了,我也安心。

那是去嘉世比赛之前的一个下午,黄少天做完训练,忍不住打开对话框,说了一句我很想你。

他以为这条消息会石沉大海,可没想到叶修能回复,更没想到那人向来吐不出象牙的一张嘴居然能说出来那就来找我这样的话。

叶修三言两语说了副本的事,黄少天怕他嫌烦,没敢多问,只是一门心思盼着去找他。叶修最后告诉他他现在的地址,是在一个网吧。

黄少天听完,好久消息都回复不过去,只觉得简直心都碎了。叶修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能在那种地方呢?他想把叶修接走,想告诉他我在这里给你买房,想说我和你在一起,可这些话在他喉咙里滚来滚去,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和嘉世的比赛打的顺利极了,那个刘皓发挥的和智障一样,黄少天自然是打得毫不留情,蓝雨轻松取胜。

打了比赛黄少天回酒店几乎是坐不住的,自己在房间晃来晃去还是觉着坐不住,等着天黑就出门了,比约定时间早了一个小时。

到网吧的时候正好看见叶修在前台和一姑娘说话,他捂着脸过去拉叶修,把人给吓了一跳,一回身看见是他才说:“多大了你,还毛毛躁躁的。”虽然是教训人,脸上却是带着些笑的。

黄少天一见了叶修,都忘了旁边有别人,叶修说他两句,他笑嘻嘻地露了小虎牙,这才忽然意识到唐柔还在旁边呢,赶紧把脸捂上,念叨着:“完了完了,我要被认出来了,我粉丝那么多……”然后马上意识到唐柔是个alpha,又换上敌视的眼神,“这人怎么回事?一个alpha你怎么和她那么熟?”

唐柔眨巴着眼睛看叶修,心里觉得这人仿佛是有点精分,她一脸不明白地问:“你朋友啊?”

这会儿还不到叶修上班时间,他随便冲着唐柔点点头,握着黄少天手腕就往里走,边走边说:“你可别神经病了,人家根本不认识你,这就是一网吧小妹,算我同事,刚开始玩荣耀。”

两人说着说着已经走到了网吧最里面的座位,夜里通宵的人少,这边又没什么光,自然是没人的——叶修也怕黄少天被人看见,自然是选了个隐蔽的地方。

黄少天任由叶修拉着,网吧的温度还算是高,这人的手指就热热地贴在他的皮肤上,把他心也给烫热了,他小声嘀咕了一句:“那是个alpha呀,要防狼防盗防alpha。你要有点安全意识知道吧,现在身边也没有人了,你就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总和以前那样可不行了。”

叶修听他嘀嘀咕咕的小苍蝇似的简直烦死了,一回头就把人压着按在墙上用一个吻把他嘴给堵住。

黄少天愣愣地瞪大眼睛。

点此链接看黄叶背着喻文州做羞羞的事

tbc

评论(17)
热度(671)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