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all叶】潮涌(abo)

(十一)

 

叶修坐在黄少天身边的位置上,带着他到副本门口,又叫人集合这才一块儿进了去。游戏里见了面,苏沐橙就看着新来的小剑客问叶修:“这谁啊?”

叶修点了颗烟咬在嘴里,含含糊糊地答:“少天。”

黄少天赶紧把叶修嘴给捂住,说:“喂喂,老叶你不要暴露我!我粉丝那么多,我……”

叶修一脸无奈地把他拉开,说:“我们这没人认识你,你可省点心吧啊。”

黄少天嘀咕了两句真的吗,见战斗法师和那个流氓真的都没理他,他这才放心地跑到了苏沐橙身边叨叨:“我说苏妹子,你也实在太没有兄弟义气,怎么我之前问你老叶在哪你就不告诉我?自己却跑来一起打游戏。”

苏沐橙澄清:“拜托,我也不比你早知道两天好吗。”

“哎?”黄少天好像这边顿了一下,才忽然扬起调子,一听就是开心的模样说,“是吗?这么说我是除了你以外第一个知道的吗?哈哈哈我要去和老叶么么哒!”说完话就趁着叶修打游戏,飞快地又跑去叶修脸上啾了一下。

叶修被他的突然袭击吓得耳机差点掉了,操作手一抖,被小怪给扎了两下,气急败坏的给他翻了一个白眼,“你怎么回事?能不能有点职业素养了!打副本呢!”

黄少天挨了顿骂,心满意足地乖乖打副本去了。

他们这一队这样的实力理所应当的破了纪录,叶修看着副本记录,往后靠在了椅背上,微微松了口气。

黄少天就一手撑在电脑桌上,托着下巴往叶修那里看,好半天,等到叶修懒洋洋的和他说“再看收费啊我告诉你”,他才开口问:“老叶,你之后怎么打算呢?我看了一下你们这队里那两个新人都不错,加上你和苏妹子,是打算重新拉一个队回来?”

叶修摇摇头,皱了皱眉说:“这些还不好说。”

黄少天伸出手指将叶修的眉头抹开了,他的手有点抖,心也有点抖,却强装着镇定与轻松,说:“也不是多大点事,实在不行你就……”

可他后半句和我走还没说出口,叶修就将黄少天放在他眉间的手指握住,然后漫不经心地说:“哎,实在不行只能回家继承家业了。”

黄少天愣了一下,然后噗嗤笑了出来“不是我说你,你可长点心吧。”

叶修没搭理黄少天,看看电脑时间,就咬着烟说:“我得去值夜班了,把前台那姑娘换下来。”

黄少天就不乐意了,“值什么班啊值班,你什么身份啊你跑来网吧值夜班,你可真行。你值这破夜班,一晚上多少钱,我把你包了行不行?”

叶修听完就笑,说:“告诉你,哥卖艺不卖身。”说着站起身来,“人你也看见了副本也打完了,愿意玩再玩会儿,差不多晚上就早点回去。明早飞机么不是?”

黄少天听完了一下跳起来,把叶修从后抱住蹭了两下,可怜兮兮地说:“利用完了就撵人,老叶你可真是拔吊无情,你说,我和按摩棒到底有什么区别?!”

叶修还真认真想了两秒,才说:“你比它可爱吧。”

“哎?哎?”黄少天哎了两声,叶修就自己把自己从这人怀里拉了出来,问:“撒娇撒够了没?”

黄少天就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连说:“够了够了!”

“那还不走,折腾过来又打比赛又刷本,你也不累?”

黄少天就捂了捂脸,低着头将自己笑得弯弯的眼睛藏起来,答:“我为了你……”顿了顿,又将这些话收起来,改成了“反正也没事,我出来转转,不怕的。在酒店也是自己玩游戏,出来了还能和你玩。不过你真的不能和我一起走吗?我出钱让别人替你值班行不行?”

叶修一脸严肃地拒绝:“想什么呢,我可是正经的夜班网管。”

到了前台,黄少天就捂着脸,趴在前台看着两人把班给换了,那姑娘在叶修和他身上多看了一眼,这才走。

黄少天心里有许多话想和叶修说,可叶修举重若轻地说了句做夜班网管,他就又被说服了,一点也反驳不出来,最后期期艾艾地讲:“那,我走了,老叶,你要是有事情随时找我,我随时都在。”

叶修就嗯嗯啊啊敷衍地点了个头,让他给十块上网费。

黄少天愤怒地甩下十块钱,这次真走了。

 

一晚上无非就是打本升级带菜鸟,天蒙蒙亮的时候,网吧里来了一位客人,叶修当时正在打副本最后一个boss,马上打完,就盯着电脑说了一句:“稍等几秒。”

客人的声音温和沉静,似乎有无限的耐心与包容,他说:“好。”

叶修听着这声音,就下意识抬头一看,这人戴了口罩来,可长身玉立地站在那,一双眼看向他的时候却是弯出温柔模样。他有点意外地怔了一下,才将这人的名字叫了出来。

“文州。”

这人便点点头,“是我。”又说,“我不急,你先打完再说。”

叶修就回了副本里将boss飞快打完,然后左右瞧了瞧有没有人注意这边,才小声说:“你来了。”

喻文州听完就笑开,是那种惯常的对着叶修时,慢慢将眼睛盈满笑意的模样,说:“我猜前辈是想问,你怎么来了。”

叶修咳了一声,也不答,只问:“少天和你讲的?”

喻文州想到自己撞见黄少天回酒店时那人看见他瞬间黑成鞋底的脸色,有点愉悦地答:“算是吧。我也想来见见你。”顿了顿又不知真假地说,“前辈说退役就退役,说消失就消失,一个消息也没有,未免太伤我的心。”

这话说完,叶修就有点无奈地笑了出来,问:“怎么,一个个都是没断奶的小朋友,跑我这里撒娇来了?”

喻文州也笑:“那没断奶的小孩子能不能和你一起吃个早餐?”

叶修看看电脑时间,痛快地说:“行倒是行,不过你得等会儿,我这值着夜班,等我下班。”

喻文州等了叶修这许多年,自然不在乎几分钟,他看着叶修旁边的位子,问:“那我在哪等?”

叶修看着喻文州盯着旁边座位的眼神,像小孩盯着糖果似的,又想要,又害怕家长训斥。想到这,他噗嗤笑出声来,于是把人让进来,叮嘱道:“这会儿下机的人多,你可别抬头啊。”

喻文州乖巧地点点头,他脸还在围巾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真像个小朋友似的。

叶修就吃这一套,心想,这人虽然都说是战术大师了,可是好像也和少天差不多大,都小呢,于是拍拍他肩膀,将口中的烟放烟灰缸里掐了。

“我看了昨晚的比赛,你们打得挺好的。”

“昨晚嘉世发挥的,委实太过于……”喻文州兴许是没找出来词,兴许是没好意思说,后半句就没说完。

叶修就摇摇头,叹了口气,“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又问,“你看嘉世现在怎么样?”

喻文州沉吟了一下,才说:“孙翔的水平不错,但是傲气太重,年轻。苏沐橙以往策应你成了习惯,现在没人和她配合,她想迎合团队,团队却没法包容她。刘皓有点技术,但心术不正。剩下的,基本没什么大用处。”

说来说去,喻文州的中心意思就是,嘉世没有你,就是个废物。

叶修点点头,再想说话,这边通宵包夜到了时辰,陆陆续续的人来下机,就没来得及再说。喻文州一直在叶修边上安安静静地低着头,倒也没人发现。

一直到网吧换班的来了,两人才往外走。

冬天的早晨尤其冷,两人在门口时喻文州就把叶修拉住,蹲下身子,羽绒服外套拉链给叶修拉住,又将自己围巾给他一圈一圈厚厚裹上,这才让人出了门。

叶修被喻文州摆弄完了就看着他,摇摇头说:“网上都说你什么来着?感天动地喻文苏?就你这模样这手法,撩谁搞不定啊,肯定一撩一个准,让omega拜倒在你的西装裤下哭着求你标记。”

叶修说话间将围巾拉下来,口中呵出一团一团的白气,看着他的时候是放松和惬意的模样。喻文州就叹了口气,心里有点甜蜜的责怪了叶修一句,可你这个omega除了在床上,其他时候却恨不得离我远远的呢。

他侧身将叶修围巾拉上去,垂眸笑道:“前辈别冤枉我,我可是正经人,从不撩人。”

我对你,都是真心实意的。

tbc

评论(13)
热度(680)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