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all叶】潮涌(abo)

(十二)

 

H市冬天的早晨还是凉的,可路边上的小摊贩却都已经支了起来,煎饼瘫在炉子上滋啦滋啦的声音,鸡蛋被煎成金黄的样子,小摊上冒着热腾腾的气。

叶修路过一个蛋饼摊子,眼神多停了两秒,喻文州就拉着他停下来,和摊主说:“一份蛋饼。”

叶修方要说话,喻文州又悠悠然加了一句,“要两个蛋。”

摊主是个女人,看起来五十几岁了,面上尽是风霜,人却长了个慈祥模样,她在两人之间看了一眼,随后乐呵呵地笑:“好嘞!保证好吃!”

喻文州再回头,就见叶修盯着他看,脸埋在围巾里,只剩一双眼睛,隔着呼出来的热气看着他,有一点意料之外的惊奇和疑惑,慢吞吞的,生怕浪费力气似的说:“你这个人,可别是修炼多年,修成了精吧?”

喻文州将眼睛弯起来,理一理叶修走路来时被吹起来的一缕刘海,带着笑答:“前些年方从雷峰塔出来,找你报恩来了。”

叶修一愣,噗嗤一声笑出来,话音有点上挑,戏谑道:“娘子?”

对面的alpha就极其自然配合地接了一句,“官人。”

叶修听到这,就满嘴胡言乱语,一脸不认真:“我会对你好的,娘子么么哒。”

这人在床上什么话都肯说,早就被喻文州掰开他的腿,在他情动难耐之时细细磨着他里面,将自己想听的话让他说了个遍。

可两人清醒着的时候,这还是头一回,虽然喻文州也知道叶修的这个满嘴胡诌的德行,可心里还是止不住有些甜蜜。

他面上却叹了口气,满身的戏精细胞都活泛起来,幽幽地说:“只可惜我肚子不争气,到现在还是不能给官人怀个孩子。”

叶修被这个说自己怀孕一点也没有心理障碍的alpha逗笑,斜睨他一眼,说:“那你可得努努力了。”

喻文州也笑,意有所指地看了看叶修的腹部,说:“的确是我这些年太不努力了,以后可要努力一点。”

叶修眉一挑,似笑非笑的样子,再要说话,那做早点的小贩已经把蛋饼打包好,一手递过来,一边看着两人,“两位感情可真好,以后可得一直这么好啊!”

喻文州接过蛋饼付了钱,说了句“谢谢您。”

小贩又对他道:“可要惜福啦!这年头难得见这么好的alpha啦!”

喻文州将蛋饼放怀里捂着,笑着看了看过来的叶修一眼,点了点头。

两人买了些零碎吃食,最后坐到了早餐铺子里,叶修点了豆腐脑,喻文州点了小馄饨。喻文州这个人做什么都带着有条不紊的沉静劲儿,这就让和他在一起的人莫名的安心,叶修也不是例外。他吃了一会儿东西,大约也是食物带来的满足感,这些日子一直提起来地心不知道怎么就落了地,舒了长长一口气。

喻文州搁下勺子,拿了纸巾给叶修擦擦嘴角,问:“想好之后的打算了吗?”

叶修摇摇头:“有打算也不一定有机遇,总是要先走着看的。”他半真半假叹了口气,一夜没睡,他眼皮些微的垂着,就带出了懒洋洋的样子,“现在这世道太难活了,求包养的竞争都那么激烈,我看也是废了,我……”

喻文州不等他说完,笑着说:“我包养你啊。”

叶修一愣,问:“什么?”

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认真道:“我说我包养你啊。”

叶修盯着他看了几秒,那眼神算不上冷漠,也称不上是温柔。在这几秒里,喻文州觉得像是被凌迟,像是被审判,他甚至觉得自己的鼻尖无端的冒了一点汗,他的心跳有一点加速,生怕自己开错了口。

直到叶修骤然一弯眼睛,笑着说:“被你包养不划算啊,现在全都是竞争上岗,你这种竞争太强了。”

喻文州桌子下捏着的拳头才松了松,抽了张纸巾慢条斯理的擦手——擦手心里的汗,温声回道:“联盟的alpha哪个不是竞争激烈?”

叶修用勺子一下一下舀着豆腐,想了想,叹口气答道:“哎,也是,算了算了,求包养还没有拿冠军容易。”

喻文州听完没忍住,噗地笑出来。

两人吃完饭就往回走,这会儿人多了,上班族都已经在路上行进匆匆,就显得街窄,就多了点人气。喻文州和叶修在人群里慢慢地跟着走,两人都没怎么说话,到了兴欣的门口,喻文州停下步子,说:“那我走了。”

叶修裹在围巾里的下巴点了点,哼哼了一声,“去吧,路上小心。”说完就往网吧里走。

“有事找我。”叶修听到喻文州在背后这样说了一句,他回过头来,见男人站在光里,整个人都带着模糊的温柔,他就那样看着他,像是看了无数无数次,像是看了很久很久,然后又说,“我随时都在。”

叶修莫名的怔了怔,停下步子,认真点头,说:“好,我会的。”

 

叶修进网吧的时候陈果正在柜台边上吃东西,见他回来,就招呼他一起过来吃,嘴里还絮絮叨叨:“大早晨的去哪里了,外面那么冷,你真是……”

叶修手里被塞了一杯豆浆抱着,不是很烫,正适合暖手,早饭的热气早在回来的路上散光了,他又开始冷了,于是双手握着豆浆,下巴还藏在围巾里,只露出一双带点天真气的眼睛,乖巧极了。

陈果吃吃饭,看他两眼,一腔母爱就开始泛滥,夭寿了,这么可爱的小omega,要是让人欺负了怎么办?要是被人拐跑怎么办?

叶修被这么一看有点不自在,正想找个什么理由赶紧上楼睡觉,就见唐柔从楼上下来,从他身边一走一过,忽然问:“和alpha出去吃饭了?”

“啊?”叶修被这么突然一问,差点没回答上来,顿了一下,才说:“是我朋友。”

唐柔在他身上打量两下,才点点头,说:“那就好。和alpha出门,你要小心点。”

叶修点点头,听了这句莫名其妙的叮嘱,抱着豆浆,梦游似的上楼了。

“柔柔你看他这个样子。”陈果咬着包子冲着叶修点了点下巴,“出去要被人欺负死。”

“你这样一说,我也有件事和你说。”

“怎么了?”

“他昨晚来了个朋友。”唐柔拿了一杯豆浆,皱着眉和陈果说,“和我们一起打了个副本,那个人挺厉害的,他俩关系看起来也不错。”

“alpha啊?”

唐柔点点头,说:“不过不是今早一起吃饭这个。”

陈果:“啊……我的天,难倒我们一起猜错了?他从家里跑出来,其实是有小三了吗?和小三昨晚暗搓搓的约会,今早正室找到咱们网吧了?”

tbc

评论(28)
热度(756)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