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喻叶】我的那个装过妹子套路我的男朋友(王者荣耀游戏梗,段子集锦)

7.
喻文州毕竟是个总裁,除了少女心谈恋爱打游戏以及最近满脑子都在想怎么能和君莫笑白头偕老以外,还是需要做好本职工作。
他底下一个公司最近有几个技术上的问题,程序员们加班加点也一直解决不了,他去看了一圈,明白了就是公司人的水平有问题,和努不努力真没关系。他给人留了面子,没说话。最后部门领导以及十分尴尬地和他说,不然请请外援,或者直接去挖几个大牛过来。
喻文州觉得这个解决办法可以,撩着眼皮看了部门领导一眼,没说话。
当晚就找几个圈里的朋友吃吃饭喝喝酒,间隙问问有没有什么人可以推荐推荐。
喝酒的时候正好遇上黄少天在同个会所有个局,大家串场喝的时候这话给黄少天听见,这人喝的已经醉醺醺,一听这话,眼睛迷迷蒙蒙两秒,一拍大腿,“搞程序的大牛?卧槽我还真认识,不仅认识还很熟,技术过硬,活儿贼牛逼,集万千优点于一身,不过人是个王八蛋,你不一定请的来啊。”
喻文州:“人怎么王八蛋?”
黄少天愤愤不平:“以前读书的时候他在网上和别人5v5约架,喊我去他家帮他打游戏,一包泡面都不给我吃,给我吃榨菜啊我丢他老母!”
喻文州:“……这人我得认识认识。”
旁人:“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我靠我靠?你别逼我,逼我我就爆你料!”
喻文州微微一笑没说话,心想,没白和你做兄弟,懂我一颗和君莫笑白头偕老的心,爆吧,爆吧~
黄少天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怀疑地说:“你这表情,不会就等着我说呢吧?哼哼,想得美,我偏不说!”
喻文州也没继续话题,只问:“你说的那人是谁?我看能不能请过来。”
黄少天:“老叶呗,我以前和你说过他,还想组个局带你俩认识来着,不过你那天有事,没能来。”
喻文州:“你那个游戏里认识的朋友?”
黄少天:“对啊,那天你不是说哪个……呃,你以前说过的哪个长得顺眼的男孩约你来着?最后你嫌人家手不好看,床也没上成,你就走了那个?”
喻文州:……
其他人:哈哈哈,这么多年了,喻总还是这么事逼吗?怪不得找不到男朋友!
喻文州淡定一笑,“我最近找到了。”
全体:“???卧槽?谁这么牛逼把你给收了???”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忍不住说了啊你?”他转头和大家说,“你们喻总,牛逼,出息,越活越回去,最近打游戏和别人网恋哈哈哈哈!”
其他人:“???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也笑,内心冷笑,一个个都是单身狗有什么资格嘲笑我这个人生赢家?!
他淡定地看了大家一会儿,问:“少天,你那个老叶全名叫什么?”
黄少天笑的打了个嗝,道:“我们老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叶修本修!”
其他人听了,纷纷道:“是不是那个叶修?贼刁贼牛逼那个?”
“听说他多难请,这位兄弟藤校毕业,实力又6,不知道为什么去了个小公司,带着那公司一路杀出重围,多少个公司想挖墙角都没挖来。”
喻文州有点奇怪,问:“工资给的不够高?还是他和那公司老板有交情?”
旁人:“嗨,什么工资不工资的,你问问咱们叶大少在乎这点钱吗?他弟京圈四少头一个,家里红色背景,他迟早回去继承家业,现在估计出来玩票的。”
“听说那公司老板以前帮过他什么忙,他答应给人干五年来着,现在不知道是不是时候差不多了?”
“反正我听说最近已经有人去活动了,喻总抓紧啊。”
黄少天嘿嘿一笑,对喻文州道:“我看悬。”
喻文州十分淡定,“听没听过一句话?”
黄少天:“什么话?”
喻文州:“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挖不到的墙角。”
黄少天想要叶修那个德行,一乐,反唇相讥,张口就来:“夜路走多了,总有撞鬼的时候,嘿嘿。”他说完开始举杯和一群人喝酒,不搭理喻文州了。
而喻文州还在专心想怎么挖墙脚,根本不知道他当年到底错过了什么?
可怜,可怜。
可悲,可悲。

8.
喻文州回家以后认真查了叶修资料,确定了挖墙脚的决心,然后让黄少天帮忙攒了个局,把叶修叫来,大家先认识认识见个面,以后再看怎么挥锄头。
约的是个周六的晚饭,赴约之前喻文州还在家里和他的亲亲男朋友打游戏。
喻总负责卖萌卖痴喊666,叶修负责打野杀人疯狂carry。
喻文州既然决定要和他这个网恋男友长长久久在一起,最近自然在有意无意在聊天中打听这人状况。独居,程序员,有时候一周连续加班,有时候一周连续放假,任性得很。但他也不敢问太多,怕问多了叶修也问他。他不想撒谎,但也没法说实话,只想着先打听消息,慢慢来。
他打完一把游戏,就和叶修在房间里打字说:“那我先下了?我朋友今晚约吃饭。”
叶修那边说:“好,晚上早点回来,注意安全。正好我也不玩了,有点事。”
喻文州打字:“你都不问我这个朋友是男是女吗?你不在乎我QAQ”
叶修哽了一下,有点无奈:“别闹。”
喻文州听了这两个字,觉得不仅要闹,还想去床上闹,并且他在这两天里第一万次心塞,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对面这人真正追到手。
叶修继续道:“应该都是你生活里的朋友吧,问多了怕你会烦。”
喻文州内心:天啊!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的!竟然还和他解释!怎么会烦!根本不烦!一辈子都不会烦!
喻文州打字:“你想知道都可以告诉你~”
又说“都是同性朋友,很安全~”
叶修笑:“好,那好好吃饭,如果回来的早,晚上再聊。”
喻文州捧着这句话,春心荡漾着就去餐厅了,恨不得两分钟看完那个叶修什么样,然后赶紧和他的亲亲君莫笑一起打游戏。
黄少天:“兄弟……收收你这个表情,不就是网恋,这么荡漾的?真是奇了,到底什么样的小妖精把你勾搭成这样?照片有没有?我看看!”
喻文州:“……没有。”
黄少天:“???搞得风风火火,火树银花这么久,连照片都没有?”
黄少天还要再说话,包厢门就被推开了,来人穿了件灰色长外套,颈子上松松挂一条围巾。
此时是个深秋,风有些大,来人进门时顺手捋了一把被吹乱的头发,而后冲着喻文州礼貌性点点头,看向黄少天时便提一提嘴角,懒散亲昵又漫不经心地一笑。
喻文州见了这笑,心脏噗通一下跳起来,直接浮到云层上。他心想,完了,我不是人,我对不起君莫笑,我对这人一见钟情了。我爱上他了。我不要脸,我水性杨花,我放在古代,就得被浸猪笼。
黄少天这时站起来,走上前,一把把叶修抱住,拍着叶修的背笑嘻嘻道:“好久不见啊老叶。你躲在那什么鬼公司养老吗?你都不想我!要不是我顽强地给你发消息维持我们的友谊,你早就把我忘了!”
叶修也拍拍他背,笑得深了些,那点漫不经心散了,成了实实在在的笑意,显的人柔和一点,却又要语气嫌弃道:“你怎么回事,许久不见怎么gay里gay气的,我现在有女朋友啊,不准乱说话。”
这声音!
这语气?
喻文州:“???!!!”这声音烧成灰他都能认出来!
这不就是君莫笑本笑?!
喻文州心里一瞬间闪过许多念头:
哈哈哈哈哈哈我就说君莫笑我不可能对不起你!我要和你过一辈子!白头偕老!
哈哈哈哈天助我也!居然这么快见到了本人!
卧槽不对啊!他和黄少天怎么回事?!
等等,当年少天是不是打算介绍我俩认识然后我有事推了?!
然而这许多念头都不及他的本能的肢体反应快,他几乎是一瞬间冲起来把抱着的叶修和黄少天分开,并且迅雷不及掩耳地把叶修藏到了自己身后。
黄少天:“???”卧槽??喻文州疯了??
叶修:“???”什么情况?这人谁?有病?
黄少天和叶修一起看向喻文州,喻文州:“……”
我是谁,我在哪,我今年多大了?
Tbc
世上第一尴尬你🐠

评论(112)
热度(1904)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