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啊!这个长评写的太温柔了!
把你捉过来按在床上疯狂zuoai!!!
么么么么么!!!

木叶:

关于潮涌


真的是拖了好久,一直到考试周结束才能熬夜重刷,也才敢开始落笔。
真的说不上长的第一篇长评,希望寒枝太太不嫌弃(*/ω\*)


大概考后的心情与这篇长文也有些契合的吧。
整篇看来都是一种温柔到极致的沉郁,说不出得觉着些失落压抑,明明是笔触清晰优雅,毫不牵牵连连,本该是干净和煦的风,偏偏凌厉嘶哑,干脆利落地渐渐压下去,直到割离一片片的痕疤。
《潮涌》全文,都可说是一气呵成一脉贯通的,可或许正是因这流畅自然的写意,才压得人心里始终落寞,抑制着呼吸,便纵是稍有些上扬,也不过是凌迟前夜的绝处慰藉。


这样奠定下来的基调,就仿佛是爱人已逝的叶修。
他的心情,是否也是如此,哀莫大于心死?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想来大抵如此。
性事也不过是死灰复燃的一场雪月风花,终归是要归于沉寂的。
至于所谓爱情,他自觉谈不起,也不忍奢求。


可是寒小葵太太呀,就算是写出这么让人压抑的文,我却还是一直觉得,这个姑娘从笔触到心思,都是温柔的。
《潮涌》也绝不是一个讲述爱人逝去,心如死灰于是乱花丛中醉梦人生的故事。
因为叶修是叶修。他自有他的强大自持。
因为寒枝是寒枝。她自有她的温柔悲悯。
所以说,我更愿意把这个故事看作是,一个关于互相救赎的小甜饼。


“荒谬当道,爱拯救之”
若这命运果真荒唐如斯,造化也果然喜爱弄人,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
在你跌入深渊之前,也总会有人义无反顾拉你出来。
以爱之名。


如果陷在旧时美好之中无法自拔,如果从此枯寂无所心动,也会有人用着无比强硬的态度,敲碎那层包裹着滚烫热烈心脏的壳,再轻轻地围住它吹一吹,不肯叫它受一点疼。


而最开始打破这一切的,是少天。
黄少果然是最冷静果决的机会主义者,哪怕是在厌恶极了的时候,不得不坦诚心迹,也做得进退有度,明明如履薄冰,偏偏看着仿佛从容不迫。
对于少天,一个在他面前从头发丝甜到脚趾尖的“小男孩儿”,明明快要掩抑不住那种爱恋,却偏偏逼着自己学着掌握分寸。
大抵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
就是这样。
对他印象最深的竟不是打包零食,也不是快递邮活人,偏偏是很少见的他在叶修面前的愤怒,为着他心尖尖上的人被人用言语逼到不得不选择的地步。
然后,他也不得不做出选择了。
明明战战兢兢,还要遵从着一直以来的哄人模样,做出甜甜蜜蜜的开心样儿,撒娇一般地说,我喜欢你。
那时候他是不是心里无措张皇得很,偏偏潜意识永远把哄他开心放在第一位次?
就不由得心酸了一下。


对于韩叶线,只觉这样互相包容互相克制的水到渠成极有老夫老妻感觉。
年少种下的一颗种子,埋在心里,生根发芽,经年过后便成了剜不下去的深埋狠扎。
就是因为那些不为人知的伤人与暴戾都给予了彼此,才让对方成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从此再也离不开。
哪怕世界尽头,也要相依相偎。
他逃避韩文清,是因为他不得不逃避。
因为再差一步,就将陷入相思。


然后,就很想吹吹我们小葵太太。
神仙写文,写出了我一直心心念念耿耿于怀的周叶线。
曾是惊鸿照影来。
那样一眼惊鸿就此不死不休的抵死缠绵,那样多年苦等终于等来一线生机的黎明花火。
风陵渡口,就此一生都是只为一人。
求不得便求不得,五年不够便再等五年。
左不过是只爱他一个人罢了。
实在是太戳人了。


大抵对于他们而言,
对于叶修,也不过是,
“你活在我心中,又怎会落入地狱”。
在心里高高地捧着他,好好地护着他,
于是哪怕他囿困于过往,也终究是唯一的神灵。


至于我们叶修宝宝啊。
他实在是最最最温柔了。
隐藏在放浪形骸的皮肉之下的,是忠贞不渝的不贰骨。
对于每一个人,都精心地保持着距离,生怕造成任何困扰。
而最后的最后,明明已经踏遍荆棘,还是把已经鲜血淋漓的一颗真心全部捧出去,用来爱人。
所以才说他最最最温柔了。


很感谢寒小葵太太让我遇见这样温柔的一个他。
也让我看到了他们之间的各种可能。
谢谢太太^ω^太太写文辛苦啦。您超厉害哒。
爱你哦。


ps:“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来自苏轼。
“荒谬当道,爱拯救之”来自加缪。
“你活在我心中,又怎会落入地狱”来自《天国王朝》。


最后,再吹一遍寒小葵太太。
太太人又可爱,写的文又这么好~
真正是天上有地下无了。
@寒枝

评论(1)
热度(178)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