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翔叶】贫穷爱情故事(ooc沙雕段子,he)

2.

叶修和孙翔一周都没进行彻底的chuang上运动。

所以说为什么古今中外,无数爱情故事里,都有霸道总裁,霸道皇帝,霸道公爵,为什么有钱人的故事读者更喜欢看,因为他们有的是钱,想买多少套就买多少套,想做多少爱,就做多少爱。

而没钱,避y套都买不起。

爱都没法做。

惨不惨!你们就说惨不惨!

 

两人憋了两天,都觉得这样不行,憋不下去了,但又因为没有套,因此只能在边缘试探,用用手,用用脚,用用腿。

虽然此处省略了几千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还是更社情了。

举个例子,比如叶修那个修长白嫩的腿,配上孙翔在他两腿之间进出的xx色的xx,啧,这滋味,谁脑补,谁都得硬。

咦?这样一看贫穷爱情故事好像还挺好看的,在贫穷中开发新玩法,在贫穷中开发新姿势。

可以的。

 

总之下一周打完工,两人终于有钱,也不出去餐厅挥霍了,孙翔赶紧去买了 byt,草莓味的。

两人如饥似渴,在床上妖精打架大战三百回合。

正正反反,反反复复。

床上地毯上沙发上,窗台边洗手池浴缸里。

叶修从一开始跃跃欲试到处点火,到最后嗓子喊哑哭哭唧唧。

太累了,孙翔太有精神了,叶修最后哭都哭不动,累成一摊泥。

孙翔摆弄着叶修,挥汗如雨,大开大合,一边耕耘一边美滋滋:老婆,你看我怎么样,一周不见,英勇不减当年是不是?嘿嘿,快夸我一句!

叶修累的死去活来,爽的生理性眼泪流不停,根本不想夸,可他又想了想,但觉得自己已经爽过了,做人要公平,就秉承着敬业原则,配合身上的大狼狗表演,哽咽了一下,夸道:666,酷啊,秀啊,牛逼啊!

连空气都安静了下来。

叶修趴着,心想终于完了吗,终于完了!他抹抹眼泪,回头看着孙翔:“你怎么不动了?拔出去了?”

孙翔:“……软了。”

 

3.

两人搞完,孙翔又给人洗完澡,他们躺回床上,开始进入男人的贤者时间,开着小台灯盖被纯聊天。

叶修被抱到床上,先躺下,进了被子就直接把手伸开,女票完娼的大爷一样道:“过来我搂一会儿。”

孙翔毫无185大狼狗尊严,秒秒钟躺进叶修怀里。躺进去的时候他还在想,想当年我也是九尺男儿龙傲天,如今躺老婆怀里竟然已经这么熟练。我也曾抗争过,我也曾努力过,我也曾不屈服过,但是没有用,在我老婆面前都没有用。

他悲壮地想,生活,这就是生活,如果抵抗不了强jian,那就躺下享受吧!

于是就躺叶修怀里一边摸叶修大腿一边享受。

他摸了一会儿大腿,开始摸腰,摸摸叶修腰,觉着腰围瘦了一厘米,他仔细摸了一下,确定真的瘦了一厘米,他就难过地道:“老婆,我觉得咱俩这样不行。”

叶修脑子还是放空状态,随口答:“……哪又不行了?”

孙翔:“我让你跟着我受苦了!我算什么男人!算什么男人!眼睁睁看着你瘦我却不闻不问!我怎么能这么对你!我不是人!我不是人!”

叶修:“……你等一下,先别激动,你第一句说什么来着,我刚才脑子放空,没听清。”

孙翔:“我说!我说你让你跟着我受苦了!QAQ!”

叶修有点想笑,道:“哦,那分手?别让我跟着你了?”

孙翔:“!!!”

孙翔从床上跳起来,“叶修你不是人!你要和我分手!想当年你还和我说要一直和我一起吃麻辣烫吃米线吃小龙虾!这才几天,你就翻脸不认人,你要和我分手?!你始乱终弃,你睡完我就抛弃我!”

叶修:“……你清醒一点,这话我已经说过十年了。”

孙翔:“没有十年!”

叶修:“我修辞一下,四年四年。”

孙翔:“才四年,才四年你就变心了,你这个人!”他扭过头去,一脸伤心,“我恨你!我要离家出走!”

两人这会儿洗完澡,都什么没穿,躺下还好,如今这个场景,在叶修眼里就是,孙翔整个人人高马大站在床上,溜着鸟,一脸伤心。

叶修噗嗤一乐,说:“你离家出走的时候能不能先穿上裤子?”

孙翔:“我不穿,我光着怎么了?!”他顶了顶胯,“这么大的男人,你去哪里找!你还和我分手?”

叶修乐得停不下来,招招手,说:“你过来,我们躺着好好说话,我现在看你这鸟我腰疼。”

孙翔就二话不说,毫无尊严地过去了,一把把叶修拉到自己怀里来,还给人揉腰。

叶修半趴在他胸膛上,额头贴在他颈项边,放柔了声音,问:“大哲学家又是怎么着觉着我们这样不行了?”

孙翔听了,默默叹了口气,低声道:“你瘦了。”

叶修:“嗯?哪里瘦了?胡说,我自己都没觉着。”

孙翔给他按按腰,手指尖从叶修陷下去的腰部曲线划过,答:“你知道什么?神经粗得像电线杆,一百个人喜……”他顿了一下,又说,“你十指不沾阳春水走到今天,我竟然让你跟着我打工。”

叶修直接忽略了前面那些话,锲而不舍问:“所以我哪里瘦了?”

孙翔要被他气死,低头将叶修下巴咬住,咬住了,又舍不得用力,最后不甘心地舔了舔,没什么好口气地说:“腰细了一厘米。”

叶修惊了:“一厘米你都摸得出来?!”

孙翔听了这个,又忍不住有点得意,说:“那当然,你屁股上几颗痣我都知道!”

叶修更惊了:“所以我屁股上竟然有痣!”

孙翔:“……!!!”

孙翔:“噗……没有……”

叶修惊魂未定的样子,说:“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孙翔笑,笑得停不下来:“所以你的关注点到底是什么!?你跟着我都瘦了!都开始打工了!我们俩穷得避y套买不起!我这么伤心难过,你居然关心你屁股上有没有痣?!”

叶修一本正经:“这事难道不该多关注吗?!做ai的时候多影响美观!别人看见怎么办?”

孙翔:“???除了我你还想让谁看?”

叶修把话题拉回来,“你看,我这不是为你考虑吗?怎么还不高兴了?”

孙翔不罢休,“不行,你给我说清楚,你屁股除了你爸你妈我以外,还有谁看过?”

叶修想了两秒,“小点?”

孙翔立刻暴怒,腰也不揉了,磨刀霍霍准备杀人,“小点是谁!人在哪!”

叶修:“狗。”

孙翔更怒:“你还骂我是狗?!”

叶修:“我是说小点是狗。”

孙翔:“……”

叶修拍拍他,说:“快点再揉一会儿,还酸。”

孙翔心情大起大落,宛如过山车,然而老婆发话,他就又把手放上去揉腰,揉一揉,还要低头亲人头发亲一口,小声说:“你烦人,你逗我玩。”

叶修乐不可支,一下一下亲他锁骨,问:“要是我真有个前男友前女友的,你还真打算把人怎么样啊?”

孙翔默默揉了一会儿腰,叶修舒服得都快睡着了,才听他慢慢地说:“我不会。我瞧不起他,他曾握住你,但竟然又放弃你。”

叶修意识已经微沉,贴着孙翔的胸膛,轻轻笑了笑,那抹笑的震颤透过皮肤,传到孙翔胸腔。

孙翔仍旧给他揉腰,下巴在叶修发丝上轻轻蹭了蹭,心想,但我也羡慕他,羡慕他比我更早遇见你,遇见这么好的你。

tbc

加了个tag,翔叶沙雕段子,嘻嘻

另外,朋友们,我这沙雕段子写的这么好笑,我自己看着都想笑,你们怎么忍住不笑的?如果今天你笑了,请在评论里哈哈哈一下可以吗?不用怕不礼貌,不用怕尴尬,我就喜欢看你们和我一起哈哈哈

评论(173)
热度(1145)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