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all叶】Money Boy(很雷,很ooc)

(十三)

 

那一段的日子非常平静,时间晃荡着,到了大三,小叶在学校里画画,有时候周泽楷会接他出去吃饭,张佳乐和孙哲平时常来看他,他在学校里,和喻文州成了非常好的朋友,还搬到了一个宿舍,只是有时候喻文州会请假,有时候半个月,有时候一周,说是去国外看画展,所以小叶很多时候都一个人住。

他和喻文州很认真的画画,两个人都有了一点小名气,他们开通了社交软件,会隔三差五发一点画。

日子仿佛都向着很好的轨迹在发展。

直到有一天下午,小叶和喻文州一起出去买画具,路过一家很大的酒店的时候,遇到黄少天,他仿佛变成了小叶不认识的人,穿着价值不菲的衣服,被一群人簇拥着,搂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轻笑,他们面对面的走过,但是黄少天好像看都没看他一眼,就经过了。

小叶握着提画具的袋子握的发紧,嘴唇苍白,身体僵硬,站在那一动不动。

喻文州担心地看他,问,怎么了吗?袋子太重了?

小叶摇摇头,心里想到黄少天从前和他说的,我现在情况很不好,即便遇到了,你也要假装不认识我。

人就是这样,很奇怪,你知道许多道理,讲的比谁都明白,但是真正到了自己身上,你还是做不到。

其实已经快要两年没有见到黄少天了。

会想吗?当然会想,偶尔夜里睡不着,也会担心,这个时候他在做什么呢?他有没有危险,能不能睡个好觉。

可是会每天想吗?当然不会,两个人也不能联系,也不能见面,还有什么可想的,又能想些什么呢?总得生活下去。

尤其是小叶做mb的时候,诚然,周泽楷对他不错,可是他做这个,时时担心被旁人晓得,自己身上又有精神压力。总是希望有个人能陪一陪他。

这个人不是黄少天。

光凭着想念和过去,也是支撑不了一份感情的。

但是,但是当那个人用这样面目全非的样子重新出现在你面前,心里还是很难过,有怀念,有莫名的伤心。

那么好的从前被一一错过,那么好的你我早就一一告别。

说来说去,只是当时已惘然。

再也回不去了。

 

原本两人买完画具,是说去画室练习,但小叶这个样子,也知道自己去不了,就说,你自己去吧,我想回宿舍躺一会儿。

喻文州原本想陪他,可想来想去,又觉着自己这个时候不该打扰他,说,好。

小叶回了宿舍,宿舍就他和喻文州两个,双人间,空间倒是很足的。把东西收好,也不知道做什么,就坐在椅子上发呆。

他对黄少天,有一种特殊的寄托,人在十几岁的时候爱人,总是有种特殊的情感。

比如,在小叶心里,周泽楷好么,周泽楷很好,可是无论他再努力偿还,还是觉着和周泽楷是沾了钱的关系。

或是韩文清,韩文清自从那日以后再没和他做过那样的事,两人相处还是一如从前,可是大家心里都明白,一切都发生过了。

孙哲平,买了小叶的第一夜,到了后来,小叶不做了,孙哲平也坦荡宽广,来找他,开了房也不做什么,看小叶画画,不然就是吃吃喝喝。

但黄少天不一样,他们之间,他们两个是不一样的。

小叶在宿舍,越想越烦躁,越想越愁苦,就觉着心里难过,听人家都说借酒浇愁,他就跑去学校超市里买了一堆啤酒。

同学聚会的时候有喝过一次,不过喻文州给他挡了许多,他只喝了一点点,现下自己回了宿舍,就敞开了喝。

于是等喻文州带着饭回来,小叶已经一身酒气趴在桌子上哭。

喻文州给他收拾,他还不要,喝了酒是个小无赖,很会撒酒疯,拉着喻文州,喊他一起喝。

喻文州无奈,就象征性开了一瓶,劝他说,别喝了好不好?

小叶摇摇头,眼睛红红答,不好。

喻文州问,那吃一点饭好不好?

小叶摇摇头,扁着嘴答,不好。

喻文州就笑出来,说他,喝完了酒也太会气人了。

小叶听完就哭,说,那你不喜欢我了吗?

喻文州摸摸他眼睛,把眼泪抹掉,说,怎么会呢?

小叶问,为什么呢?人总是要变的,可是我也变了,我怎么能要求你不变呢?

喻文州终于收了笑,他知道,他现在在小叶心里,已经是另一个人。他低声道,原来你还是喜欢他啊,这些人来来往往,只有他在你心里不一样。

小叶只顾着喝酒,已经醉的不行,完全没有注意喻文州在说些什么。

喻文州看着他,眼里又有古怪,又有讽刺,说,我又算是什么朋友呢?被他拜托照顾你,却从见你第一面,就喜欢上你。

喻文州开始喝酒,边喝边说,我们的计划马上就要结束了,只差最后一件,这件结束,他和我说这件结束,他就来找你,陪着你,或者把你接走。但是……他摸摸小叶面颊,说,我不想让他带你走。

小叶抬头看他,眼睛迷茫,问,你说什么?

喻文州痛苦地看着他,没讲话。

小叶看了他一会儿,就笑起来,忽然说,你回来了呀,不是说去同他们打篮球么?跑来我的画室做什么?

喻文州仍旧没讲话。

小叶就自顾自把话接上,说,唔,你是来陪我呀。他说完,倾身上前将喻文州抱住,嘴唇磕上喻文州的嘴唇,眼睛亮晶晶的,含糊着问,你上次为什么不亲我。

喻文州闭上眼,吻住了他。

然后他们做爱了。

满室七零八落,一片狼藉。

最后,最后两人都疲惫至极,喻文州抱着小叶躺在床上,想,我忍不住了,我忍了这么久,终于还是没忍住。我很爱你。

 

喻文州也是从香港来,和黄少天是从小长到大的朋友,他家祖父是社团元老,太子党,支持黄少天这一支。黄少天高中时候被家里安排去小叶那边城市念书,联络那边势力,喻文州却一直在香港,高中毕业社团出了事,黄少天不得不回香港。

因为喻文州本来也打算报美院,而且确实大陆这边有些势力需要喻文州管,黄少天就求他让他报这个学校。

但是大一的时候整个社团自顾不暇,喻文州自己夜里睡觉都随时担心被人砍死,一身精力全在夺权上,每天接触那些阴谋诡计,根本不敢接触小叶,只是隔三差五知道点小叶的消息。

后来有了周泽楷的事,喻文州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和黄少天讲,黄少天疯了一样要往大陆来,两人最后安排一下,黄少天才去的那个会所谈事情,才有那个晚上。

黄少天和喻文州说,不要和小叶讲任何他们的事情,也不要说他们两个的关系,等以后保证安全了,一切他自己来讲。要喻文州好好照顾他。

又问,他们两个能不能搞定小叶家里的事。

两人盘算了一下,发现光靠他们两个不行,喻文州就说,加上韩文清,可以。

黄少天想了一会儿,同意了,把这边事情计划好,又回了香港。

喻文州就联系了韩文清,他给韩文清传了一份资料,让韩文清黑吃黑,把那些高利贷搞定,韩文清见过小叶以后,其实没有回意大利,反而是和喻文州见了面,两人做了周密计划,最后高利贷那个盘子,他俩给接了,一人一半。

他们两个接盘子的时候,非常顺利,因为小叶家那几个股东,被周泽楷拔出去了,所以周泽楷那次出差,江波涛问要不要带着小叶,周泽楷才说不要带。

再说孙哲平,孙哲平和张佳乐家里其实是做军火生意的,但是孙哲平表面就是正经开公司,张佳乐是做收藏家,做诗人那种。

这些都是副业,主业就是走私军火。

孙哲平为什么和小叶在一起一夜就走了,就是因为遇见的那晚,是在和黄少天对家谈生意,但是被喻文州他们后来给搅黄了,他们谈了合作,黄少天和小叶说漏嘴,买武器,就是从孙哲平这里买。

现在黄少天的事情马上就要结束,但是他说的谁动小叶他杀谁完全是认真的,周泽楷看这些人在小叶身边晃,耐心也快没有了,韩文清在意大利的情况已经稳住,即将要回国。

大家没有几天太平日子了。

但是小叶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和喻文州上床这事弄得乱七八糟,而且他马上要面临另外一个难题,叶秋,从国外回来了。

tbc

把MB放出来啦~

 

评论(42)
热度(717)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