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all叶】Money Boy(很雷,很ooc)

(十四)

 

小叶第二天从怀里起来,整个人都傻了,看看自己还带吻痕的身体,又感觉到腿间干涸痕迹,喻文州的东西甚至还在他身体里。

他一动,喻文州就醒了,喻文州很少放纵,昨晚一放纵,就没控制住。

现在醒来,两个人相顾无言,最后是喻文州先起身,问小叶要不要洗澡。

小叶就恍然大悟,掀了被子准备下床,可一掀被子,两人都一丝不挂,喻文州下面又ying了,就在他眼前。

可以说是非常扎心了。

小叶愣一下,眼不见心不烦,又盖上,准备下床洗澡,可一下地,腿根本软得站不住。

喻文州就抱他去,扶着他洗完,抱出来,自己才洗。

小叶换好衣服,将窗户打开,又收拾房间。

喻文州洗完出来,见他动作,就说,你别动,我来做。

小叶就默默看他做。

收拾完,喻文州又问,要不要一起吃早饭。

小叶很糟心地看他一眼,心情复杂地跟着一起去。

两人吃饭的时候,小叶咬着包子,叹了口气,说,文州,我昨晚喝多了。

喻文州点点头,说,我也是。

小叶舒了口气,内心轻松一点,心道,o几把k,这个台阶老铁接的很稳,接下来尴尬几天大家就又可以继续做朋友了。

然而,喻文州一边喝粥,一边又说,但是我喜欢你是认真的。

小叶惊得嘴里的包子都掉了下来,问,你说什么?

喻文州非常淡定地看着他,重复一遍,我喜欢你,又问,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小叶无语了片刻,才说,你认真的?

喻文州说,不然呢?我逗你玩?

小叶就说,我倒希望你在逗我玩。

喻文州吃完了,慢慢擦嘴,说,你慢慢考虑吧,考虑好了告诉我就可以,在那之前,我还是你的朋友。

世界可太玄幻了,小叶想。

 

然而他也没来得及多想,一到宿舍楼门口,他就看见了叶秋,他亲弟弟站在楼底下等他。叶秋也看见了他,就跑过来将他抱住。

喻文州自觉回避。

小叶也很想念他,就回抱住,问,你回来怎么不提前和我说?回来可以住几天?

叶秋抱着他,答,三天,三天后走。

小叶问,这几天你住哪?和我住宿舍还是我给你开房?

我订好酒店了,你和我出去住。说完,叶秋鼻尖就贴着小叶颈项蹭了一下,一蹭过去,就看见小叶侧颈处有个吻痕,他一见有个吻痕,就疯了,忽然起身来,咬着牙问,你脖子上怎么回事?

小叶起初还没明白,过了两秒,一反应,就想起来估计是昨晚搞的,心里先骂了句喻文州属狗的,然后挺尴尬地安抚叶秋,说,咱们别在这说,回酒店。

从小叶秋就挺粘他的,初中毕业的时候和其他朋友在外面玩,叶秋还生了很大的气。小叶怕在马路上叶秋就火起来。

叶秋咬牙切齿地点头,握着他腕子都用了点力气。

到了酒店,叶秋就说,你有女朋友了。

小叶赶紧摇摇头,没有,从来没有过。

那就是有了男朋友。

呃,这个,小叶想了想,好像身边这些人哪个都算不上是男朋友,犹豫了一下,就说,也没有。

叶秋继续问,那是什么,炮友?

小叶扶额,没有,他指了指自己脖子,这个,就是酒后乱性,不算数的。

叶秋冷笑一声,说,是你那个同学是不是?

小叶就不轻不重拍一把叶秋的头,说,什么你也管,有你这么和哥哥说话的么。

叶秋叹了口气,把小叶抱住,说,家里的事情,你怎么一句都没和我说?要不是我那天心血来潮,看到账户里还有人打钱,我都不知道这些事情。

小叶就也将他抱住,说,总之都过去了,也没什么可说的,现在爸妈都还好。说到这,他又拍了叶秋一下,说,你说你这说的什么话,你出去读书,难道爸妈还不给你打钱了吗?

叶秋冷笑一声,我走之前他们和我说了,只给我一千万,以后都不要回来了。还找人看着我,这些你大概是不知道的。

小叶第一次听到这话,把叶秋拉开,惊讶地问,怎么会?你出国念书,爸妈怎么会说不让你回来这种话呢?那你现在还有钱没有?学业怎么样了?为什么要找人看着你不让你回来?

叶秋平平淡淡讲,前些年去认识了几个朋友,一起做了点生意,赚了些钱,后来看着我的人就都走了,我也懒得问为什么。书么,总之是毕业了。他说到这,忽然抬头看着小叶,问,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被他们送走?

不说还好,一说,小叶确实觉得很奇怪。

当年高一刚上了两天,有次周末小叶出去和同学聚会,一回家,就被告知弟弟要出国念书,前一天刚说,第二天手续就全部办利落,走前一晚是父亲和叶秋一个房间睡的,直到第二天早,兄弟两个才见了一眼,也就这么一眼,就去了机场,过了安检。然后高中三年大学三年,从来没有回来过,也很少打电话,一打电话,叶秋就说很忙。

小叶起初怕他学习紧张,怕打扰他,后来自顾不暇,就不怎么打电话了。

此时此刻,再提起这个话题,小叶忽然对叶秋的问题充满了惶恐,惶恐和不安。

他看见叶秋慢慢逼近,将自己的嘴唇碰上了他的嘴唇,然后又离开了几厘米,说,因为爸爸看到我用你的照片自慰。

小叶听到这句话,觉着五雷轰顶。

叶秋却伸手摩挲他的颈项,用一种很温柔但让小叶觉得很可怕的动作,他继续说,爸妈问我在做什么。

我就告诉他们,说我爱你。

妈说,你现在放弃这个想法,我们还认你做儿子,当做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我当时问他们,我为什么不能喜欢叶修?

他们就用很惊恐地眼神看着我,你知道。叶秋靠近了一点,用嘴唇碰了碰小叶的额头,继续说,我从小若是看中了什么,从来没有放弃的时候,他们大概也知道。

他们就骂我是畜生,给了我点钱,送我到国外,找人看着我。我每天都想给你打电话,可是我不能,你打电话,也只能说很忙。

我要什么,就得亲手拿到手里,可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就只能这样被他们送走。我得变强,哥哥,我得变强,才能得到你。

小叶心中如有惊涛骇浪,他冷静了一下,才开口讲话,叶秋,把你那个变态的语气和表情收起来,你给我好好说话。

叶秋一愣,然后才离他远了些,忍不住笑,整个人就温和而坦荡起来,说,好吧,还以为这样讲能吓到你,很想看看你什么反应。

什么反应,小叶答,想打死你的反应。他顿了顿,才又说,所以真是因为,呃,喜欢我?

叶秋的表情就变得寂寞起来,好一会儿,才答,不然呢?

小叶心想,好,这玄幻的世界,面前坐着的是我双胞胎亲弟弟,同父同母同一个受精卵分裂出来的,现在他和我说喜欢我。

他坐到叶秋对面,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水。

叶秋看着他动作,问,我刚才那样,你为什么不害怕?骂我有病,疯了,发神经什么的?

小叶无语,我和你一起长到十五岁,一天没有分开过,难道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退一万步讲,就算你真喜欢我,只要我不同意,我就不信你还能强了我。而且,小叶想了想,缓慢地说,就算全世界都站在你对面,但我是你哥哥,我得和你站在一起,不管你对不对。

叶秋听完,沉默一会儿,说,是,我不会让你做你不喜欢的事,一点也不会。

小叶见弟弟这个样子,反而心疼起来,过来抱住他,说,你这许多年,一个人一定过得很辛苦。

叶秋抱着他,没说话。

到了晚上,两个人躺在床上,一张床,一床被子,一人一边,准备睡觉的时候,叶秋才说,我虽然不强迫你,但却没有大度到让你与旁人在一起。

小叶叹了口气,我自己的事还一团糟,没什么空和别人在一起。

叶秋听了,就问,我能不能抱着你?

小叶听他这样问,有点别扭,可想了想,又觉得他很可怜,就说,只能抱着啊,不准做别的。

叶秋就很开心地过来抱住他,抱了一会儿,又问,我能不能亲你一下?

小叶冷哼一声说,叶秋你可就这点出息吧,我问你,你这个,和网上说的我就蹭蹭不进去,有什么区别?

叶秋听完立刻起来将他压在下面,很兴奋地问,所以我还可以蹭蹭吗?

小叶又生气,又有点想笑,踢了他一脚,说,你要是不睡,就滚到床下去。

叶秋就笑着抱住他,说,睡的,要睡的,说完亲他脸蛋一下,又说,晚安。

tbc

 

评论(36)
热度(864)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