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all叶】Money Boy(很雷,很ooc)

(十五)

 

小叶大四的时候,张佳乐和孙哲平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他身边,有一次来时,正好撞到周泽楷来接他。

三个人都非常平淡地站在那里,问小叶,你和谁走。

小叶心想,要是能重来,我要选李白。

他说,如果可以,请给我一点自由的空间,让我直接上天。

三人齐声说,不可以。

小叶一句话没说完,被他们三个顶回去,就很尴尬。

四个人就这样对峙着,小叶走也走不了,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现在这个情况,总不可能说大家一起去喝茶吧?

然而幸好,这个时候喻文州抱着画板出现了,像是没看见那三个人一样,隔了几步唤他,叶修,你的毕业设计还没做完,是不是要紧张一点了?怎么一点都不着急?

小叶借坡下驴,就地上台阶,和三位大佬说了一通抱歉,我毕业设计太重要了,这个真的是正当理由,转身就跑。

鹬蚌相争,喻翁得利。

走了挺远,小叶心有余悸,拍拍喻文州肩膀,笑道,养你千日,用你一时,大恩大德,来世做牛做马,结草衔环。

小叶的刘海被风吹起来,成了个奇怪的造型,喻文州就抬一抬手,将他的刘海抚平,很温柔地笑,说,不用来世做牛做马,今生以身相许吧。

小叶还没来得及说话,眼光往前一扫,一下就愣住了。

他们前面,黄少天正站在一棵树下,这会是个二月末尾,还掉了几个雪沫子,落在黄少天肩上发上,薄薄一层。

像是结了一层冰。

黄少天面无表情看着他们。

喻文州像是自然地抬手来为叶修顺头发一样,又很自然地放下。

小叶整个人僵在那,动也动不了。

约有半分钟,三人谁都不曾讲话,直到有人淡淡地开口道,少天。

不是叶修,而是喻文州。

小叶就惊了。

黄少天面上露出冷峻的模样来,他现在,身上很有一些戾气,那种气势就随着他的表情显露出来,他提起一侧嘴角,额间却有青筋,说,好,喻文州,你行。

喻文州表情依旧很淡,他说,少天,你冷静一点,他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关他的事。

黄少天拧着眉心,看着小叶,说,到我这里来。

小叶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黄少天就将他抱住,他浑身冰冷,冻得小叶直打哆嗦。

黄少天的事情已经做完了,他这次来,是为了接小叶走,或是陪着小叶毕业。可是他一来,却看到这些。

小叶什么都不知道,他在黄少天耳边问,你们两个认识吗?

黄少天松开他身体,将他的手握在自己手里。

喻文州看着,也没什么表情,只是说,找个能说话的地方吧,天很冷。

这个时候学校的甜品店没有人,可是屋子里却分外暖和,他们三个随便点了些东西,坐在那里。

喻文州对黄少天说,少天,事情到了这样,我很抱歉,就是你看到的样子,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小叶看着黄少天的样子,总觉着他分分钟就要拔刀砍人,但是实在不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就又问了一遍,你们两个,认识吗?

黄少天看了他一眼,冷笑,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我转学遇见你之前,一直和他一个班。你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他指指喻文州,你身边这位白衬衫校草,不比我干净。社团除了我,他最大。我负责砍人,他负责出谋划策,告诉我去砍谁。

小叶看着喻文州,一瞬间想起喻文州时常不在学校,称自己去国外看画展的日子。

黄少天继续说,不然你以为周泽楷的事情,是谁告诉我的?难道真有那么巧合的事情,我去谈个事,也能遇见你?他笑了一下,非常恶意,说,你家的事情为什么韩文清那么顺利就做完了?那个高利贷公司的高层,都是他亲手料理的。

小叶看下意识去看喻文州搭在桌面的手,非常干净漂亮,画画都很少沾上颜料的手,可黄少天现在告诉他,这双手上,沾过血。

他感觉太阳穴尖锐的疼痛起来。

喻文州看到他的眼神,很安静地解释,非常抱歉,之前从来没有告诉过你这些。起初也没想到能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最开始,我来大陆接管势力,被少天拜托来照顾你。我能力有限,那时候境况不好,没能阻止你和周泽楷的事情。后来和韩文清合作,总之……少天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小叶拧着眉心,问,那你……

喻文州点点头,说,但是我告诉你我很喜欢你,也是真的。

小叶摆摆手,他心里很愤怒,被隐瞒,被欺骗,身边的朋友早就认识他,可是他却对旁人一无所知。

他该愤怒。

但想来想去,人家不仅没有害他,还在背后帮了他许多忙,他实在没有立场愤怒。所有情绪夹杂在一起,到最后,心里就只剩了疲惫。

他说,我现在脑子很乱,你不要和我讲这些。

黄少天听完,却对喻文州笑了一下,露出虎牙来,显得人邪气又尖锐,他低声说,喻文州,我当你做朋友。我认识你二十年。

当时在香港那件事,全世界人都不相信你,只有我,给你铺路,给你打点,拼着被社团那些元老搞死的危险,把你保下来,送到大陆。

我这么多年,只求你一件事,让你帮我照拂一下叶修。

你就是,这样给我照顾的?

喻文州听完,沉默许久,眼底一片痛苦。他慢慢说,是我对不起你。我发现我对他……的时候,曾经克制过。但是,我没有忍住。这没有什么可解释的。

现在,事情已经全部结束。我手里有完整的关系网,公司和出货点,可以全部交给你,最近谈好的合作,你可以继续跟进。你那边也已经安全了。

他说完这些,小叶看着他非常坦荡地坐在那里,挽了挽衣袖,就像是他平时要拿画笔之前,挽一挽衣袖那样,动作典雅轻慢,他说,我现在就在这里,你不用对付我,也不用设计那些,防止社团损耗。这是我们两个的事,你要杀要剐,可以随意,我受着。

他说完这句,小叶就皱眉,看看黄少天,又看看喻文州,说,事情,应该还没有到要杀要剐的地步吧,你们这是干什么?

喻文州摇摇头,很温和地说,叶修,少天并不是总是在你身边时那个样子的。从我告诉你我喜欢你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现在的觉悟。

小叶忽然想到黄少天来会所找他的那个夜里,想到那时他对他说,没关系,谁碰你,我让谁死。

遍体生寒。

tbc

其实感觉这文拉长了写也应该蛮好玩的,只是懒得写2333

评论(47)
热度(779)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