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all叶】Money Boy(很雷,很ooc,完结)

(十六)

 

事情好像忽然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叶修从来没想到,事情竟然能变得这样一发不可收拾。自从那天开始,喻文州就从宿舍搬了出去,没有人再搬进来,只有小叶一个人住。

学校里也再也没有了喻文州的身影。他向老师打听,得到的答案是喻文州毕业设计已经做完,现在在国外工作室实习。

哦,实习。叶修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想,又是国外,又是实习,这个借口可以再老套一点。他想到他们三人那天说的话,生怕喻文州真的就没命,于是给他打电话。

没有人接。

叶修就慌了,不管他想不想与喻文州在一起,他都不希望他没命。喻文州这里没消息,他就给黄少天打,打到第三遍,黄少天才接电话,是很疲惫的声音。

少天。小叶说。

黄少天就嗯了一声,说,我在。

文州消失了。小叶说。

黄少天轻笑了一下,果然说,所以你以为是我把他怎么样了吗?

小叶说,我只是觉着他忽然消失,很不正常,联系不到别人,只好来问你。

黄少天沉默了一下,说,叶修,我从前总是想,无论如何希望你永远是高中时候那个样子,顺风顺水,一身轻松,不用有压力,也不用识人心。只要我在你身边,我就让你身边的所有人都是好人。

这些事我从来没有和你讲过,但在心里自己发过誓。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我从那种地方走出来,见到你高中时的那个样子,是多么不想放手。

可是,是我对不起你,我没有做到。

小叶问,你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没什么需要道歉的,你也预料不到我的事情。

黄少天听完,说,你知道吗,你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和我讲过话。猜忌,试探,还有惧怕。你刚才其实想说,喻文州消失,是不是我真的要了他的命,对吧?你以前对着我,是说不出这种话的,只会理直气壮地问,黄少天你把喻文州弄到哪里去了?

叶修听完,说不出话来。因为黄少天说得对。

黄少天问,我们是不是都回不去了?如果我努力一点呢?如果我再努力一点呢?

叶修说,时如逝水,阴差阳错,一生只有一次,哪还能回去呢?

黄少天笑,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吗?他说完这句,又淡淡口气对旁边的人说,找你的。

那边的人就接了电话,说,叶修,是我。

是喻文州的声音。有一点疲惫,但仍旧是温和的。

可是他真的是温和的人吗?叶修有时候想一想,在自己身边无数岁月里都这样温柔的人,也许趁他睡着时给旁人发消息,悄无声息了结许多人性命,他就不寒而栗。可此时此刻知道他活着,叶修又放心了。

那人见他没有讲话,又说,抱歉,太累了,电话没有听到。让你担心了。

叶修说,没事,就是问你,毕业典礼你也不回来么?

喻文州答,应该是回不去了,现在……他顿了一下才说,现在很忙。

这句说完,大家好像就没什么可讲的了,叶修就说,那好,也没什么别的事,再见。

叶修,我……

叶修就没挂断,问,怎么?还有事?

喻文州缓了几秒,答,不,没事了。

叶修很快就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事——因为再过几天,全城的新闻都变成了轮回公司总裁周泽楷涉嫌经济犯罪接受调查。

叶修给周泽楷打电话,自然是打不通了。他怀着不好的预感去公司,见了江波涛。

江波涛在办公室接待他,一看就是几天没有睡好,一直在喝咖啡,见到他,仍旧保持着从前的客气和尊重。

叶修问,怎么回事,周先生怎么会突然涉嫌犯罪?

江波涛原话,黄少天和喻文州疯了,蓝雨自己刚稳定下来,就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联合了孙哲平,弄了这么一出戏。他说,周先生早就见他们不顺眼,当年因为你们那个视频,周先生已经把他们查的底朝天。只是怕你不开心,没有动他。现如今,他们要动手,我们自然也不会客气。

叶修听完,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一会儿,他才说,别这样,我去劝他们,你们不要这样。

江波涛听完,就笑,说,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天真?当年,哦,黄少天在遇见你之前,心脏侧中弹,进了重症昏迷很久。知道为什么吗?

叶修没答。

江波涛也没等他答,笑了一下,说,他真狠啊,端了他家叔叔外头的三个盘子,一丝情面不留,那一晚上进账几十亿,杀了无数人,最后他中弹时,打中了前方车的轮胎,那一整车的人都翻下了悬崖。

黄少天对叶修说过这段,但当时,不是这么说的。

江波涛看着他,又说,我以前,想不通你哪里好。若说长相,虽然是好,可周先生身边,比你好的也未必就没有,若说性格,比你体贴小意的一抓一把,你连听话也算不上。但是后来,时间久了……

江波涛摇摇头,又笑,说,大概我们这样的人,生在淤泥里,就特别渴望阳光吧。

叶修艰涩地说,所以,周先生怎么出来?

江波涛看了他几秒,忽然说,你知道吗,韩文清回国了。

后来不过一周,周泽楷就出来了,清清白白。新闻网页上的照片里,周泽楷一点没有狼狈模样,仍旧是那个样子,英俊且有质感。

叶修尝试过联系他们所有人,但是大家的回答基本避开重点,推托关系。他变得关心起时事新闻,见到几人公司势力摩擦不断,持续升温。

六月份的时候,叶秋也回来了,同上次故意装成学生不一样,这次一回来,已经是真正成功人士的样子,要带叶修走。

叶秋订了酒店,晚上一直在回邮件,很忙。

夜里抱着叶修休息时,叶修忽然问他,为什么这个时候回来。

叶秋就答,听到了一点风声。

叶修说,我记得你大学读的编程。

叶秋良久没有讲话。

叶修问,你把他们几个的消息卖出去,赚了多少钱。

叶秋身子一下就凉了。

那一晚谁也没有再讲话。

后来叶修打电话邀约,把这几人叫齐了,在一家价格不菲的餐厅请大家吃饭。他现在已经很有些名气,赚的钱已经能支持他过很好的生活。

人都来了。

没有剑拔弩张,反而推杯换盏,气氛和谐。

叶修举了杯,说自己终于要毕业了,说自己从前年纪小,不懂事,给大家添过许多麻烦,又说到今天感谢大家帮忙,不然也没有他的今天。

说完就一杯酒干了。

众人只好跟着一起干了,劝也不敢劝。

商海沉浮多年,大家都是能面不改色和仇人喝酒谈天的角色,聊起天来绝不会冷场。

叶修听他们聊天时,点了根烟,时不时抽一口,剩下的时候,都夹在手指之间。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

韩文清皱眉,说,把烟掐了。

叶修瞧他一眼,眼若流水飘散,烟波浩渺,他眨眨眼,笑着说,就一根。

烟抽完,叶修就说去洗手间。

他一走,众人之间气氛就冷下来,等着他回来,兴许才能和谐起来。

可是他这一去,就再没回来。

喻文州给教授打电话,发现叶修已经交完了毕业设计。众人控制了火车站,机场,酒店,网吧,几乎是控制了每一寸土地。

可是谁也没有找到叶修。

他就这样明目张胆地消失在所有人面前,没有人再有他的消息。

 

叶修的社交软件已经有了许多粉丝,有时候他会晒一下自己的生活和画作。这一走,就也没了消息,一年以后才重新更新。

是一张孩子们的照片,照片是一片贫瘠的东南亚土地,镜头主要照进了画作和孩子,只堪堪露出了他的一只手。

一夜之间,那片土地上多了许多人。

后来叶修似乎又去过很多地方,海岛,渔村,草原,他社交软件上的文字渐渐变化起来,与从前说话的语气模样不同,是一种温柔和强大的迷人。

社交软件上很多他的照片,背影,侧脸,握住画笔的手,应当有一个为他拍照的人。

但这个人是谁,没人知道。

直到有一天,社交软件上晒出了两个人的合照,叶修在前面,那个人在身后抱着他。

两个人依偎在一起。

日色倾城,岁月静好。

不用人肉这个人是谁,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是著名摄影师苏沐秋。

那天,苏沐秋转发了这张照片,写道,愿意做年少天真时陪你长大的人,愿意做未来无数时光里伴你终老的人。

END

 

 

 

 

 

评论(99)
热度(1040)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