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翔叶】贫穷爱情故事(ooc沙雕段子,he)

(五)

 

5.

到了要交水电费的日子,两人开始算钱,这么算,那么算,怎么算都觉着好像不太够。叶修盯着第二天的课表看,还是满课。

满课没在怕的,他理不直气也壮地打逃课的主意,“我明天的课不然不去了吧?加上明天的工资,水电费这些就够了。”

一旁按计算器的孙翔抬头看了他一眼,满眼的一言难尽,我老婆怕不是个傻子的样子,他心平气和把一堆单子扔一边去,和叶修算账,“老婆你看,我们这个是这样算的,我们学费一年一万八千磅,一年五十二周,一周大概是八到十节课,这样一节课就是三十四磅多。这还是去掉了各种假期什么的,实际上一节课要比这贵得多。”他指着计算器,痛心疾首,“你学习不是比我好吗?这点帐算不明白?你打工一小时才给十磅,你翘课去打工,活生生就是亏了二十多磅,二百多块啊!”

叶修被孙翔算的有点懵,答:“好像也有点道理?”

孙翔立刻得意起来,嘿嘿一乐,笑起来就很像大型犬,他说:“所以我还是有点用吧?”他又补充,“而且我们要签到啊,签到,不然就面临着被遣返,咱俩搞成这样爸妈已经是不给钱了,再遣返,我倒是没事,我爸撑死了揍我一顿,但是你爸妈生你气怎么办?你爸那么严肃,我可舍不得他动你一根手指头。”

叶修听了,撸狗撸猫一样,撸了一把他的头发,有点漫不经心地说:“那还不容易,找人代签呗,反正教授他们也分不清我们亚洲人的长相。”

孙翔立刻激动起来,说:“怎么就分不清了!你长这么好看!别人根本代替不了的!一下就会被发现!”

叶修见他这样,噗嗤一笑,打量了他一下,说:“干嘛啊,就不想让我逃课是吧?之前高考前一天还带我打游戏的不是你了?”

孙翔扁了一下嘴,过来把叶修给抱住了,小小声说:“所以我都后悔啦,你本来能考的挺好的,我不懂事,都是我害得你。我们走到今天这步,都怪我。”

他说说话,把下巴抵在叶修的肩头,说说话,还要左右在叶修肩膀上蹭一下,整个人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叶修听了,就拍拍他肩膀,笑:“难道不是一般到了分手的时候,两人才会说这些吗?”

孙翔一愣,愣完讲叶修松开,一手握住叶修一边肩膀,咬牙切齿道:“分手?想都别想!”又赌气似的,把叶修重新抱住,说,“死都不分手!”

他确实有点激动,喘起粗气来把叶修耳朵都要烫伤,这会儿在房间里两人穿的都不多,热气便同真心一样,顺着相贴的皮肤传到叶修心里。

叶修被烫的,忽然叹了口气。

孙翔一见他叹气,一下子就慌了,他将叶修拉开,慌乱地解释道:“我没告诉你,老婆我没和你讲,我们,我们其实马上就有钱了,我,我帮朋友买了块表,我以前不是有商场九折卡,其实,其实这个表赚了钱的,赚了,赚了挺多的。打工赚不到钱的,总得找点别的办法。我没告诉你,是想你不是要过生日了吗,我想给你个惊喜来着。”他说话说得语无伦次,咬了一下嘴唇,难过的像是恳求主人不要丢掉它的小狗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似的,说,“我真的有努力,我没有只说不做,我真的有给你赚钱的!”

叶修听了,第一反应从上到下把孙翔给看了一眼,然后问:“你哪来的钱买几十万的东西?”

孙翔吸吸鼻涕,有点傻了似的,答:“就,我之前不是买了好多包都没背过么,没拆牌子的我都给退了卖了。”

叶修听了这话,愣愣地问:“你,你把那些东西退了卖了?”

孙翔有点委屈,眼圈还是红的,声音又有哭腔似的,说:“那不是钱不够吗,卖了才能帮别人买表啊,我是卖了你喜欢的吗?那我再给你买回来。”

叶修闭了闭眼,一把把人拉自己怀里抱住,抖着嗓子骂:“傻逼。”

孙翔扁着嘴,委屈地不行,又主动认错,说:“老婆,我是不是把你喜欢的卖了?我不记得你说过喜欢哪个,我再给你买回来,你不要生气。”

叶修答:“我没有生气。我就是……”他顿了顿,“我也不想让你为了我过穷苦日子,你以前花钱不眨眼的,鼓了多大的勇气才去卖你那些东西的?”

孙翔抱着他,抱得紧了紧,下巴搭在他肩上,又吸了吸鼻子,说:“也还行。卖了就卖了,你比面子重要多了。”他说完,隔了两秒,又小声说,“你比什么都重要。”

叶修听完,就笑,轻声说:“那行吧,我也告诉你个秘密。”

孙翔换了个姿势抱着叶修,闷闷地答:“嗯?你说。”

叶修:“我,我其实……我明天出去,也不是想打工去。”

孙翔听到这个,立刻分开,把眼睛抹了抹,也不哭了,神色变的狂躁起来,一脸的捉奸在床的模样,道:“你干嘛去!是不是有谁约你!你居然背着我偷偷去见别人!你还骗我!叶修,我告诉你,别让我知道是谁,我和他没完!!!谁约你!”

叶修抬脚把孙翔从床上踹到地上,骂道:“约你妈!说的那叫人话吗?重新说!”

孙翔,真的男人,立刻坐地毯上原地抱着叶修小腿认错,星星眼认错说:“老婆我错了老婆,你有什么小秘密和我分享下呀~”

叶修看他那个样子,又气又笑,噗嗤乐出来,说:“我当时到底怎么想不开要和你谈恋爱的?”

孙翔洋洋得意,“因为我好呗。”得意完,看看叶修神色,又赶紧狗腿的加了一句,“那当然是因为你慧眼识英雄,看出我这个千里马~都是你眼光好!”说完面颊贴着叶修小腿蹭了蹭。

叶修忍不住笑,“吹得好,再吹一波我听听。”

孙翔听了这句,忽然脸红,跃跃欲试去拉叶修裤子,说:“我吹这个吹得不够好,吹别的吹的才好,你要不要试试?”

然后就吹了个爽。

互相吹完吃完睡完,贤者时间盖着棉被纯聊天,孙翔才想起来问:“你要和我说什么秘密来着?明天你干嘛去?”

叶修躺在他怀里昏昏欲睡,有点不耐烦地答:“我那天去打工路上看到一件外套,感觉你穿会特别好看,明天想给你买回来。”

孙翔低头不顾叶修不耐烦,亲了他一口,亲完美滋滋好一会儿,说:“算啦算啦,咱俩都没钱了,还买什么衣服,凑合凑合穿旧的吧。我想攒钱给你买礼物呢。”说完,才想起来问,“不过你哪有钱啊?”

叶修:“做留学中介带了几个学弟过来,又做房屋中介帮着租了几个房子出去,类似于这种杂七杂八的,赚了点吧。”

孙翔一下子就心疼得要命,他低头去亲叶修发旋,又内疚又自责地问:“是不是特别辛苦?”

叶修被折腾的散了架似的,困得要命,实在没力气和他伤春悲秋,便借着拥抱的姿势,随手拍拍孙翔的背,说:“没什么辛苦的,和你在一起干什么都不辛苦。”

tbc

最近就很喜欢我又傻又甜的翔翔了

评论(45)
热度(859)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