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叶修中心】最开始(生贺,短,完)

最开始

 

这会儿是个晚上,父母已经都回房睡了,兄弟两个的房间里也都是静悄悄,窗帘把霜雪月色隔在外面,这个夜看起来温柔而暖和。

静了好久,叶秋像是笃定了大他几分钟的哥哥还没睡着一样,忽然小声问:“你还疼不疼?”

叶修果然是没睡着,他屁股被打得有点疼,躺着难受,只好趴着睡,他将自己本来面向另一侧的头转过来,在黑暗里对着叶秋,哼哼了一下,嘴硬道:“不疼。”

“真不疼?”叶秋十分怀疑地问了一句,随后叹口气,问,“那喝不喝水?”自己问完,又不等叶修说话,自顾自答,“算了,还是去热牛奶吧。我想起来今晚因为你的事,我们两个还没喝牛奶。”

叶秋下楼捣鼓了几分钟,回来时因为手中端着两个杯子,于是用手肘轻轻推开门进来。他没开灯,可这么一会儿眼睛已经适应了,夜里也是模模糊糊看得见的。他端着杯子,往叶修那里走,叶修便以趴着的姿势往里蹭了蹭,给弟弟留出了一块位置。叶秋顺势在那里坐下来,一手握着牛奶杯自己喝了一口,将另一只杯子递到哥哥手里。

牛奶放微波炉热过,两人晚上本来就没怎么吃饭,这会儿喝下去只觉着一口直接暖到胃里,双双舒服地叹了口气。各自叹完气,又被彼此的同步性弄得愣一下,愣完都是一笑。

这一笑,叶秋藏了一晚上的话就憋不住了,说:“你说你明知道爸不喜欢,又何必非要提,他说你两句你就听着呗,反正都从小说到大了,多听两句又怎么样。最后搞成这个样子,大家都难看。”抱怨完父亲和哥哥,叶秋又开始抱怨妈妈,他说,“妈也是,往常不是最喜欢你吗,你犯得那些大大小小的事她都当看不见。今天这是怎么了,看着爸家法都请出来了,她也不说话。”说到这,啧了一声,不满意道,“关键时刻也是靠不住。”

叶修听到这,右手拍了拍身侧人手臂,带了点安慰的意思,声音温吞地说:“这事怪不着妈,平时是平时,我就算再出格,那都是小打小闹,也算不上离经叛道,犯得那些都是他们眼里的小错误,影响不了什么的。今天贸然说想打游戏,妈那样的人肯定接受不了。”

 

叶秋说的,是这么个事。

今天晚上两人放学回家的晚了一会儿,他们爸爸出差回来,正好撞见,因此自然要问到了哪里去,怎么回事。

能怎么回事,还不是叶修跑去网吧打游戏,一打就忘了时间,晚回来了。两兄弟感情要好,哥哥是主犯,跑去网吧打游戏,弟弟是帮凶,哥哥打游戏,他就在旁边写作业,写完自己的,又要十分尽职尽责,兄友弟恭地帮哥哥抄一份。

两人回来的路上原本已经串好了口供,按叶秋的意思,自然是要撒个谎,说学校里有活动两人耽误了什么的,反正他们两个在学校里的确是风云人物,被老师捧在手心里,从前也有过这种情况,很容易就能把这事帮他哥糊弄过去。

可到了家,叶修见了父亲却不知道怎么想的,直接说:“叶秋篮球队今天训练,我在网吧和同学打游戏忘了时间,他活动结束以后来找的我,这才晚了。”

他们兄弟两个在学校的事情,从来没有让父母操心过。两人一路重点学校最好的班级,第一第二的走上来,在家不叛逆在学校不惹事,叶秋参加校队打篮球,拿过全市第一,叶修不大爱运动,但参加了学校的物理竞赛小组,拿过全国奖项。放在亲戚朋友里,那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尤其是因为父母背景原因——父亲从政,母亲经商,两人的路也早早都被铺好,只等着他们顺其自然走下去,就是人生巅峰。

叶修平时爱玩玩电脑游戏,他们爸爸妈妈也是知道的。有时候周末被朋友们找出去打游戏,叶母都是管也不管,甚至有时候还帮忙打掩护。孩子小时候她忙工作,几乎都是保姆阿姨警卫员这些人看着长大的。她这些年年纪渐长,总觉着自己对待孩子有些亏欠,没能好好照顾他们,又想到两个孩子在家里从小被父亲用军人方式被培养起来,十分苛刻,没什么童年,因此很想补偿他们,在生活方面就不怎么管束,能顺着的,都要顺着兄弟两个。

打游戏这方面,平时叶父虽然不大喜欢,不过只是提过几句,说话不好听,但任叶修想玩,也就让他玩。今天他出差回来,正好撞见叶修八点多才到家,就不大高兴了,听到叶修这么解释,一股火窜起来,“叶修你怎么回事?十二月份了,马上期末考试,你还有心思打游戏?”不等叶修说话,看到叶修打扮——叶修这会儿羽绒服敞着,脖子上绕了条羊绒围巾,单肩背着书包,火气更大,“你这穿的什么东西!衣服不会好好拉好?我从小教你这么穿衣服的?在网吧混成这样,你是小流氓吗!”

叶修低头看看自己衣服,复又抬头看向父亲,有条不紊地答:“从网吧着急回来,忘了拉拉链。”又说,“学校的课程都已经会了,只是打游戏,我不会耽误成绩,前几天测验过,期末考试心里有数。”他说到这,丝毫没有顾忌父亲低气压的脸色,继续道,“打游戏怎么了?打游戏也是正当职业,也有很多职业选手,打游戏和小流氓是两回事。”

“什么职业选手,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做,只知道混网吧打游戏,能有什么出息!”叶父一脸的怒气和不耐,“以后少去什么网吧,也不准再搞这些。”

“好了修修,快点换衣服吃饭了。”叶母听到这边争吵,从楼上走下来,脸上还贴着面膜,把叶修往一边拉。

叶修不动作,直直地站在那,看着父亲,认真地问:“我有天赋,我比所有人打的都好,如果我能成为那个打的最好的人,我以后为什么不能打游戏?”

“修修,你在说什么呀!”母亲愣了一下,着急地问。

“打游戏?!”叶父一步走上前来,面色已经冷的绷不住,大声道:“打游戏能有什么出路?你出生在我们这样的家里,怎么能做打游戏这种事?你还有没有点出息!只知道给我丢人!”

“什么叫有出息?哪里给您丢人了?”叶修声音也情不自禁有点大起来,道,“非得像你们安排的那样,一路上重点高中,然后出国念两年书,回来进我妈的公司,或者接您的班就是有出息了?我做点自己喜欢,且确定我能做好的事难道不行吗!”

“你说什么!”叶父表情冷硬,盯着叶修,他身上有军人铁血,这样看人,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再给我说一遍。”

叶秋拉都拉不住,叶修一字一顿答:“我说我以后想打游戏,做职业选手。”

“小李,给我把家法拿过来!”叶父冲着警卫员喊道。

“……这……”警卫员还想求个情,见叶父那表情,后半句话就没说完,把家法拿了过来。

叶修站在那被父亲一顿抽,叶秋想去挡,被母亲死死拉住。他被抽完,只听父亲冷冷说一句,“从今以后再也不准碰游戏,再敢讲这样的话,把你腿打断。”

叶母和叶秋扶着叶修上楼回房间,叶父下手虽然狠,可冬天穿得厚,身上留了几个印子,一点皮外伤。

叶母沉默着亲自给叶修擦了药,又端了晚饭进他们房间,看他们吃饭的时候,静静地说:“修修,以后在家里不要讲这样的话了。人生大事,不是你赌气逆反说着玩的。”

叶修想说话,被叶秋捏了一下,没吭声。两兄弟默默吃了几口,都是食不下咽,叶母也没说什么,收了东西,让他们早点洗澡休息。

后来他们各自收拾躺到床上,一直沉默,直到这会儿叶秋去拿牛奶,才开始说话。

 

叶秋听了哥哥对母亲行事的维护,答:“你也知道,妈那种已经算是对我们纵容的都接受不了,爸就更想不开了,你是脑子哪里有毛病突然讲这个,觉着自己日子过得太好了,上赶着找打?”

叶修把牛奶喝尽了,杯子递给叶秋,然后重新趴在枕头上,没说话。

叶秋顺手将叶修的杯子放到床头柜,然后一口喝干自己的,把两个杯子排排放在一起。他放完杯子,恍然大悟似的,忽然问:“你不是说真的吧?不是赌气,你是真想打游戏啊?当职业选手?”

叶修听完,似笑非笑答一句,“我说真的,怎么了?你也看不上打游戏的?”

“不是,我是说……”叶秋握了握拳头,盘腿坐上他哥的床,有点激动地说,“你也太酷了吧!”

叶修这次是真的笑了出来,他示意性地掀了掀被角,说:“进被子里,你这么坐着挤着我了,我这身上疼着呢,懒着动。”

叶秋乖乖进了被子里躺下,却又难掩激动之情道:“推倒咱爸封建思想三座大山!你太酷了,哥,超级酷!”

“酷什么酷。”叶修声音里还带着笑,身边有个足够亲近的,愿意支持自己的人总是好的,虽然这个弟弟还满脑子青春期叛逆,根本没明白他做的选择和酷不酷与推倒父亲的封建思想三座大山根本没关系。

“我就是挺喜欢打游戏的,真的挺喜欢。”叶修这么说了一句。

叶秋说:“你打得也好,我听他们说了,谁都打不过你,你在咱学校打得最好,高中的也打不过你,网吧的那些人也打不过你。你体育不行,脑子却很好用。”话音里激动,且难掩自豪之情。

叶修被逗笑,又伸手象征性打了叶秋一下,说:“你把最后一句去了不行吗?想夸我就认真夸。”

后来兄弟两个就聊天,叶修说以后想要怎样怎样走这条路,叶秋说家里真的让他很烦,两人驴唇不对马嘴地聊了很久,聊着聊着叶秋就渐渐困了,他躺在叶修床上,眼睛已经要睁不开,最后睡着之前,迷迷糊糊说:“我也挺酷的,哥,我也很酷。我有个秘密……不过,不过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说完,就没声了,叶修听着身侧传来的平稳的呼吸声,给弟弟折了折被角,也合上眼睛,又忍不住笑,又无奈,心想,这傻小子,还以为自己藏得挺深呢。

毫无疑问地,叶修知道叶秋的秘密,知道这个看起来比他乖比他更像好学生好孩子的弟弟,其实正在密谋离家出走。

 

叶修知道这个秘密,起源于一天夜里他做了个噩梦,身子一抖,忽然惊醒。他醒后便听到房间里窸窸窣窣,有人在走动。当然不可能是什么小偷抢劫,他家这安保,给小偷和劫匪一万个胆子,人家估计也不敢来。他爸妈和阿姨这种时候根本不可能来他们房间里,所以只可能是叶秋在动作。

叶修有点疑惑,因为晚上的时候叶秋睡得很早,他刚洗完澡出来,就见他弟已经裹着被子睡着了的样子,他轻手轻脚回到床上,关了灯,很快也睡着了。

这小子是在干嘛呢?叶修听着这走来走的还有物品挪动的声音,这般想道。灯早就关了,房间里别人根本看不清他睁没睁眼睛,他装作睡着的样子,维持着平稳的呼吸声,看向声音的来源。

隔了好几秒,眼睛才适应黑暗里视物,他只见叶秋穿着睡衣,正在往一个行李箱里装东西,先是打开抽屉把他这几年存的压岁钱都放在箱子底,又开始收拾零零碎碎的小物件,换洗的睡衣,各个季节的衣服三两件,叠的齐齐整整放进去。放完衣服又悄悄把箱子合上,塞到床底下,自己爬回床上睡了。

最近学校根本没有需要整理箱子出去住的活动,不是过年过节,家里也没有出去玩的打算。叶修没想通,但对这件事就这么上了心,接连着几天,他都提早装睡,然后发现自己一睡着,叶秋就开始把他那些七零八碎的生活用品往箱子里装。

叶修观察了几天,想来想去,最后估摸着,他弟这是青春期叛逆,想要离家出走。

作为一个平时总让弟弟顶缸的不那么称职的哥哥,他难得十分慎重且良心发现,觉着自己应该做点什么,要让自己对床那个已经呼呼大睡的青少年迷途知返。这个迷途知返不是说离家出走不对,他就是觉着,叶秋是典型的,为了叛逆而叛逆,为了离家出走而离家出走。

他知道他和叶秋虽然是同一个受精卵,但其实是两种人。他是那种我就这样,我心里这么想我就这么表现,我认定了我就这么做,我懒得迎合任何人。但叶秋完全不一样,他更像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好孩子,把受到的来自于家长和老师的赞扬当做理所应当,但在此同时,心里又特别逆反。简单来说,叶秋就是想不开,家里想让他往东,他就特别想往西,还是那种毫无缘由的根本不知道往西去以后怎么走接下来的路的那种想不开。

叶修觉着在不惊动父母的情况下,这事他得管管。可他这个弟弟太聪明,他很害怕自己弄巧成拙,于是在生活里开始尽量不刻意的,和叶秋偶尔聊天。比如那天上完地理课,老师讲到气候,他就随口说了一句B市这个大风真是惹人烦。叶秋立刻附和,说,北方还是不行,我要是有机会,想去南方看看。

叶修听完这个,内心立刻警觉起来,表面却仍是懒洋洋趴在桌子上,问:“南方么?你喜欢南方啊?”

叶秋便道:“江南好啊,你看诗词里写的都是江南好风景,有机会的话,我想去H市。”

叶修赶紧在心里记下来,想着要是最后他这个倒霉弟弟真跑了,他还有个地方能找找。

可没成想,到最后他弟没跑成,他却跑了,世事难预料。

 

其实原本事情也没有到这种地步,这种要离家出走打游戏的地步。

叶修长到十几岁,其实一直没什么特别喜欢和特别讨厌的,就是都行,都可以,都还好。那时候学习也不是为了什么重点高中和给家长争光,他是纯粹除了学习,没什么别的做的。他在学习上虽然不那么刻苦,但结果却很不错。

在叶修的人生里,他第一次感受到喜欢,感受到渴望,就是对游戏。他也确实有天赋,打游戏打出名声来,谁也不如他。他从这里感受到了赢的快乐,游戏的快乐。

可那时候他年纪也小,一时之间只觉着很喜欢,也想不明白以后的路,是直到有一天和别人pk,打赢了,观战的人说,你打的这么厉害,可以做职业选手啊,叶修才动了这个心思,这才有了后来对父母态度的试探。

结果果然如他所料,父亲的情绪激动是他意料之中的,母亲在这种事上也不可能纵容他。在这次挨打之后,叶修还是很希望获得父母的理解和同意,他为这件事,做了最后的尝试。

那天挨了打之后,涂了药,又嘴硬说不疼,其实还是疼的,叶秋给他买了个柔软的座垫,他就一上午一下午也不动作,住在了座位上似的,团在那像个什么毛绒绒的小动物。叶秋坐在他身边,看他一会儿就笑,一会儿问喝不喝水,一会儿问吃不吃东西,问的叶修简直心烦,懒得理他。

白天在学校上课,晚上乖乖回家,这么消停了几天,他父母就对他们放松了警惕。于是叶修又开始了混网吧的日子,叶秋有活动就不陪着他,没活动就坐在旁边机器帮他写作业,然后看一群人盯着他哥和别人比赛。

在这期间叶修参加了几场网吧赛,都赢了,拿了对于一个学生来讲,十分不菲的奖金。他不在意这个,他就从来没在意过,但他想,也许这个可以作为说服家里人的方法。

叶修父亲在家的时间不多,母亲稍微好点但也不会太久,叶修知道母亲对他做什么去了心里是知道的,只不过是不愿意拆穿他。

他还是决定先从母亲这里入手。有天晚上吃完饭,叶秋在房间里看书,叶修拿着那笔钱,去敲母亲的房门。

母亲说了声进来,他便推门进去,见她正敷着面膜回邮件,让他等一等。他等了约莫十几分钟,在这十几分钟里把腹稿又打了一遍,母亲才放下电脑,揭了面膜,皮肤护理一套做完,然后坐在沙发上,同他说:“怎么了修修?有话和妈妈讲吗?”

叶修看着妈妈点点头,说:“妈,你也知道我最近,有时候会去打游戏。”

女人笑了一下,答:“妈妈知道。不过没关系,我不会和你爸爸讲的。你期末考试成绩没有退步,这证明你心里确实有数,你爸爸虽然管你管得严,但是总不至于连个爱好都不让你有,上次那样,多半也是气你和他顶嘴,他也不对。这件事妈妈和他说,以后不会让他再提半个字。”

“妈。”叶修停了停,说,“我不是想把游戏当成爱好。我打游戏打的非常好,真的,我想做职业选手。”

她听了这句话,面上的笑收了收,考虑了两秒钟,才说:“修修,妈妈知道,我和你爸都有不对的地方,他喜欢把工作那一套带到家里来,妈妈工作一直忙,从小没怎么带过你们。我也问了青少年专家,他们说这种情况你和叶秋有逆反心理是正常的。可是妈妈在尝试去改,也会劝你们爸爸改,你再不喜欢家里,再逆反,总不能在这种时候,用自己的一辈子来和爸爸妈妈赌气。”

“我没赌气。”叶修听到这,有点哭笑不得地说,“真没赌气,不是什么青春期逆反,我对您和我爸也没什么意见,你们工作不努力,也没有我和叶秋安安稳稳这么多年,我不在意这个,个人有个人的活法,没什么对错之分。

相反,我正是为自己的一生负责任,今天才来和您讲这样的话。您也知道,我这么多年没和你们俩提过任何条件,也没什么特别喜欢的,我是真的喜欢打游戏,真的挺喜欢,也真的能打好。我知道您和我爸对我和叶秋的一生早有安排,可是我也只有一辈子,我想为自己活,做自己喜欢的事。”

她听完,摇了摇头,说:“修修,你没有赌气,这很好。可是你现在讲人生实在太早了,你还没有到能够理智的决定自己的人生走向的能力,你才十五岁,在爸爸妈妈的保护下,你没有任何人生阅历。而且你所谓的喜欢,也不一定真的就能持续那么久,你有没有考虑过,现在怀着一腔热情打游戏,到了你没有热情的时候,你怎么办呢?”

叶修摇摇头:“不会的,不会的,妈。”他又把比赛的奖金拿出来,说,“我用了十五天的时间赚了这些钱,我现在就可以靠这些养活自己。”

他妈妈看到那一摞钱,就忍不住笑了,说:“你是在妈妈面前谈钱吗?你还养活自己,你对这些东西根本没有概念,你根本不知道你吃的东西,你穿的衣服,你从小到大的生活水平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她拿起这些钱,放在手里随便晃了晃,说,“这些钱连给你买件外套都不够。”

叶修不再讲话了,他意识到,在这件事上,他根本不可能和父母达成一致。

她见他不讲话,终于爱怜地摸了摸他的头发,道:“修修,妈妈还是那句话,游戏当个爱好,可以,当个职业,不行。或者你五年后,等你二十岁了,你还是想打游戏,你来和妈妈说,妈妈会考虑。”

叶修低着头,心想,可是二十岁就晚了呀。他咬着嘴唇,把钱又收了回来,说:“那我回房间了。”

妈妈似乎想说什么,但到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回房间后叶秋问他谈的怎么样,他摇摇头,洗了澡,把自己扔到床上,叶秋便不问了,默默合上书,静悄悄洗完澡,回来关了灯。

叶修躺在黑暗里,心里觉着有点委屈。

他这个人站得太高,太过于豁达,一生都难得有类似委屈这样的情绪。可是他这时候才十五岁,还是个小孩子。他不赌气,他足够理智,可是拿着奖金回到家里已经是他所能做到的最大限度的事情,来向家里人证明他选择的路是可行的了,他再也找不到别的办法能够再说服父母了。

他躺在床上,一夜难眠。他问自己,必须要打游戏吗?又自己回答,必须要。于是他想,我得走了,我要离开这了。

他开始为离开家里做准备。他知道叶秋那个准备离家出走的箱子早就收拾好了,他趁着有天叶秋篮球队训练不在房间,把自己的压岁钱放到了叶秋的抽屉里,想了想,又把打比赛赚的那些也放了进去。

他的出走猝不及防,任何人都看不出来他内心的想法,也没人能想到他做事竟然这样决绝利落,他等到了暑假,那一天父母出差,叶秋打比赛,阿姨出门买菜,他把箱子从床底下拖出来,骗过了警卫说收拾了点不用的东西捐款,然后出门打车去了火车站。

他在大厅里看着车站大屏幕上的列车时刻表的时候,脑子里不知怎的忽然闪现出从前叶秋对他说想去H市的这段对话,心里颇有点补偿的意思,想,既然是拎着叶秋的箱子跑路,那我这个哥哥还是要负点责任,得替他到H市看看,这就买了去H市的火车票。

 

到了H市,叶修直接问H市最大的网吧在哪里,听人家说叫嘉世,拎着箱子就去了嘉世。到网吧的时候正是晚上,人分外的多,叶修往里一看,大屏幕都弄了起来,原来是准备打比赛。他看着觉着有趣,兴冲冲进去看。一过去,就见几个人在大声抱怨:“这人怎么回事,说好了今晚打比赛,居然放我们鸽子?”

“少个人,怎么打?”

“什么垃圾,电话也不接,妈的,别让老子见到他,以后见一次打一次!”

叶修心道,原来是人不够了。他听完这些人抱怨,就见旁边还站了个人,背对着他,因此他只看得到这人背影,一副少年人模样,说起话来却又分外沉稳,他听这人说:“抱怨也没用,现在当务之急赶紧找个人上场。”

抱怨的那几个人,嘴里虽然还是骂骂咧咧的,但也听进去了,臭着脸道:“现在打电话叫人也来不及了。”

那人便道:“就在这找,现场找。”他说完,回过头来,是清清秀秀春风如沐的少年,他看向这边围观的人,问,“大家也看到了,我们比赛缺个人,谁会打帮个忙吧。”想了想,又道,“水平别太坑就可以,跟在我身后,你躺赢。”

叶修听到这,就笑了,答道:“我可以打。”等到那人看过来,他又说,“但我不躺赢,我要做mvp。”

旁人听他这样讲,尤其是那人那几个队友听他这样说话,都嗤的一声,生怕大家不知道他们听完这话不屑和嘲讽的样子,想来那人的水平早就受到大家认可。

之前说话那人却不生气,只笑,“光说不练可不行。”他打量叶修一圈,随后指了指并排的两台电脑,竞技场热个身的话到了嘴边,又改成,“到里面去吧,让我们队员看看你水平。”

叶修雄赳赳气昂昂拖着箱子跟着他往里走,像只刚从笼子里飞出来看见世界多大的小鸟,模样姿态挺挺拔拔,又像是抽条的小白杨。

其实他平时不这样,但今天刚刚离家出走成功,难免有点兴奋。

那人走两步侧头看他,忍着笑意问:“来旅游的?”

“啊?”叶修被问得一愣,含含糊糊嗯了一声。

那人又问:“你自己?”

叶修这次答得利落多了,“对,我自己。”

他们到了包厢,叶修把箱子一放,开机进游戏。

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里头发生了什么事,只见五分钟后,那几个前面抱怨骂人的一脸难言地走在前面,两个少年深藏功与名地走在后面。

然后等着比赛开始,惨无人道地杀了对面一个片甲不留。

口出狂言的少年的数据果然称得上mvp。

那天比赛比完,散场的时候,网吧里的少年过来介绍自己,说:“我叫苏沐秋。”

叶修便道:“我叫叶修。”

苏沐秋看着他和他的箱子,问:“今晚有地方住吗?”

叶修还没考虑过这个问题,被问得一愣,愣完才摇摇头,“还没想好。”

苏沐秋说:“不介意的话,去我家凑合一晚?”

叶修看看箱子,看看苏沐秋,高高兴兴地答:“好啊。”

 

END

 

感谢最开始,感谢你让我们能有机会与你相遇。

还要说一句,叶弟弟也生日快乐~

 

 

 

 

评论(35)
热度(1385)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