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all叶】后来,他有了系统(快穿,狗血,修罗场)

(七十二)

 

几日过去,张佳乐和叶修的谣言愈演愈烈,整个天庭已经千八百年没这么劲爆的消息,神仙们一个个闲出屁来,一时之间有了这样的新鲜事简直让全部无所事事的神仙都高兴疯了,个个喜不自胜,见面第一句话从“仙君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变成了,“今日我又想到神君和百花帝君一件趣事,兄弟姐妹们要不要来分享一下?”

另外,这些年来净写些谁家生了儿子女儿,天庭官二代们的考核成绩下来了,xx大人物要过生日了大家记得送礼物,xx仙君到哪里去搞到了什么宝物大家快去他家看的天庭小报的撰稿神仙们在这一期的报纸上只写了一件事:惊!绵绵情意从古至今,是百万年默默厮守还是近年来得偿所愿,是年少心动还是老树开花?让我们走进神君和百花帝君的那些年!

平时这小报都是一月一份还凑不齐版面,最近这些天是恨不得一天三份,全体撰稿神美工神撸袖子加班加点把历史古籍从神魔大战翻到北方三十三神族叛乱,抠着字眼从史书中找那些两人早早勾搭到一起的蛛丝马迹。

光是他们自己写还不够,其他神仙们还踊跃投稿,这些年来叶修张佳乐他们那一代神还在外面整日里在外头晃着管闲事的只有张佳乐自己了,连原主平日里都不怎么不出门,更别提其他的神,这些年不是陨落了就是不知藏到了哪个深山老林里不问世事也不见人,这会儿听了这事也全都闻风而来,纷纷投稿,题目都是:《三十三神族叛乱的大雪之夜》,《那年露浓花瘦》,《神君年少二三事》,《关于神君和帝君的往事回忆录》等等云云,诸如此类。

叶修知道外头传他俩绯闻传得正热,却不知道还弄出了特别版报纸,原因无他,报纸到了他们院子里都让喻文州给扣下了,三兄弟这两天是夜夜一边看报纸一边气得咬手绢呢。

 

这会儿是个下午,叶修看了个系统放的电影,看完开了窗子外头亮堂堂一片,一只蝴蝶顺着风飞过来,叶修伸伸手,蝴蝶便乖巧地落在他手指尖上,翅膀颤一颤,口吐人言:“昨天见后院的菌菇都长好了,今天吃个菌锅,一起么?”

是张佳乐的声音。

那小蝴蝶说完话,便歪着头瞧他,翅膀一开一合。 

叶修见了就笑,说:“好,你等等,我披件衣服。”

小蝴蝶蹭蹭他,飞起来停在窗口,乖巧极了。

系统就看不得其他和他一样非人的东西在叶修面前撒娇卖萌,酸溜溜说:“张佳乐一秒就能从他那到你这,如果自己不愿意跑,传个音过来也是很方便的事,隔着这么几步怎么了,比天高比海深了?人家古代都是鸿雁传书,你们俩干嘛,蝴蝶传书?这蝴蝶有我可爱了?”

叶修理了理外衫,忍不住笑道:“你怎么比叶秋还酸?想听什么,你最可爱?”他说完这句,绕过屏风往门外走,那蝴蝶就飞到他肩头立着。

系统不说话了,被撩了一下,哼哼唧唧地跑到墙角去脸红。

 

叶修出了自己的府邸,路上遇见几人面露兴奋同他行礼,他也就点点头,一路往张佳乐那里去,到的时候正见张佳乐打理食材,也没用什么这个仙术那个仙法,挽了袖子把青菜和菌类放在水中洗,一抬头看见他,便道:“你来的正巧,快过来,我这袖子角要掉下来,给我往上挽一挽。”

叶修过去给他把袖子角挽上去,然后撑着台子左右看看,“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边说话边打了个呵欠,问得十分敷衍十分不走心。

张佳乐看他那样,嘴角攒出点笑意,道:“你那舞刀弄枪的手我都怕把我的好食材给糟蹋了,要是困了就去里间躺一躺,好了叫你。”

叶修也确实帮不上什么忙,又觉着困,便从善如流寻了床躺下,两秒入睡。

他梦见了第五赛季的事。

那会儿是个春末,可在张佳乐的城市,风却已经漂洋过海,把满树花开送了过来。他们打完比赛过后,两人溜出去到夜市吃东西,在熙熙攘攘人群里挤来挤去,找地方坐下,然后左手米线右手烧烤,面前炒酸奶碎碎冰粗薯一字排开。

他们谈比赛的事,说今天哪里神发挥,哪里神失误,张佳乐挺八卦的,和叶修讲圈里最近又有什么什么事,叶修就边吃边听。

夜市里吵吵闹闹的,说话总也听不清楚,张佳乐说了好几次叶修都听不见,叶修就有点不耐烦,叫张佳乐坐到他身边来。

他们两个认识那么多年,又都是男孩子,早就没什么避讳,叶修边吃边听着,嗯嗯着,听着张佳乐在他耳朵边上讲话,像两个下课时班级太吵,坐在一起讲小话的高中生。

叶修听到好玩的笑出声来,张佳乐就在旁边看着他,也笑。叶修笑时看见对面坐着两个姑娘看着他们两个,就傻愣愣看过去,姑娘们反倒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不再看了。

张佳乐就不太乐意地把他的脸转过来,说,哎,别看了,看他们干什么,哪个有我好看?

叶修呸他,说他年纪越大脸也越大,转身吃东西不看他,当然,也不看姑娘了。

他们吃过东西,张佳乐就说不然回他家住,一来家离得近,消消食走几步路就到了,二来酒店总是没家里舒服。

叶修住他家住过多少回,当然没什么不同意的。

沿街路过海棠树,风一起,花瓣就跟着一点一点飘下来。

他们到家时因为什么争论了起来,起因已经不太分明,总之大约是叶修嘴皮子一掀,又怎么着嘲讽的张佳乐还不上嘴,张佳乐气得急了,动起手来,把叶修扑到床上,按着手不让他动,又得意洋洋说,你起来,你有能耐起来打我,我让你看看我这六块腹肌。

张佳乐头发长,动作间没束紧的几缕落下来,堪堪擦到叶修耳朵边,一晃一晃,有点痒。杨柳枝垂到湖面上似的,让波纹一圈圈荡开。

叶修挣不开他,这会儿也根本不想挣了,他们俩那么近,叶修突然不敢看他。他知道,张佳乐长得好,这个好绝不是武侠小说里武林盟主的那种英俊疏朗的好,倒像是避世山庄庄主那种忧郁沉静的好。他往日里不笑不说话时,嘴角略略向下,眼中如有云雾,眼尾是笔墨淡扫,好好一个美人。可他性格实在和长相一点也不搭边,说起话来嘴角就要微微翘着,完全没有长得好看的人的自知,是毛毛糙糙的一个男孩子,骂起人来绝不含糊,心里头志向比天还高。

张佳乐见他不说话,便又把头低下一点,他还沉浸在男孩子比拼力量胜利的开心里,他同叶修说,哎,快点,认个输给爸爸看看,认输就饶了你,让你起来。

瞧瞧,白瞎了那张好看的脸,说的都是什么混账话,叶修愤愤不平地想,亏我还在心里怜香惜玉了半天,现在压着我的是个什么王八蛋。想到这,他正脸和张佳乐对上,他狠狠瞪了张佳乐一眼,想要说话,可两人离得那么近,一说话嘴唇便几乎是碰上了。

两人都愣在那里,叶修眼睛眨也不眨,脸整个红起来,他有点记不清,那会儿脑子太乱了,他不知道那会儿感受到的唇上又被碰了一下是真实发生的还是幻觉,只记得张佳乐也脸红起来,握着他手腕的一双手就失了力气。

张佳乐自上而下凝视着他,抿了一下嘴角,微微笑着,眼中云雾便成了烟霞,他轻声说话,轻得像是怕把什么弄碎了似的,他说,等这赛季结束了,我和你说件事吧。

叶修心里忽然涌上来些什么,可那会儿,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有点紧张开心,又有点害怕,他说,好,好。说完受不住两人那样直愣愣看着,便推了推张佳乐,说,那我,我先去洗澡了。

可谁都没想到,后来第五赛季孙哲平受伤,张佳乐临危受命扛起了队伍,拼尽全力,举步维艰,最后还是拿了个亚军。

往后日子里,叶修自己也觉着,第五赛季仿佛是个分水岭,在那之前他们都还是一身少年气,那之后却纷纷有了觉悟,一夜之间成了大人。

后来他们的境况便都不好了,第七赛季张佳乐又一个亚军,第七赛季嘉世队伍愈演愈烈的矛盾,再见面都是满身疲惫,张佳乐要说的那件事便在两个人的忽略中和匆忙里被渐渐淡忘。

再无踪迹。

tbc

 

评论(72)
热度(1675)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