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all叶】让我们回到那些看着叶修装x的日子(阅读体,欢脱狗血傻白甜)

(七十二)

 

    “这个……不是之前那把……”盖才捷看出来了。

    “是啊,你们克星克星的这样号称着,我不做点防备,岂不是太蠢了?”叶修微笑。

“两把千机伞……”盖才捷有点无语。】

 

肖时钦读到这,默默地停了下来,看看叶修,又推了推眼镜,到最后也没说话。

黄少天在旁边看得哈哈大笑,说:“我替你说我替你说,可别憋坏了,老叶,你这操作也太6了吧,又猥琐又6。”

叶修一脸弱小无辜又可怜的样子,答:“那我怎么办,大家都说了驱魔师是我这武器的克星,我可不是要多加防备么?”他看看一桌这几个人,又说,“各位战术大师都在这,不然你们帮我想个别的办法?”

战术大师们:“……”

叶修左看看,右看看,看着他们三个,不解道:“说话啊,你们三个怎么不说话?”

楚云秀:“你保持这个弱小无辜又可怜的样子让他们三个怎么说话?你说你是不是在强人所难?”

叶修:???

叶修:我的错?

 

后面读到兴欣和雷霆比赛的部分,张新杰就把书接了过来继续读。

【 “怎么样?还有没有时间打字啊?”叶修竟然还扯出空来问道。

    全场寂静,大家都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

    肖时钦……这是遭报应了吧?】

 

前几场比赛肖时钦还用快速变换战术的方式来针对喻文州的手速,这会就被叶修给针对了。一提起这事,大家都想起来那场雷霆和蓝雨的比赛。

黄少天:“哈哈哈哈,报应报应,我和你们说,当时看这场比赛的时候给队长开心得不行,前两天还针对我们,这会儿被针对了吧,我们当时看得那叫一个爽!”

喻文州:“……”

喻文州扶额,用一种很语重心长的语气说:“少天,这场比赛看得整个蓝雨都很开心,当然,我最开心,但是我的开心,你能不能让我自己和叶修说?”

黄少天撇撇嘴,小声嘟囔:“你的开心去和张新杰,王杰希他们说呗,和老叶说什么说。”

方锐清了清嗓子,用一种十分做作的主持人语气说:“好的,蓝雨正副队第八百一十次内讧,开始!”

孙翔气呼呼:“我不在乎内不内讧,我就想问,叶修你是不是故意给喻文州报仇呢?我不准,我不要,我不愿意!”

 喻文州眼皮一撩,看向孙翔,道:“叶修给我报仇怎么了?我们俩感情深厚,有目共睹,再说了,你不准不要不愿意有用吗?论年头,我俩认识的时候你还是个胚胎呢。”

孙翔:???

张佳乐:“哇,过分了吧!喻文州当众妄图和叶修搞gay,举报了!”

喻文州淡定一笑:“我和叶修,社会主义兄弟情,合法的。”

叶修内心:所以我到底要不要说出来其实我没故意给喻文州报仇?

 

【    陈果疑惑,心底里也浮起了一丝小失望,她取出卡片,翻开一看,并不算太漂亮的字体。在上边写着:你一直都想要的,如你所愿。

    而后,两个签名。

    那时陈果以为这是一个被战队淘汰无处可去的无名之辈,她收留了他,鼓励了她,并玩笑着拜托他重返职业圈以后,帮忙搞到叶秋和苏沐橙的签名。

这只是玩笑话,陈果并没有认真,但是两年后,她却收到了这份圣诞礼物。】

 

楚云秀:“惊!我们领队这么会撩妹的吗?这手法,一撩一个准吧?”

李轩回头看她,说:“瞎说什么呢,重说!”

楚大小姐从善如流地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嘴,改口道:“撩什么妹,我们领队从不撩妹,撩汉才是一撩一个准。”

大家听了都是笑,叶修也笑,一边笑一边摇摇头,他对其他队员都是想嘲讽两句就嘲讽两句,可对楚云秀他们这种小姑娘,实在是没什么办法,任她说什么,也只能忍了。

虽然这位楚仙女内心十分狂野,但表面上还是个小姑娘的。叶修想了想,又在内心里加了这么一句。

张佳乐:“不过我们老叶也太温柔了吧,居然还记得这种小事。”

方锐酸溜溜:“别管记不记得,我怎么不见他往我身上用用啊?也对我温柔温柔。”

叶修一脸义正言辞,道:“往你身上用什么,温柔什么,我告诉你,我本人,钢铁直男!”

全体:???

周泽楷小声:“别了吧……”

 

【只有韩文清,没有之一。

    他不仅仅在这片赛季上坚持了十年,更难得的是,十年,他却始终保有顶尖的实力。岁月可以侵蚀他的操作,他的反应,但永远无法退化他的意志,反倒让他愈发的坚韧。这就是韩文清,大漠孤烟十年的操作者,霸图战队十年的队长。】

 

喻文州听到这,真心实意地感叹了一声,“如今再次听到这一段,还是很感动。这种时候除了敬佩,实在是难以再说出其他。”

王杰希:“时间最能证明人心,一如既往这四个字太有力量了。”

说到这,大家开始纷纷感慨,气氛一时之间十分感动十分煽情,叶修就是看不得大家这样子,皮一下就很开心。

他拍拍掌把大家注意力吸引过来,说:“行了行了,别替他吹了,反正这次他也没来,不如我们趁着他没来做点有意思的事情?”

全体男队员一听这个立刻眼光一亮,甚至想问有意思的事情是不是指他们可以一起去看夜光手表,接着就听叶修一脸得意地说:“我们来一起说说老韩的黑历史吧!趁他不在,说他坏话!把他的底裤都给他扒出来!”

大家听完,十分沉默地看向叶修。

叶修眨巴眨巴眼,看了一圈,说:“好吧,我给大家开个头。话说那年第一赛季,去Q市比赛,那时候大家都很穷,住的酒店也不是很好,我们比完赛,和老韩吃了东西就顺便去他家住。我俩那时候十八岁吧,你们也知道,后来都说什么霸图的汉子威武雄壮,但是十八岁的老韩洗完澡……”叶修嘿嘿嘿了几声,神秘兮兮地说,“他穿了一条小兔子图案的内裤!”

叶修讲完,原本等着大家的笑声,但是眼见着一个个全盯着他,就问:“怎么了吗?老韩这么反差萌的事你们都不笑的?”

全体男队员:你这又洗澡又看见韩队内裤什么样的,你俩到底是干了什么?我们笑得出来吗!!!

tbc

评论(70)
热度(1947)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