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all叶】后来,他有了系统(快穿,狗血,修罗场)

潮涌三刷预售中: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341e1debJ0R2Cr&id=573095697703

 

(七十三)

 

梦中的场景不断变换,叶修像是被什么追着一样,疯狂地奔跑,脚下一个没注意,便落入了深渊里,猛然惊醒。

他喘着粗气满头大汗地坐起身来,便见张佳乐在不远处椅子上执卷看书,听他这边声音,便急忙放了书过来,顺势坐在床边拿了绢子给他擦汗,口中问:“这是怎么了,多大年纪了,怎么又做起噩梦来?”话音是亲近的轻柔柔的关心,又带了点他话音里惯常的调笑。

叶修梦中还是第五赛季,醒来已然到了这个世界,是真真正正大梦初醒,已是千年。他望着张佳乐的脸,想到了梦里那个若有若无的,贴着嘴唇的,遗憾又美妙的,在未名花香里让他们面红耳赤的亲吻,也不知脑子抽了还是怎的,忽然闭了眼,一把捏住面前人的下巴,闭着眼,倾身将嘴唇贴了上去。

唇瓣颤颤巍巍,不仅贴着,还伸了舌尖,在张佳乐唇上轻轻舔了舔。

系统在叶修脑子里嗷一嗓子叫了出来,然后开始大声逼逼:“你在干嘛!你在干嘛!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睡觉之前还满脑子做任务,睡醒一觉就开始亲人了!事情发展的这么快吗?我刚刚站了弟弟的年下骨科cp,你就亲手把自己送到别的男人怀里!这是什么情况?人心都疯球了!”

系统这么疯癫一喊,一下子把叶修喊醒了,他几乎是一个激灵,将眼睛睁开。这一睁开,便正正好望进了张佳乐的一双眼里。

那双眼又变得云雾蒙蒙,这样瞧着,便如六月流星,若五月初雨。正正将张佳乐平日里那个二货样子洗了个干净,又成了好好一个美人。

叶修看着这双眼,僵在那,一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觉着自己占了人家的便宜,亲上去的时候还是一夫当关的孤勇,这会儿却没胆子了。

两人对望了有那么两秒,他实在忍不住脸红,叹了口气推开。

系统:“……”

系统稍微冷静了点,问:“兄弟!朋友!祖宗!到底在你睡觉这一会儿发生了什么!!!给个解释先!!!”

叶修心里头讪讪答:“想起了点现实世界的事,心里空落落遗憾,一时冲动,把他当成从前的张佳乐了。”

系统:“……嚯,好家伙。做个梦,还让你想起了一段情?”

叶修头大如斗:“你给我好好说话。”

他这边和系统刚说完话,就听对面被占了便宜的百花帝君幽幽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他这一抬头,嚯,张佳乐眼圈都红了。

叶修内心:“我靠!我刚才是亲了他一下吧,是只亲了一下吧!”

系统经过刚才一番思考,认为真男人就要同时吃好几个cp,根本不可能一棵树上吊死的,不存在的,于是开开心心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嗑瓜子答道:“不光亲了,还舔了。”

叶修内心:“???可是他搞成这个样子让我觉着我是把他睡了!这是要干嘛?”

系统凉凉道:“我不知道他是要干嘛,但我知道,你再不说话,他真要哭出来了。”

叶修:“……”

叶修弱弱地说:“我在呢。”

张佳乐望着他,眼神那叫一个婉转和软,颈项那叫一个柔顺低垂,他问:“你刚才是要做什么?”

叶修见他这样,心肝都开始颤,和系统说:“我怎么感觉现在这个场景这么眼熟?”

系统:“这不就是电视剧里的,一个把另一个睡了,睡完了一个渣男不认账,另个委委屈屈在旁边哭吗?”

叶修有心想反驳,可他这么一代入,竟然觉得真有点像!

不得了不得了。

他揉揉额角,一把将张佳乐的手握住,态度诚恳而质朴地说:“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张佳乐听了这句话,当场将自己的手抽出来,眼睛睁大了,做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眼角那点红色还是个梨花带雨,说出来的话却成了泼妇骂街,“你说什么?!你亲完了当场不认账的!你知不知道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被人亲!你太过分了!我是这么教育你的吗?不负责任!背信弃义!翻脸不认人!这么多年我是这么教育你的吗?!我教你的东西都喂到狗肚子里去了!不是故意的?还敢说不是故意的?你亲手捏着我的下巴亲过来的,现在和我说不是故意的?!”

叶修:“……”

叶修被骂了一顿,脸上露出一副沉思状。

张佳乐骂完了,看他一脸迷茫,问:“想什么呢?还走神?”

叶修于是十分诚恳地发问:“我在想,你刚才说这一番话,到底是站在老父亲的角度上呢,还是站在被我占了便宜的神仙的角度上呢?”

张佳乐听了,一愣,转而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后合,抹抹眼角,答道:“哎,哎,不好意思,有点串戏。本来想演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被神君欺负的小神仙,一不小心没发挥好,演岔了。哈哈哈。”

叶修这才知道张佳乐这个王八蛋搞个什么梨花带雨的都是故意的,什么眼中有云雾,怕不都是憋笑憋出来的眼泪!

系统惊呆了,说:“卧槽?张佳乐这么会玩的?”

叶修听着这个,更气了,看了张佳乐一眼,恶狠狠道:“说错了!”

张佳乐:“哪错了?”

叶修:“呵呵,您可不是什么小神仙,我记得没错,你比我还大一百来岁呢!”

他这个气哼哼恶狠狠的样子让张佳乐更开心,张佳乐伸手过来摸了一把他的发顶,笑得脸都微微泛红,问:“所以刚才亲我是怎么回事?莫非是和坊间传闻一样,你已经暗中心悦我百万年了?”

叶修翻了个白眼,把他的手挥开,没什么好声调地答:“做梦梦着些前尘旧事,魇着了。”

他说话时没看张佳乐,因此便错过了这人忽然冷下来的面色,可那神色也就只是一瞬,转瞬间又消散,张佳乐轻声问:“梦见王杰希了,是么?”

叶修内心:“哈???我的天?什么情况?这个世界也有老王的事?你不是把记忆都给我了,我怎么没看见?”

系统:“唔,几百万年的事,怎么可能你一下子全部记清楚,准确来说记忆现在全部储存在你脑子里,但是需要你主动提取才行。我帮你找找。”过了两秒,系统又说,“喏,大概是这样。”

原主与王杰希是在上古战争彻底结束后相识的,王杰希生于南海,乃是一方圣人,是叶修为叶秋寻找材料孵化时认识的,不打不相识,后来一同游历过大江南北,同进同出,乃是至交好友。

后来北方三十三神族叛乱,起事前这些人设了陷阱,原本是要将叶修请过去,趁其不备一举拿下,壮大他们的声势,可那会儿叶修已然是天帝,正巧这边出了件事,走不开,便让代他王杰希往北方去一趟。

这一去,便没能回来。

王杰希到底没污了他圣人的名头,虽双拳难敌四手,但最终拼了命与那群人鱼死网破传回了消息。那群畜生见此,便干脆破罐破摔,将染了圣人之血的绢布绘成了战旗,一路从北方打过来。

原主收到了王杰希传来的消息时还在早朝朝堂,正兴味盎然听诸神讲八卦扯王八蛋,可见了这信,便是当场愣了片刻,面目转瞬之间如霜如雪。方才还吵吵嚷嚷如菜市场的朝堂,在这片刻里见了原主模样,竟无人敢说半句话。

片刻后,只见原主抬手一挥,那因上古大战染血过多而封存九龙阁顶层多年的却邪便冲破封印,一路长啸飞入原主手中。

众神皆跪。

原主没有多说半句话,点兵点将,披甲上阵,不过半个时辰,便带三百万大军向北出发。

那场战争极其惨烈,是真正的伏尸百万,流血漂橹,到了最后三十三族战败不敌,二十万大军被困古流江畔,准备最后一搏时,命人来传了话,说是今次若是最终不敌,各族首领以命谢罪,求给其他族人个宽恕,贬为凡人也好,堕入轮回也罢,只求留条命。

可原主连投降的机会都没给他们,当场撕了那传书,冷冷看着传令官道:“滚回去,告诉你们首领,我叶修明日会去单独应战,有什么计谋手段尽可全部用出来。若是我输了,你们自去同下一任天帝求恩典。若是我赢了,那么明日,便是你三十三族灭族之日。”

传令官面无人色地走后,诸神跪请原主收回成命,大至诸神仁义,天下苍生,小至为了天道惩罚,神格消散。

原主平日里是个顶好说话的人,朝堂上的事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看神仙们扯八卦也开开心心,当当居委会大妈角色调解调解谁又多拿了谁家两本书也不生气,可那会儿满室皆跪,道着万万不可时,原主却只摆了摆手,冷冷道:“我若是战死,便由百花帝君暂代天帝之位,主持天庭事务。其余的,不必再说。都退下吧。”

众神都退下,只剩了叶秋和张佳乐留在帐子里。大家都晓得,若是这二人也劝不得,那就没人再劝得。

待帐子里只剩三人时,原主看看他们二人,便是一边擦枪,一边道:“若今日是我的血染在了那战旗上,那么这群人降便降了,为些什么天下苍生人间大义留一留他们的命,也未尝不可。但可惜了,他们没那个运气,我没死成,倒是王杰希替了我。”他手顿了顿,隔两秒继续道,“这仇记在他们每个人身上,谁都抹不掉,无人是冤。既如此,我又能饶过他们什么呢?”

那会儿叶秋走上前去,一把将原主的手臂握住,叫了声哥,道:“不怕其他,只怕你多年功德,便是毁于一旦,二十万大军一个不留,总是要降下天罚。”

原主拍拍他的手,不答话,只道:“叶秋,你长大了,这次的事,你是立了大功的。哥哥看你长成这个样子,很是开心。”

说罢,又看向立在一旁不言不语的张佳乐,问:“怎么,你也想劝我?”

张佳乐面上似有苦涩,低低一叹,“若今日血染战旗的果真是你,我的选择便也同你一样,劝你做什么?我劝不得。”

原主听了,淡淡一笑,问道:“那你看我明日,有几成胜算?”

张佳乐不假思索答道:“十成。”

原主:“哦?这么相信我?”

张佳乐只是摇摇头,道:“我活着一天,便不会让你死。所以在我这,是十成。”

后来,二十万大军背水一战,不成功便成仁,原主便是单枪匹马,一人屠尽三十三族,五个日夜里,灯邛血影,日月无光。

张佳乐再见到他,便如初见他一般,满身伤口,撑着却邪一步一步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来。 

张佳乐看他模样,一颗心碎得彻彻底底仿佛被人踩成泥,他却笑一笑,在被张佳乐抱在怀里晕过去之前,说:“又要你救我了。”

tbc

我爱原主!原主就是叶修本修了!伤我,可以,搞我身边的人,不行!

呜呜呜,今天又是狗血

评论(146)
热度(1394)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