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all叶】潮涌(abo)

潮涌三刷中: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341e1debJ0R2Cr&id=573095697703

(十八)

 

再没多久,叶修在兴欣落脚的事就被韩文清给知道了。也是抢副本记录这事弄得,游戏公会里的那些再是大神,遇到叶修也全部歇菜,会长找到了职业选手那里,好么,霸图弄得好大一个阵势,队长带着全队一块来了。

叶修随便组了四个进来房间一见对面这职业配置,心中就想,怕不是这群人早知道是我,老韩带着他们寻仇来了?于是也没好好打几下,那四个全歇菜了以后,他就懒得和韩文清再打,打了这么多年,真是要吐,在被韩文清一个技能撂倒之后干脆就耍赖不起来了,在公众频道刷对面的人小心眼,说完韩文清说张新杰。

说的对面几位职业选手在训练室手足无措,动也不敢动,一直小心翼翼看副队和队长脸色。

副队无奈地摇了摇头,似有笑意,队长就皱着眉,开了麦骂人,冷言冷语说他没出息。

队里这几个还不知和他们对打的散人是谁,只是韩文清骂了人,对面就把麦给开了,看样子是想顶嘴。

这他们这几个吃瓜群众可就兴奋了,简直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有人有勇气和他们韩队互喷,神奇神奇。

结果开了麦,那人还没顾得上他们,反而有个远些的声音问:“有黄鹤楼吗?”

近些的声音就答:“有的,20一包。”

悉悉索索一阵,那边似乎是交了钱,这近些的声音才想起来自己被韩文清说了似的,慢悠悠地叫了句老韩。

韩文清嗯了一声。

那边的声音就清晰传来:“呸你。”

霸图的队员们听这声音这腔调,立刻就知道对面是谁了,互相看看,谁也没敢吱声,只见张新杰也开了麦,几乎是带着笑意说:“你好好说话,离这么远,我可帮不了你。”

韩文清宽宏大量的没搭理他,眼神往这边一扫,那几个选手就十分有眼力的飞快地退了房间,开启了训练软件,可谓是如风一般消失。

房间里就只剩了叶修、韩文清和张新杰三个人。

叶修见那几人都走了,就操纵着君莫笑起身来蹦跶了两下,还挺记仇,一边蹦跶一边跳过来踩拳法师的鞋子。

拳法师没动作,干巴巴地在那站着,韩文清却啧了一声,说:“老实点。”

叶修果然消停下来。

“前阵子不声不响就退役了,我们都在找你。”公共频道里牧师打了一排字,“你现在在哪?”

叶修还没回答,频道上又多出一排字来,“网吧?”

“我靠不是吧。”叶修贴着耳麦嘟囔了一句,“这都猜得出来?”

张新杰听完,抿了一下嘴唇,打字道:“听刚刚有人买烟。”

叶修看完,好一会儿才风马牛不相及地说:“挺好的,我没事。”

韩文清听完,就退房间了。

张新杰像是没看见韩文清走了,继续打字:“有什么打算吗?”

叶修的声音听起来懒洋洋的,好像还在拿鼠标胡乱点着什么东西,答道:“之前没有,最近准备组个新队杀回去。”

张新杰听完,愣了一下,才写道:“那也很好,只是辛苦些。”

那边就“唔”了一声,腔调变得不正经起来,“万事俱备只差牧师,怎么样,新杰大大要弃暗投明吗?包你拿冠军那种。”

叶修等了两秒,见频道上慢悠悠打出来一排字:“上句话后五个字去了,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他一反应,才发现去掉后面,那一句话只剩了包你两个字,登时笑出来:“喂,光天化日耍流氓啊。”他拿腔作势的道,“我们这可是纯洁的电子竞技,我希望你把你污秽的心灵好好洗涤一下。”

张新杰听完也笑,打字道:“那我们来谈谈年薪?”

叶修看完,立刻说:“我觉得还是肉偿吧,这个世界不需要纯洁。”

张新杰开始打字,一句话没打完,身边坐着的韩文清咳了一声,他手一顿,却继续把这句话写完发送过去“需要帮忙随时叫我。”

叶修这个促狭的家伙立刻问:“过了十一点呢?”

张新杰对于叶修的揶揄一笑置之,只写道:“如果是你,并无不可。”

那头看完,很明显笑了一下,笑过,才又吊儿郎当地问:“帮忙的事,包括睡你?”

张新杰余光看到韩文清看向他的屏幕,但他却一如平日里做战术研究一样一脸认真地回复:“求之不得。”

写完字,慢条斯理地退出了房间。

房间气温随着韩文清的脸色持续走低,那一天霸图的队员们都活在队长目光要杀人的恐惧里。

而这些,忙着升级的叶修浑然不知。

 

再过几天,赶了个周五的时候,叶修晚上开始上夜班换电脑换到前台那会儿,挂上QQ,收到了韩文清的消息,也没别的话,只说周六到H市,来找他。

叶修经历了上次王杰希来找他把他横着弄走这事以后,吃一堑长一智,再不敢让人来网吧里,赶紧说:“别来网吧扰乱军心,咱俩外面见,外面见。”

韩文清就发了个地址来,是附近一个出名的高档小区的位置,又问:“你早晨几点下班?”

叶修就答:“六点下。”

“那六点半见。”韩文清发过来消息,“从你那网吧十分钟走路就走到了,我今晚的飞机到H市,现在在机场。”

叶修应了一声行,也没再多说,因为是值夜班,所以他周六日正常休息,只和陈果知会了一声说六日有点事,就不回来住了。

果不其然,陈果那神情就立刻变得一脸八卦,克制了挺久,才说:“那什么,你要注意安全啊,别总吵架。”

叶修简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无奈地点了点头。

一夜夜班,第二天早来了接班的,叶修就撤退了,韩文清说的那地离得不远,他好歹也在这一片住了将近十年,自然是知道的。

冬天的早晨难免有点凉,这会还没有太阳,天色灰蒙蒙的,又有些风,将他整个人吹得透心凉。这样早,行人也是没有几个的。他一边裹紧了外套一边在心里数落韩文清,就非要这么早,就不能再等等暖和些。

不是很远的一段路,可不知怎的,此情此景,就觉出来路又长,人又孤单,整颗心都飘了起来。叶修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觉出孤单了,脑子里刚翻出这想法时,自己也忍不住在心里感慨一句,怎么忽然多愁善感起来,是不是年纪大了。

转过这个转角,再往前走一点就到了小区门口了,他抬眼一瞧,就见一个男人在不远处站着,穿了藏蓝色长毛呢大衣,身姿笔直,一副等人的姿态。大约是知道来的人的方向,整个人面向着叶修这个路口。

见叶修来,便大踏步的往这边走。

叶修一眼看出来,是韩文清。他也加快了步子,好像是不自觉,就加快了步子。

待两人走得近了,韩文清见他脸颊被吹得通红,就皱起了眉,上前一步,将自己的外衣拉开,把叶修整个人抱在自己怀里。

“穿这么少。”

叶修原本是想,见到韩文清要好好抱怨两句,抱怨天气太冷,抱怨他好烦人,大早上折腾,可此时此刻,他被裹在这人怀里,冰冷的面颊贴着那人温热的颈项,大约是太近了,仿佛是能听到那人血管的脉动。

他忽然就什么都不想说了。

他轻轻地嗯了一声。

韩文清抱了他一会儿,感觉他的面颊没有那么冷,就拉着人往小区里走,进了楼道,上电梯,拿钥匙开门,全程握着叶修的手。

房间里空调倒是开得充足,温暖,又干燥。

韩文清蹲下给他拿了拖鞋出来,指了指卧室书房的位置,然后一边嘱咐“先换了鞋子,早餐已经做好了,吃了东西去睡觉”,一边往里走。

叶修点点头换了鞋子,又将外套挂起来,人一从寒冷的地方进入舒适的地方,就极容易犯困,他好像一分钟都等不了似的,直奔着卧室就去了,掀开被子一躺下,好像就睡过去了。

等韩文请来喊人吃饭时,就握着被子胡乱摇头。

韩文清这个人,并不算是温柔,甚至可以说是脾气很差,只是在叶修面前,却无端多出许多耐心来,他见人这样,也不恼,只是走到床边摸了摸叶修面颊,温声叫他:“吃了东西睡。”

叶修摇摇头,哼了一声,不但不起来,反而把被子掀开一个角让他进来。

韩文清犹豫了两秒,躺了进去,靠的近了,便伸开手臂,叶修自觉地缩到他怀里,寻到了位置躺下。

韩文清便将他抱住,另一手穿过了他的腰线,轻轻拍了拍他的脊背。

在这一刻,叶修忽然觉着,自己的心又落了回来。

tbc

感觉老韩给叶修更多包容。是那种,我见过你年少时候,习惯了,所以你现在怎么无理取闹我都可以包容的那种。

评论(18)
热度(512)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