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all叶】潮涌(abo)

潮涌三刷预售中: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341e1debJ0R2Cr&id=573095697703

(二十一)

 

韩文清呆到了周日下午,晚上的飞机回Q市,周一开始就要正常训练,饶是他是队长,也不能坏了规矩。

走前收拾东西,他拿出一串钥匙来,“给你留一把,也方便。”

叶修没要,半躺着靠着沙发笑得不正经,“我来也是和你来,你带着就是了,不然怎么,我和别人搞,带到你家来?”

韩文清折衣服的手一顿,抬眼淡淡瞥了他一下,“你倒是试试。”

叶修一哂,没吭声,过了好一会儿,等着韩文清收拾完了,两人换鞋往外走,才说:“去机场我送你。”

“不用,你回吧,我到了告诉你。”

两人走到小区门口,叶修看着韩文清打了车,抬起右手挥了挥,韩文清点点头,车就开走了。

这许多年都是这样,下次见,又不知道什么时候。

叶修在原地没动,看了开走的车好一会儿,慢慢点了支烟。

他有些害怕。

韩文清递给他钥匙,他忽然说了那么一句话,说完后,两人虽然都没说什么,但是大家心里都不太痛快。其实同韩文清在一起,他甚少会提其他人,这也是炮友本分,两人在一处,再提别人,多少让人心里不舒服,也不是小孩子炫耀有人追,实在是很没意思。

可是今天,他看着这人收拾东西的时候,脑中忽然闪过一句,若是再能一同住几日就好时,他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对了。

韩文清这个人,他们认识这许多年,他们实在是互相太过于了解,他对于叶修来说,实在是太可靠,太舒服了。

年少的时候,他们也有过无数次不欢而散,韩文清脾气不好,叶修冷漠寡淡。韩文清凶起来摔过不知东西,愤然而走多少次,也有多少回,发起火来把叶修摔到床上,握着人一双腕子在头顶,毫无怜惜的把人干到躺在床上几天起不来。

然后就是横眉冷对,相见不相识。再后来或是时间,或是有谁先忍不住,酒店混乱的搞几日,一炮泯恩仇。

有时候想想,叶修自己也知道,他年少时的极端,尖锐,张嘴不留情,杀人便诛心,一一都给了韩文清。

而韩文清,他的坏脾气,他的凶狠,他的毫不留情,他的痛恨,憎恶,嫉妒,也一一都还给了叶修。

他们在彼此面前是最真实和刻薄的,叶修没有在外的温柔坦荡力扛盛世,韩文清没有在外的可靠稳重无所畏惧。

他们只是普通的,年少的,互相伤害却不能彼此背离的人。

然而,然而他们纠缠的太久太久,太久了。

他们之间的习惯,棱角,摩擦,已经在这十几年里慢慢地磨平,他们之间已经不需要互相揣摩,时间让他们学会彼此迁就。

叶修会主动空出来时间,陪韩文清一起看新闻联播,会送他去机场,他一个眼神,叶修大概就明白,他在想什么。

而韩文清会周末往返,只为看他一眼,煮饭,烧菜,将他抱在怀里休息,做爱若是太累了,也可以不必做完。

因为太习惯,叶修从来没想过这些,是在脑子里有了让韩文清过几天再走的想法掠过脑海时,才忽然意识到,这个人已经和他走的太近了。他知道,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他需要,韩文清总是会出现。只要他疲倦,苦累,他往回看,韩文清总是守在那里等着他。

可是不能。不能这样。

叶修想,我能和所有其他人你来我往,四处浪荡,可韩文清不行。韩文清太好了,值得更好的人,有一个温婉的,能照顾人的,体贴的妻子,而不该守着我。

我不能这样占着他的好了。

我得退到合适的距离和位置。

总有一天,大家得重新回到老友的立场,那就干脆,不要走得太近。

 

叶修抽烟抽了一路,不过十分钟,走回网吧的功夫,抽掉了四支烟,路过嘉世的时候正点起第五根,刚放在嘴里,就听隔了老远,有人跑过来,大喊了一句:“叶……!”似乎是想喊他的名字,可难得长了心,怕旁人听到了,于是只喊了个姓,后半个字生生忍了回去。

叶修回头一看,原来是孙翔,远看时身高腿长,姿态潇洒,可离得近了,见他眉目神情,却还是个孩子模样。于是他停在路边,舒朗了眉眼,咬着烟,对着孙翔招了招手。

孙翔气喘吁吁跑来,左右看了叶修一眼,劈头盖脸先问一句:“这两天你跑哪里去了!”

叶修被问得一愣,顿了顿才反问:“怎么?”

孙翔咬了一下嘴唇,把不甘心藏在眼里,他当然不能说自己守着那扇窗子,对着嘉世对面的网吧望眼欲穿,见叶修一晚上一颗烟也不出来抽心里着急,发了疯似的把自己包裹严实,到对面网吧找人,到了前台,挨着个的看了里头坐着的人,却没找到。

他想了想,只是避重就轻地问了句:“我给你发消息来着,你怎么不回我?”

叶修听到这个,想了想,他平时上游戏之前总是挂上QQ,可在韩文清那里,两人的电脑动辄几天不关,有时候下了游戏也在那挂着,兴许是韩文清嫌声音吵着烦,给点了忽略,于是答道:“啊,我这两天是在朋友那里,没看见。”他这会抽烟抽得这么凶,身上带着的韩文清的那点檀木气已经都给烟味盖住了。

孙翔听了解释,虽然不甘心,可也不敢再往下问,怕问多了惹人烦,于是挠了挠头,又看看天色,最后说:“那晚饭一起吃吧?反正你值夜班不是得夜里十二点开始吗?”

叶修又吸了一口烟,等着吐出来的烟雾在二人之间缭绕散开,方要说话,边上就来了个人,一手把他指间的烟夺了过去。

叶修一怔,侧头一看来人,原来是邱非。

邱非像是没见到孙翔似的,抢了烟,又靠近叶修颈侧闻了闻,淡淡道:“最近没人管你,抽太多了,不能抽了。”一边说,一边将手中那支夺来的烟按灭在垃圾桶上。

叶修神色登时变了,又无奈,又好笑,他揉了揉邱非的发顶,没再看那支牺牲的烟,一副早就习惯了的样子,只是用极其熟稔的语气问:“又是刚从训练室出来?”

邱非站在孙翔和叶修之间,被叶修摸摸头,就顺势顺着叶修的动作,把头发在叶修手下蹭了蹭,点点头,算作是对他问话的回答。又将发顶那只手拿下来,两只手握住,只觉那手一片冰凉,面上神色登时更不郁起来,“怎么这样冷。”

叶修还没答,就见孙翔忽然动作,一把将叶修被握住的手抽出来,又将人拉到自己身后,皱着眉语气凶恶地看向邱非,问:“你干什么?哪来的你?”

邱非抬头看了孙翔一眼,像是看什么东西似的没有感情,可眼里却分分明明表达出来“你是个什么人也来问我”的意思。

孙翔这样看人的时候多,却极少被这么看过,心中火气一冲,眉头一皱,就要动手。

叶修一看这还了得,赶紧上前把孙翔拉开,一手紧紧地把孙翔手给拉着,解释道:“这是邱非,在嘉世的训练营里。怎么,你来了嘉世一次训练营都没去过?你们还没见过面?”

孙翔原本还生气着,被叶修拉着手,当场脸就红了,哪还记得别的事,于是也不敢看叶修,结结巴巴地答:“没,没去过,他,他玩什么的?”

邱非当然看孙翔不顺眼,他虽然知道嘉世内部出了问题,可又总觉着若是孙翔不来,叶修也不会那么快便走,说来说去,都是迁怒。他盯着他俩握着的手皱眉,见叶修看他,心中轻轻一叹,倒是终于正眼看了孙翔一眼,答了一句:“我玩战斗法师。”

孙翔就去看叶修,脸颊还是红红的,语气却楞的横冲直撞:“玩战斗法师?”

叶修就笑,看得出很喜爱邱非的样子,将孙翔松开,又拍了拍邱非肩膀,说:“我教起来的,是个很好的孩子,有天赋,又肯努力。”

邱非看着叶修,认真说:“我不是小孩子了,你在我这个年纪,已经拿了第一个冠军。”

孙翔听了这句话,因为叶修握着他的手而高高荡起的心又摔了下来,只因他从邱非眼里看到了与自己如出一辙的恋慕,热爱。

还有求之不得。

tbc

很喜欢all叶的一个原因是,在这些cp里,能看到几乎所有的,爱情的样子。

评论(29)
热度(488)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