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all叶】潮涌(abo)

潮涌预售中: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341e1debJ0R2Cr&id=573095697703

(二十二)

 

“就别在这傻站着了。”叶修对着孙翔笑一笑,“刚还不是说要去吃饭,正好,一起吧。”

“啊,哦。”孙翔看着邱非,心里那股不舒服的劲儿持续着往上翻,他打心眼里不想见着这人,可因着叶修带着笑和他这样说了一句,他也只好点点头,又问,“你想吃什么?”

这话问完,叶修方要说随便,就听邱非说:“去上次一起去的那家好吗?我记得你说那家的红烧猪脚好吃。”他同叶修说话时就没有对着孙翔的那个你是什么东西的样子了,他望着叶修,连眼角的弧度都是温和柔软的。

“唔,也可以。”叶修应着,又问孙翔,“你吃东西有什么忌口吗?”

孙翔摇摇头,垂眸盯着叶修的手指,答:“我没有。”

他想,他对叶修的喜欢真是突如其来。好像还不知道喜欢是什么东西,原本怀着对落魄前辈的同情与超越来到嘉世,就贸贸然见了叶修一时凌厉一时无辜的眉眼,住进了这人盛着青草气味的房间,只不过是见了这人在网吧门口抽烟的样子,一片心意就沉在这人身上,再也收不回来。

可是他有什么呢?

不如黄少天,他们认识了将要十年,他没见识过别的,单单见过那人为叶修寄零食,只不过是寄个零食,就能寄出十二分的心意来。

不如叶修方才和他提的那个什么朋友。周末,叶修是和哪个朋友共度两天?他们在这两天里,做了哪些事情,以至于自己的消息都看不见呢?

也不如邱非。这人是叶修亲自教出来的学生,玩一样的角色,想来,大约叶修若是能在嘉世正常退役,一叶之秋就会传到邱非的手里。而邱非能随口对叶修说出来,我记得你上次说那个猪脚好吃。

他能说什么呢?

孙翔想,面对着叶修,他能说什么呢?叶修喜欢什么样的零食呢?去过哪些餐厅呢?有哪些习惯呢?

他什么都不知道。

甚至叶修心中对他有没有憎恶与讨厌呢?他一来就口出狂言,抢走了跟着叶修成神的账号卡,住了他的房间,代替他成了嘉世的队长,而叶修,只能到对面的网吧做网管。

而自己还那样的不识时务,看不出脸色,上赶着给人送抑制剂,每天趴在窗户口妄想着看这人出门抽烟,是不是太自以为是,太惹人讨厌了?

太糟糕了。孙翔想,自己这个样子,真是太糟糕,也太难看了。

他走在叶修身边,整个人可见的颓丧起来,分明是高高大大一个人,可此刻的样子像是被主人丢掉的小狗一样。

叶修不知道他刚才还高高兴兴地说一起吃饭,这会儿却又怎么不开心起来,他大略回想一下,想到当年黄少天在孙翔这个年纪的时候似乎也莫名其妙和他闹过一阵别扭,心中就释然了,大约青少年都是这个样子,于是伸手摸摸孙翔头发,问:“怎么?被家长带去吃不喜欢的东西,不开心?”

孙翔原本还在低落,被这么一顺毛,也顾不得了,脸皮薄的厉害,蹭的又红了,支吾着答:“没,没有。”他像是落水了的小狗甩毛一样甩甩头把叶修的手甩下去,“别把我当小孩儿。”

他一这样,就和当年又要闹脾气,又要不好意思的黄少天更像了,叶修想到黄少天十八九那时候,见到他的时候眼睛还亮闪闪,忍不住就露出一点怀念的笑。

因为吃饭时叶修一直试图调节气氛,因此邱非也并没有不给面子,孙翔心里虽然还是看不上他,可碍于叶修在场,他不想再给这人留下坏印象,因此也并没有露出不开心模样。

两人变着法的给叶修夹菜,这一顿饭到最后,总之只有叶修一人吃的好。

三个人吃完走到嘉世楼底下——说起来,叶修每天在嘉世门口来来往往,没有一点避讳,就跟在这呆了八年的不是他,被鸟尽弓藏的也不是他似的,到了这,他就指指楼里,说:“你俩进去吧?”

孙翔上前一步,直愣愣说:“我送你!”

叶修一笑,“又不是十几岁了,还送什么,再说了。”他下巴对着对面兴欣抬了抬,“就两步路,还值得送?快回去吧,尤其是你,这大晚上的人多,在网吧门口再被人看见。”

邱非听了这话,就说:“那我回去了,你自己要注意安全,那边鱼龙混杂的。还有……”

这后半句话声有点低,叶修就向前倾了倾身子,问:“什么?还有什么?我没听清。”

邱非摇摇头,不再说话,只是伸手理了理叶修没弄好的领子,将那句我很想你藏了起来,低声道:“没什么,少抽点烟,肺还要不要了。”

见叶修满不在乎的点点头,他说了一句“那我走了”,也没和孙翔说话,转身就走了。

孙翔见邱非走了,咬了一下嘴唇,觉着自己仿佛也该走,可心里又舍不得,磨磨蹭蹭的,垂着头,隔两秒抬头看叶修一眼,又赶紧低下来。

叶修被他看的直笑,“干什么?等着我给你块奶糖还是发你一朵小红花?”

孙翔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叶修在揶揄他,扔下一句“不准把我当小孩儿”转身就跑了,心想,干什么,当然是想多看你一眼呀。

叶修看着孙翔转身就跑的样子,心道,这还不是小孩儿?顶多四岁。

晃晃悠悠回了网吧的时候,一见前台坐着的正是唐柔,见他回来,打量了一下他,笑道:“回来了?”

叶修哎了一声,答道:“这不回来值夜班么,毕竟要赚钱。”见唐柔眼神玩味,他心道完了完了,背后陈果他俩不知道把他的事给编排成了什么样子,以他们的脑洞程度,估计编成剧本至少一百集,还得分个上下部。

“咳,你去吧,这我看着就行了,也不差那几个小时,你去歇歇。”叶修一边说,一边主动和唐柔换了班。

唐柔没说什么,笑笑就拿着东西,去里面找了台机器,总之也是玩荣耀,坐哪没什么太大区别,这两天叶修虽然不在网吧,倒也没落下一起打副本做任务。

叶修坐了前台这边,断断续续玩了一会儿,这个时间点慢慢就有包夜通宵的来,刷副本不太方便,他们就选了个野外练级区。

他这两天和韩文清在一起过的骄奢淫逸,到了夜里一点,就有些熬不住,烟抽了一根又一根,前台被抽得烟雾缭绕,这根抽完,正要拿新的,就见坐里头的唐柔拿了个杯子过来,放到他眼前,“喝杯茶吧,能提提神。”

叶修眼睛困得有点迷蒙蒙的,见她过来,笑了一下,把从烟盒抽出来的烟又放回去,“谢谢啊。”说完就打了个呵欠,眼角溢出一点泪来,也不擦,拿了杯子,怕烫,就小小抿了一口。

实在是有点过于惹人怜爱。

唐柔摇摇头,觉着这人这么个样子也敢在网吧值夜班,平安活了这么大也真是全靠世界上好人多。她伸手将他眼角那点泪擦了,又指指那一堆烟头,笑着说:“你也就在果果面前会装乖。”顿了顿,又加了一句,“我今晚也不睡,有事请随时叫我。”

tbc

 

评论(21)
热度(395)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