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all叶】潮涌(abo)

潮涌三刷预售还有四天啦: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341e1debJ0R2Cr&id=573095697703

 

(二十四)

 

周泽楷这一笑,粉丝们当场就炸了,整个商场尖叫声此起彼伏,扛着单反的姑娘们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开始疯狂拍照。

靠近叶修这一侧的粉丝们仿佛是已经在天上,一直在吼:“啊啊啊啊周泽楷在看我!他在看我!!!”

“乱讲好吗!明明是在看我!!!天啊也太帅了吧!”

陈果也愣了一下,愣完才拉着叶修和唐柔的衣袖,对这叶修说:“我靠你看见没有!帅不帅!周泽楷在对我笑哎!!!”

叶修任她拉着,有点无奈地摇摇头,应和道:“是是是,对你笑对你笑。”

唐柔看陈果这么开心,随着也摇了摇头。

周边和陈果一样喊着对自己笑的人太多,一时间吵吵嚷嚷的,都激动起来,人和人就挤得更厉害,陈果和唐柔都被挤得趔趄两下,叶修却根本不知道,只因为孙翔站在叶修身后虚虚还着,不动如山,他低下头,就看见叶修发丝间露出来的小小的耳垂,而叶修只是看着周泽楷的方向,根本没回头。

孙翔忽然难过起来,又难过,又委屈,他想,周泽楷哪里是对着你们这群人笑呢?他是看见我喜欢的人了呀。

 

因为周泽楷情绪很明显的好起来,主持人发现了,就顺势停下,笑着问道:“泽楷好像心情很好?”

周泽楷恋恋不舍地又看了叶修一眼,才将目光收回来,回答问题。他点点头,有点羞涩,又有点甜蜜地笑着嗯了一声。

主持人也看向那边,感兴趣地问:“怎么心情这么好?”

周泽楷认真思考了一下,才答:“见到想见的人。”说完,竟然对着叶修挥了挥手。

叶修这个方向的粉丝又炸了,纷纷以为周泽楷在撩粉,对着周泽楷疯狂挥手。

叶修一手插着口袋,懒洋洋看着,没动作。

谁知道周泽楷盯着他,见他不动,锲而不舍地又挥了一下。

这个样子一下子把叶修逗笑,于是他伸出手来,也轻轻挥了挥。

周泽楷的神情眼见着就满足了。

人声喧闹的,熙熙攘攘,孙翔一边受着人挤人压,一边见到两人这样,心里更难受了,他抿了抿嘴唇,低声说:“我们走吧。”

叶修和陈果看的太过集中没回头,唐柔倒是侧头看了他一眼。

他就慌张着,遮掩似的,又嘟囔了一句:“也,也没什么好看的。”

唐柔听了,就拉了一下陈果,说:“果果,我们走吧,你不是累了吗?我们去歇一会儿,逛街也逛了一下午了。”说着,眼神扫了一眼拎着一堆东西的孙翔。

陈果有心想说句我看见周泽楷我不累,可顺着唐柔眼神看到莫名有点可怜巴巴的孙翔,又把这话忍回去,清清嗓子,说:“那我们走吧,这人太多了,气也闷。”

叶修这才听见,“啊”了一声,说:“那走吧。”

四人已经准备再挤出去,可偏偏这时,叶修鬼使神差地一回头,正看见见他要走,周泽楷脸色可见地慌了一下,不自觉就往前迈了一步。

他心一软,一下就走不动了,想了两秒,和其他三人道:“你们先走吧,我稍微有点事,五点钟我们洛姆餐厅见面。”

孙翔一听,脑子就是一懵,张嘴就要说,什么事,我和你一起。可话到了嗓子,又哽在喉咙里,一个字讲不出来。

见他这样,到最后,唐柔只好把话接过来,说:“那你自己注意安全,五点见。”

他们三个走了,叶修就留下来,索性周泽楷这活动这会儿已经是到了尾声,不过再十几分钟,那边主持人就宣布结束,周泽楷在保安的护送下直接去了地下车库。

粉丝们这边就也散场了,叶修看着他们有拿着相机的正在兴奋地翻看照片,剩下的就都拿着手机,聊微信发微博好帅啊好帅啊什么的一批一批走了。

开场欢颜,散场寥落,方才还是拥挤人群,几分钟就散完。

叶修站在不远处的栏杆旁,挺不起眼的地方,身姿随意的走神,走神时想到幸好叶秋有随手给他塞银行卡的习惯,不然孙翔给他付了钱,凭他那两毛钱工资,还真不知道怎么还。

正想到这,忽然眼睛被从后面蒙住,这双手手心盖在他眼睛上,带着一点热意,手的主人呼吸不稳,勉强压着,还是觉出来喘,一听就是一路跑过来的,他贴着叶修后背,心脏砰砰地跳,声音顺着胸腔传出来,他说:“猜。”

叶修就去摸那双手,握着这人手指将手从自己眼睛上拿出来,叫他小周,一回头,果然见周泽楷一副口罩遮了大半张脸,露出来的眼睛笑的弯弯地看着他。

和周泽楷在一起的时候大多很舒服,周泽楷不像黄少天总是喋喋不休,需要你无时无刻注意他,不像喻文州,你被那双眼睛看着,就觉着自己心事无所遁形。

他总是很安静。

一般叶修需要性,又需要安静的时候,就会选择周泽楷。可平日里和做爱不一样,两人长时间不见,总是需要话题寒暄。而指望着周泽楷做这种事,实在太过于难为人,于是两人一边往外走,叶修一边随口道:“好像还没见你接过这方面的广告。”

周泽楷想了一下,点点头。

其实他原本是有更好的活动可以接,可是那天公司把最近的邀约放到他面前,他一见这个活动在H市,就二话不说,把别的都推了。

经理以为他不知道各个方面酬劳之类的,还特意重新和他提了一遍,到最后他听完,依旧指着H市,说:“就这个。”

经理还想再劝,江波涛在一边摇了摇头,经理这才勉强答应了下来,开始接洽。

经理走了,周泽楷看着眼前的这些活动,坐在椅子上,就发起呆来。

江波涛见此,叹了口气。

近来周泽楷心情特别不好,本来就是寡言的人,最近话就更少了,有时候一天也听不到一句,回想一下,大约是从传出来叶秋退役开始的。

有天晚上,江波涛去周泽楷那边商量这周比赛战术,一进去也不是故意的,正好扫到周泽楷电脑,上面明晃晃是和叶修的QQ对话框,江波涛眼见着他打了好几行字,又一个字一个字删了,最后对着对话框发呆。见江波涛进来,也不说话,也没避讳。

这是私事,因此,饶是江波涛看出来一阵子了,却也没说明白去管。可今天既然撞到这了,他就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叶秋前辈退役,没和你说吗?”

周泽楷手指还搭在键盘上,好一会儿,忽然风马牛不相及地说了一句,“那天我们一起吃饭。”

江波涛一愣,立刻明白了,问:“一起吃饭,他也没说?半句都没和你提?”

周泽楷蹙着眉,点了点头。

江波涛听完,有点尴尬地咳了一声,勉强解释道:“兴许,兴许他是怕你担心什么的,你也别往心里去。”

周泽楷听了这句,摇了摇头,轻飘飘说了一句:“他就是懒。”懒得说他的生活,也懒得解释。

那没必要。

说到底,他是觉着,他们俩个没什么关系。

江波涛听了这样轻飘飘一句话,心里忽然有些难受,他劝解的模样比方才没话找话的时候真诚了许多,“小周,我知道你惦记他挺多年了,可是你自己应该也清楚,你没进圈子以前遇见他的事,他肯定早就忘了。再说了。”他说到这,似乎是觉得自己的话太过残忍,因此就连声音都低了一点,说,“你也知道,他还有别人。”

周泽楷听了这些,没有憎恶,没有发怒,也没有恍然大悟,他的表情一直那么平静,他点点头,说:“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一天……”江波涛简直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气的站起来走了两圈才又坐下,“你说你搞成这个样子,值不值得?人家把你放在眼里吗?”

“但我喜欢他。”

周泽楷回答的快极了,快的江波涛一窒,才接话:“这不是你喜欢不喜欢,这两情相悦的事,你不也得看别人喜不喜欢你吗?你日思夜想这许多年,有没有想过,到最后,若是求不得呢?”

这话太重了。

江波涛一说完这些话,其实就有点后悔了,他垂下头,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太过残忍,简直是把周泽楷的心给挖出来,还一刀一刀往上戳。

他想,他该说句对不起。

然而他抬起头来,便见月光透过窗子,如雾一般笼过周泽楷眉眼,青年眼里有难以形容的平静与坚决,他在许多许多年后都记得这个场景,记得他当时听见周泽楷说。

“那便求不得。”

 

 

 

Tbc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心疼孙翔还是小周……

评论(26)
热度(509)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