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all叶】潮涌(abo)

(二十五)

 

周泽楷是在他十七岁那年遇到的叶修,是一个圣诞夜。那晚轮回和嘉世在S市比赛,座无虚席。周泽楷也在其中之一。

他那时已经对荣耀很感兴趣,为了买一张前排票,熬夜守着时间刷网页,可还是没抢到。

第二天大课间垂头丧气地趴在课桌上补觉的时候,觉着同桌悄悄往他手下塞了什么东西,他虽然向来不爱说话,却还是很懂礼节,迷迷糊糊睁眼,心中很是不耐烦,可往手下一看,一下子就清醒了,噗通坐起来,看了看手里的前排票,又看了看抿着嘴笑着的同桌。

同桌是个漂亮的男性omega,眉眼秀丽,追的人一大票,可自从和周泽楷做了同桌,就不怎么见人找他了。

漂亮的人坐在一起,总是容易传出绯闻来。

说起来,周泽楷自小比那些萝卜土豆英俊,受这种注视的目光时间久了,也没什么不习惯了,就全当看不见,又有其他人各种方式追他,他心里看不上,就和人家笑笑,摇一摇头当作拒绝。

他觉着每天喜不喜欢什么的,特别无聊。从小见的多了,自然知道谁喜欢他,谁不喜欢他。同桌很轻易的被看出来是喜欢他的很多人中的一个。

这人喜欢他喜欢的有点小心翼翼的,知晓周泽楷不爱说话,也并不像其他追他的人一样喋喋不休的,平时话不是很多,大多是收作业了,老师来了这样,不烦人。因为并没有和他正大光明地说我喜欢你,周泽楷也就全当不知道。

周泽楷寡言内秀,心中很是有些想法,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从不屑于揣测旁人,也很少付出关心,因此并不知道自己开始喜欢荣耀,抢票又没抢到这事到底是怎么被同桌知道的。

同桌见他看过来,就笑了一下,眼睛弯弯的,晃了晃自己手里那张票,小声说:“一起去吗?”

周泽楷见了票简直是欣喜若狂,哪里还顾及的上想那天是个什么日子,陪着他的又是个什么人,当即就点头说:“好。”

那些时候,嘉世还是最威风的日子,却邪划过之处无人生还,团战到了最后,满场硝烟遍地尸体,唯有一叶之秋站到最后。

没人有能见过那个时期的叶修而不敬仰他。

周泽楷看着最后团战时一叶之秋的潇洒风姿,紧张激动的连拳头都握紧,仿若像无数热爱荣耀的人那样想过,自己总有一天也要成为这样的人,拿着这么一张账号卡。

比赛后,他们仍旧守在场地里等着记者会,可人一出来,周泽楷就有些失望,叶修并没有破例出现在记者会上。

叶修不在,周泽楷便觉着旁人也没什么好看的。同桌大约看出来他意兴阑珊,就提议出去走走。

后来两人走在路上,听着满街的圣诞歌,看着那些装饰好的松树和橱窗里的圣诞老人,他才忽然意识到原来今天是圣诞节。

节日里S市总是过度拥挤,身边的omega几次被挤得撞上他手臂,他想了想,干脆抬起手来,自背后虚虚将人环住,他做这动作的时候没有说什么,同桌靠得近了些,却也没有讲话。

两人在歌声与人群喧闹声中默默往前走,都没有说什么。

走至步行街最大的广场时,便有钟声在倒计时,周泽楷从来不与什么人过圣诞节,因此不晓得是什么。

同桌想来他不懂,又开心他不懂,就怀着甜蜜的笑意在他身侧解释道:“再过十秒会有焰火。”

周泽楷低头看他一眼,就看向那钟楼方向,倒计时到一的时候,焰火便一簇簇升起来,仿若花海。

美是美的,却也没什么意思,他看了两秒就觉无趣,不知怎的,忽然鬼使神差的往左侧扫了一眼,真是奇怪,那么多人,可是他只见到一副侧脸——那人略仰着头往天上看,只留给他一副苍白刀削般侧脸。

这人嘴角挂了一点笑,唇角微微扬起那种淡淡的笑法、

可这不到一秒之间,这人眼里又划出一行泪来,因为这个仰着头的姿势,那点泪飞快地顺着眼角滑落到了鬓发中。那人似乎觉出不对,便伸手摸了摸面颊,一摸,自己便怔住了,好像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哭出来一样,有一点莫名的茫然和无辜,他低下头来,看着自己的手指,好久没动。

纤长秀气的手指尖像是捧着什么东西似的,被那人放在自己眼前看,可那上面分明什么都没有,若是有,也大约只有一点水渍。

接着,周泽楷便见到那人盯着自己的手指怔了一会儿,忽然有眼泪从眼里落下来,顺着睫毛,大颗大颗落在他手上。

于是那些茫然和无辜慢慢消失,变成了刻骨的痛楚与绝望。

那人站在人间欢笑与漫天焰火之间,无声的,痛苦地哭着,他一开始只是愣愣地任眼泪往下落,等到眼泪越来越多,停也停不下,便开始擦。

可是擦不完,总也擦不完,擦到最后他干脆捂住了脸,便见不到面目了,只有瘦削的身体颤抖,苍白的颈项柔顺地低着。

周泽楷看着他,只是看着他,心中便跟着一痛。

这时,身侧的同桌似乎和他说了什么,可他也顾不得他说什么,他收了自己环住同桌的手臂,往前走了几步,分开人群,一把将哭着的那个人抱在了怀里。

那人仍旧捂着脸,并不知道谁抱住了他,似乎也并不在意,只是在哭,哭得浑身颤抖。

周泽楷抱着他,又想用力,又不敢用力,他觉得这人哭得他心脏都在痛,哭得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他不知该说什么,良久,只是轻轻拍了拍这人脊背,在他耳边道:“别哭。”

那人听了这句,身体一抖,忽然哭的更凶,捂着脸的手放下,将他腰身死死环住,一边抽噎着大哭,口中不清不楚地骂人:“混蛋,你混蛋,王八蛋……”他大约不擅长骂人,骂来骂去只会这几句。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被这样骂,可他情愿被这样骂,他仍旧轻轻拍怀中人的脊背,哄他:“乖,别哭,别哭了,我不对。”

真是奇妙,他从来没有这样温柔地同旁人讲过话,可此时此刻,却无师自通了。

这人听了他认错,仍旧是哭,呜呜地哭着骂他:“你王八蛋,说话不算数,我……”

周泽楷认真听,听他下句说什么。

他感觉到那人的呼吸打在他的颈侧,听到那人沙哑着嗓子,说:“我想你。我很想你。”

周泽楷拍着他脊背的手不自觉就顿了下来,大约两秒,他感觉这人收回手,慢慢推开他的身体,闭着眼,将自己冰凉的嘴唇轻轻贴在他下巴上,一触即分。

那人睁开眼,慢慢离开他的怀抱,说:“谢谢。”仍是满脸的泪,眼神却安静疏离,这句说完,就陷入人群,消失不见。

他终于看清了那人的脸,比侧脸更加美好的样子。他看着空落落的怀抱,心中明白,大约只有这最后一句话,是对他周泽楷说的。

 

周泽楷十七岁那年遇到了一个人。

这人在他爱上他的时候就离开了他。

直到几年后他成为了职业选手,和嘉世打了第一场比赛,他又遇见了他。

可比赛后他欣喜异常的去寻他,却又在走廊的转角,见他被旁人抱在怀里。

亲吻。

tbc

昨天见一位朋友说,孙翔遇见叶修时太晚,而周泽楷,遇见的太早了。

我当场托马斯回旋痛哭流涕三小时

评论(30)
热度(535)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