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all叶】潮涌(abo)

(二十七)

 

周泽楷走后,他们四人也回去了,因为买的东西太多,且全都在孙翔那里,陈果干脆直接让孙翔拎着东西上了楼。

孙翔把东西放在了套间客厅的沙发上,来回左右看看,问叶修:“你住哪?”

叶修还没说话,陈果有点不好意思地指了指储物间的门,“喏,住那里。”说完又解释,“本来是说他和我住或者睡客厅的,我们当时……”

孙翔哪里还听得了后面的话,一脸惊讶,几乎是要吼了出来,“他这样的人,他,你让他住这?”

“挺好的挺好的。”叶修赶紧把人拉住往外走,边走边说,“问我住哪干嘛,知不知道alpha和omega有别啊?”

孙翔这一刻忽然涌起不可思议的悲伤和愤怒,开始刚到嘉世,他还以为叶修是个不好的人,可这一路看下来,心里五味杂陈,他现在终于明白苏沐橙为什么对他总是那个样子了。

确实,他想,我确实挺可恨的。

两人走到网吧门口,孙翔撑着门,长腿一迈跨过门槛,转过身来等叶修,他脑子都来不及跟上口中的话,忽然就说:“不行,你不能住这,我们去租房,干脆去买房,不能住这。”

叶修原本到了门口,也不知道为什么,玩心忽起,就想直接从门槛跳过去,可正起跳,听了孙翔冷不丁的冒出的这句话,落地一下没站稳,直直地往前扑去,眼看要摔成亲吻大地。

孙翔惊出冷汗,下意识伸手接他,一手把他拉进自己怀里。

他将叶修紧紧抱住。

叶修被按在他怀里,有点发懵,抱住他的alpha比他高很多,他被这样抱着,就能听见alpha强烈而快速的心跳声。

Alpha将他拉开,拉开成两个人面对面,握着他肩膀的姿势,他说:“非常抱歉。”

“什……什么?”

“我是说……”孙翔认真地看着叶修,像是把小半辈子的认真都要用光在这个眼神里一样,他说,“你住在这里,从嘉世里出来,是因为我,我非常抱歉。我不知道……”

叶修抬眼打量了对面的alpha三两秒,有点惊奇的样子,转而又笑出来,“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情分到此为止,合作到此破裂,你不来,自然也有别人来。”

孙翔有点紧张,又有点莫名其妙的愤怒,握着他肩膀的手指用了些力气,“但是,我觉得不该是这样,不该……”

他话没说完,叶修摇摇头,仰头看着他时眉目里那股无辜气又出来了,话却听着沧桑,他说:“没什么该不该的,你现在小,慢慢就知道为什么了。”

原来是被当做小孩子了。孙翔颓丧地把手从叶修肩膀上放下,不甘地辩解道:“可是我已经不小了。”想到什么似的,又小声说,“那周泽楷,周泽楷就知道吗?他难道就了解你了解这些吗?”

“小周……”叶修想了想,才答,“我也不知道。不过人和人之间,很难相互理解吧。”

孙翔不太懂叶修说这些到底什么意思,他想了一会儿,自己就干脆理解成,在叶修眼里,大概周泽楷也不能理解他。他想到这,心里舒服了一点,又问:“那小孩子什么时候能长成大人?”

叶修听完这个问题,非常罕见地沉默了一会儿。此时沉沉一片黑夜,半颗星子都没有,他望着天空,那黑夜就像是也印在了他的眼睛里。他从烟盒里抖了根烟出来,点上抽了一会儿。

当那片白雾慢慢溢散在他们二人之间的时候,孙翔听到他说:“大概是,第一次明白失去的时候吧。”

孙翔挥了挥烟雾,让叶修的面容又清晰起来,他问:“失去了再夺回来不行吗?”

叶修听完,像是觉得他说话有趣,于是笑了一下,拍拍他的肩膀,答:“有时可以,有时不行,不过,我希望你不要遇见这种不行的情况。”

孙翔听了这句,心里热热的,莫名觉着此时他该再说句什么以表决心,可是刚要开口,叶修已经把烟掐了,指指对面嘉世大楼,淡淡道:“你该回去了。”

孙翔恋恋不舍地点点头,很听话地走了。

他一路都在想叶修那几句话,想到叶修说我希望你不要遇见不行的情况,心里又甜又热,像是在冰冷的冬天里喝了浓浓一杯热巧克力。他走到嘉世大楼门口,才发现阴影里站了个人,仔细一瞧,原来是刘皓。

刘皓站在那里,不知站了多久,看着他时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冷漠和憎恶眼神。

老实说,孙翔从来没把刘皓当做过一回事,而且刘皓在他眼里也一直是那种会在旁边捧着他的人,乍一见到这个模样,他有点意外。

两人对视几秒,最后是刘皓率先开了口,“夜深露重,队长以后早些回来吧。”说完就转身进了楼。

孙翔被说的晕头转向,心想,真是个怪人。

 

叶修抽完烟,就回了网吧。进门一看,网吧另一个员工坐在前台里面,陈果正靠着吧台站着,他一进来,陈果立刻摆了个严阵以待的姿势,上来一把把他手腕握住,“走,上楼,和你有话说。”

叶修被拉到楼上,一看,唐柔正在收拾买的东西,陈果就没那么淡定了,把叶修往沙发上一按,坐在茶几上看着他。

叶修摸摸鼻尖,问:“这是又怎么了?”

陈果看了他好一会儿,脸上的表情就郑重起来了,不答反问:“你不会真是叶秋吧?”

叶修立刻笑了,答:“如假包换。”

“可是不应该啊,不应该啊。”陈果犹豫了一下,像是没想到叶修这么快就承认了,他嘀咕着,“我都看了你身份证,是叶修啊,确实是叶修。”

“这个……我说我用了我双胞胎弟弟的身份证,你信吗?”

他一说这个,陈果立刻想起来当时嘉世放出叶秋退役视频时候,他们在网吧外面,叶修和她说的话,她目瞪口呆,“你,你之前和我说的都是真的啊?”

叶修无奈地说:“我从来也没骗过你啊。”

陈果听完,啪的一拍桌子站起来,“那嘉世到底怎么回事?你那天晚上其实是因为嘉世找到了孙翔,把你赶出来了是吧?!嘉世疯了?你在嘉世八年,到最后冰天雪地的让你没地方去?”

看出来,陈果真是叶秋粉丝,气的不行,骂完嘉世骂孙翔,骂了十几分钟。最后看向叶修,眼神又变得又是心疼,又是恨铁不成钢,“他们这么对你,你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出来了?你那技术也好意思说退步了?这样,我们去曝光,把嘉世搞臭,你现在这样,我让他们也不能好好过!”

眼见着陈果越说越激动,说的满脸眼泪,叶修有点无奈,抽了纸巾去给她擦眼泪,唐柔也放下手里的东西,拉着她,三个人一起坐在了沙发上。

叶修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安慰:“别哭了,我没事,这不是挺好的吗,我真没事。”

“不行!”陈果握住叶修手腕,吼了一声,“不行!凭什么这么对你?我就不能让他们好过!”

叶修摇摇头,“你想干什么?剪了嘉世电线?拿炸药把对面炸了?”

“我……我不知道,反正,反正他们不能这么对你!他们不是人!”

“怎么对我没什么关系,无所谓。”叶修淡淡说。

唐柔听到这,忽然问:“那在你眼里,什么有所谓?”

“拿冠军。”叶修答得斩钉截铁。

“好,我跟着你。”

tbc

 

评论(30)
热度(504)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