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枝

佛系写文,开坑,开坑,不停开坑。坑朝大海,春暖花开。
不要转载么么哒

【all叶】高中生恋爱事件(短,完)

1.

放学的下课铃一响,学生们就坐不住了。偏偏数学老师一点也不着急,一边匀速写板书,一边口头上讲试卷最后一道求椭圆方程的大题,间或问一句,听懂了吗?

数学老师是个小老头,戴副眼镜,五十来岁,平时是个非常温吞和蔼的人,学生犯了错也不发火,题目不会也总是很耐心,可这会儿下课铃都打了,他说话还是那个不紧不慢的语调,简直是让全班都尿急。

老师在上面讲些什么大家已经根本听不见了,一个个屁股都跟长了钉子似的,在椅子上乱扭。这是周五最后一节课,下了课就是愉悦的周末。高二课程已经紧张起来,大部分学生平日里在学校都是学习学习还是学习,就盼着周末活着,这会儿下课铃一打,没人坐得住。

除了叶修和他同桌王杰希。

叶修打下课铃这会儿刚睡醒,懒洋洋探头看了看窗外,见学生已经奔涌着用群魔乱舞的姿势往外走,他咕哝一句:“放学了吗?”说话时慢吞吞揉了揉眼睛,努努力打算坐直身体,然而脊背挺到一半,就又塌下去,重新伏到了桌面上——清醒失败。他满面困倦,眼睛半睁不睁的,趴在那小小打了个呵欠。

王杰希看着黑板,态度端正地看着他早就会了的题目,答了一句:“嗯,放学了。”看着叶修这一系列动作,觉着可爱,一笑,轻轻拍拍他,示意他醒醒神,说:“睡了两节课了,还没睡够?今天约了二高在网吧打比赛,忘了?”

叶修趴在校服上,脸上睡出一小条红印子,他把自己撑起来,抬了抬眼皮,答:“记着呢,大课间的时候黄少天跑来特意提醒我一句,生怕我睡觉睡忘了。”顿了顿又道,“数学老师这声音也太催眠了,我一听就困。”

王杰希听了这句,黑板也不看了,转过来看着叶修,问:“大课间黄少天过来了?我怎么不知道?”

叶修没太在意地答:“唔,你不是中间被班主任叫走了一会儿么。”

王杰希抿了一下嘴唇,表情可见的不大高兴,他不说话了。顿了一会儿,看看叶修懒洋洋的样子,刚才还觉着怎么看怎么可爱,现在就变成了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他找茬道:“怎么就知道睡觉,课也不听。”

叶修不知道他又犯了什么毛病,但是惯常不爱和他计较,右手伸进桌子抽屉里摸索了一会儿,把自己随便塞进去的满分试卷拿出来放到王杰希桌面上,嘀咕道,“听什么听,不用听。”

王杰希司空见惯地瞄了试卷一眼,对叶修道:“瞧你这样。”想了想觉着这句话没什么威慑力,又加上一句,“我作为班长,真该去老师那里举报你影响我们班学习风气。”

叶修听到这句,噗嗤乐出来,一下就清醒了,手肘撑着下巴,侧头看了王杰希试卷分数一眼,理直气壮说:“哎呀你个王大眼,我们俩考试分一样高,你凭什么举报我?”

王杰希想了想,一脸认真道:“为了不让你荼毒祖国的花朵,一个努力学习遵守纪律为了班级而奉献的我?”

叶修笑出来:“噗哈哈哈哈哈,不要脸!”

他一不小心笑得太大声,全班都看过来,正在写板书的数学老师也转过头来,毫不意外地看着叶修这里,十分无奈地道:“叶修。”

被点到名,叶修一下站起来,站的松松散散懒洋洋,脸上还带了一条睡觉睡出来的小红印子,口中倒是非常配合地应了一声,“在!”

老师慈爱地看了他两秒,用那种不紧不慢地语气继续道:“出去。”

叶修干脆利落拎起校服外套,在全班的大笑声里大声答道:“好嘞您那。”又低声和王杰希说,“先走一步了,不要羡慕我~”随后在全班由嘲笑转变成艳羡的目光里,大摇大摆放学了,临走还回头,对着王杰希抛了个媚眼。

王杰希还没来得及反击,就听前座一个姑娘道:“他们俩怎么回事啊,什么新play?”

另个姑娘道:“gay里gay气,关注了!”

王杰希:“……”

叶修一出班级的门,就被等在门口的黄少天搭着他肩膀挂了上来,“怎么回事啊老叶,你数学老师又拖堂啊?我都等你半天了,哎看他讲这个题我都累,到底有什么好讲的。话说你班其他人怎么没出来,你不会又被赶出来了吧?”

叶修没理这一大堆话,看向和黄少天一起等在门口的喻文州,问:“我记得你们不是有个小组竞赛,结束的这么快?”

喻文州把黄少天从叶修身上拉下来,笑着答道:“推了,感觉打游戏比较重要。”

叶修也笑,拍拍喻文州肩膀,“行啊你,越来越有觉悟了!”说完才看向黄少天,回答他之前的问题,“我这不叫被赶出来,这叫做老师爱我,提前让我放学。”

黄少天:“……即使已经认识你五年了,但在某些时候还是想因为你太不要脸而想和你pk。”

叶修得意洋洋,看向喻文州道:“文州你来说,你看他pk,打得过我吗?”

喻文州立刻:“我看打不过。”

黄少天:“……???有没有点同班情谊了喻文州?我们俩从小到大竹马竹马的关系,你就这么对我???”

喻文州淡定道:“在别人面前可以有一有,在叶修这里没有的。不存在的。”

叶修:“哈哈哈哈,文州你真是我亲兄弟。”

喻文州:“……”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左右看看,问:“对了,你们看见老韩没有?他怎么还没来?”

刚问完,后脑便被手掌轻拍一下,有人道:“来了。”

叶修一回头,便见正是韩文清。

 

2.

今年叶修十六岁,成绩是年级第一,目前读到了高二,和黄少天与喻文州是初中同学,和王杰希是同个小区,和韩文清是打游戏不打不相识。

说起来,他们高一时候,正赶上寒假时候有一天,那天黄少天约叶修去他家写作业的事不知道怎么回事被王杰希和喻文州给知道了,于是好好的二人世界写作业变成了四人同行写作业。

假期作业题目都不难,他们写的飞快,写到中午差不多就都结束,四人去外面吃饭,吃过后无所事事大街上转了转,最近上映的电影都是一看就黏糊糊傻兮兮的爱情片,他们四个男孩子对这个都没兴趣,赶上街边有个网咖,四人就进去了。

那会儿一款游戏忽然之间风靡全世界,他们网吧四连坐,看别人都在玩,也好奇注册了账号,于是一入游戏深似海,从此作业是路人。

那个夏天他们网吧四连坐,打本pk搞事情,酣畅淋漓。当时整个市的网吧都在组织游戏比赛,有各种各样的噱头吸引玩家,什么pk王,xx网吧联赛等等云云,诸如此类,他们几个就开始各种参加比赛,然后在一场pk里,叶修遇到了同个学校同个年级的韩文清。

最开始两个人互相看不顺眼,竞技场pk,叶修平时其实话不多,但是遇见韩文清就不知道怎么的,黄少天上身一样,非得要嘲讽两句,pk结果几乎是五五开,可比嘴上功夫,十个韩文清也比不过叶修。

韩文清有一场pk输了,被叶修无限嘲讽,气得要死,就想见见对面这个小王八蛋到底长什么样,叶修也好奇,赶上他想喝奶茶,于是两人约在一家奶茶店门口。

韩文清本来想借着自己长的凶,要把这个无限嘲讽的小王八蛋胆子都吓破,但真见了面,看这人站在路边,一手握着奶茶杯,一手扶住吸管准确地戳上一个珍珠然后认真喝上来的样子,又莫名觉着自己那么想是在欺负人一样。

算了算了。

就这么着,从此四人同行变成了五人战车,网吧赛堪称无限碾压。

几人算是在各大网吧里打出了名声。慢慢地就会在网吧约战,今晚就有一场和隔壁二高学生的约战。

 

3.

这会儿已经放学有一会儿了,走廊里人都要走没了,他们四个站在教室门口,等着叶修他班数学老师讲完课,把王杰希给放出来。

黄少天看看里面,撇嘴:“我们四个就走了呗,还等他干嘛啊,一会儿让他自己去呗他又不是不认识路,哎呀走了走了。”

喻文州:“等等吧。”

黄少天:“不想等不想等。让他自己去,咱们走咱们走。”他去拉叶修,“走了走了,老叶,不等他,好烦啊,这么慢。”

叶修被他拉着一只手臂,笑:“算了算了,等一会儿,刚才我也不知道又说了句什么惹他不高兴了,他这么小心眼,一会儿再气的不打比赛。我们等他一会儿。”

韩文清:“你惹他生气了?”

叶修摊摊手,一脸疑惑,答:“我都不知道哪句话说的又不好听了,他一天和小姑娘似的爱不高兴,我就说了句少天大课间来找我来着,也没说别的。”顿了顿才道,“估计又到了每个月那几天,心情不好。”

黄少天哈哈哈完立刻美滋滋,也不说要走的话了。

再等两分钟,他们老师讲完课放学,王杰希拎着书包出来,见四人等他,道了句抱歉,久等了。

黄少天就笑嘻嘻,答:“没事没事。”

他们比赛的网吧离学校公交车三站地,到的时候里面已经支起了大屏幕,二楼的比赛专用的房间也给他们准备好了,几人扔下书包开始调试鼠标键盘灵敏度。

黄少天惯常的话多,一边调一边喋喋不休,“二高哪里来的勇气敢和我们约战,怕是没听说过本剑圣的名声,看本剑圣打他们个落花流水屁滚尿流!”

叶修:“是吗?”他看了身边王杰希一眼,道,“我们老王这个风骚的操作,谁骚的过他,不存在的。稳赢了。”

王杰希不是什么好眼神看了叶修一眼,看完自己又忍不住笑出来,说:“他们就在隔壁,你要不要到他们面前把这些话再讲一遍?”

叶修:“现在讲没意思,等会儿打赢了我倒可以去看看。”

韩文清像是实在忍不住他们几个聒噪,说:“不管谁来,赢就是了。”

他们在网吧随便吃了一口,到了七点,比赛准时开始,他们的对手中有两个确实非常厉害,有一个水平还不错,剩下两个勉勉强强,即使那两个很厉害的发挥超常,对面也没赢,团战打到最后对面只剩下一个,叶修这边却还剩下他和王杰希,胜利被他们稳稳地收到了手里。

 

4.

比赛打得确实非常精彩,他们摘下耳机,在二楼听底下的喝彩声都是震耳欲聋,网吧老板来和他们说话,把叶修他们几个和对面几个叫到了一起,说是大家认识认识。

大家都是用id和角色自我介绍,右边三个话还算多,已经和黄少天十分自来熟地聊了起来。叶修见站在左边的两个男孩子一个输的一脸不服气,一个长得好看的校草级别。

不服气的那个脸有点臭,干巴巴的说了角色名,又说:“我二高的,叫孙翔。”

好看的那个倒是看不出输赢情绪来,自我介绍的时候只说:“周泽楷。”说完这句就锯了嘴的葫芦一样,不再讲话了。

之后几人聊聊天,十个高中男孩子,年龄差不多,兴趣爱好也就那样,聊起天来高兴了,就说一起去吃烧烤。

吃烧烤的时候周泽楷也几乎没怎么说话,若是问到他了,他就答两句,看得出来,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他和叶修两人坐对面,吃吃东西,隔两分钟他就看叶修一眼,隔两分钟就看一眼,叶修看过去,他就又有点不好意思,把目光转到别处去。

这么反复两三回,叶修就有点想笑,问:“怎么了吗?”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像是觉着自己有点冒犯,过了两秒,才说:“你打得好。”

叶修还没说话,旁边的黄少天就一手一根烤串,一脸自豪插话道:“那必须的,xx网吧联赛听说过没有?我们老叶,pk王!”

叶修默默拿了一串烤茄子,没说话。

黄少天就一脸惊奇的表情,问叶修:“往常不夸你你还要自己往脸上贴金,今天怎么了,竟然还知道谦虚了,我夸你一句你话都不说的?干嘛啊,在不熟的人面前害羞?”

叶修拿着烤茄子,看了一圈因为黄少天这句话而看过来的一群人,十分淡定道:“都坐,莫吹,基操,勿6。”

全体:“???”

喻文州笑:“这个才是日常画风。”

全体:“哈哈哈哈。”

 

5.

他们聊天聊到打游戏时候自己的光辉时刻,也聊到哪门课老师真的很讨厌,年纪都不大,一顿饭吃饭,即使一方比赛赢一方比赛输,到这会儿大家好像也都不在乎了,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从热热闹闹的夜市穿过,各自踏上回家的路。

黄少天他们家里在另个方向,王杰希和叶修家在一个小区自然要一起走,没想到大家一说,周泽楷家住叶修隔壁小区,三人便一同回去。

王杰希这会儿已经有了后来的心态稳如狗,操作骚起飞的雏形,和叶修两个人偶尔还耍耍脾气找叶修的茬,但多了外人,他一下子就变成了伟光正三好学生。

他们正接着吃饭时的话题,聊晚上这场比赛。王杰希给最后一波团战做了个假设,推测对面怎么才能赢,“我觉着刚才孙翔不该追那么深,那时候他虽然凭操作又退了出去,但是队友拼死一个,团战打不赢了。”

叶修说:“少天引过来的,露了几个破绽,孙翔就追过来,他有点性子急。不过说起来。”叶修看向周泽楷,道,“当时那种情况你还点死两个老韩和文州,要是对面不是我们,你肯定能赢。”

王杰希听到这,笑出来:“所以说来说去,你还是想夸自己是吧?”见周泽楷眼里有些惊讶,他又解释,“叶修说话就这样,你慢慢习惯就好了。”

周泽楷摇摇头,笑着说:“挺好的。”

叶修看看他,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问:“刚才都忘了问,你高几?”

周泽楷答:“高二。”想了想,又说,“我们都高二。”

叶修顿了顿,问:“孙翔也高二?”

周泽楷点点头,答:“对。”

叶修抿嘴一乐,道:“他看起来不像高二,像小学生。”

周泽楷没忍住,噗嗤一笑。

正在回家路上的孙翔打了个喷嚏。

 

6.

到高三的时候,他们几人已经非常熟悉。和孙翔熟是因为那次打比赛隔了两天,孙翔就忍不住自己的不服,开始找叶修pk。

有天晚上叶修刚写完卷子,一条短信传过来,他点开一看,居然是孙翔,语气干巴巴,“pk吗?”

叶修想到孙翔那天输了不服气的样子,回复:“来!”

开电脑竞技场建房间一气呵成,两人一共打了五把,孙翔赢了最后一把,赢了以后在竞技场不走,给叶修气呼呼打字:“你耍赖!”

叶修:“我怎么耍赖了?”

孙翔:“你最后一把让我了!你故意输的!你看不起我!”

叶修想着电脑对面他那个样子,哈哈大笑,“我不让你怎么办,打一晚上我赢一晚上,明天不上课了吗?”

孙翔:“……”

孙翔:“你给我等着!”打完字头像就灰了,下线了。

从此,孙翔同学开始了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惨痛经历。气得要死,放学去叶修门口找他真人pk,正巧那天叶修父母出差,回家也没饭吃,学校门口捡了孙翔,就带这位小朋友一起去附近的店吃他独家珍藏的米线店。

好吃,特别好吃。

孙翔饭都吃完了才想起来,我来干什么的来着?

 

7.

和周泽楷熟是因为高二下学期全国物理竞赛,叶修和周泽楷在市里杀出重围,然后被合编到一个组一起去其他城市参赛,两人一同来的,自然被安排到一间房。那场竞赛非常重要,涉及到高考保送名额,对手还有点强,他们两个每天睡前是公式,醒了是模型,活生生折腾了两周。

两人最开始遇见还挺意外,没想到就这么巧,后来合作起来竟然也非常顺利,周泽楷话虽然少,但思路却和叶修非常契合,说上一两句,叶修很快就能理解他的意思。最后他们两个一同把这次比赛熬出来,在地狱模式的难度里,拿了全国第一。

带队的老师正好是叶修的物理老师,看着他俩捧着奖杯下来,心想着就算叶修上课不听课,总搞小动作,有时候还跑出去喝奶茶他现在也不计较了。还能怎么样,都拿了全国第一,还不是要把叶修原谅!

他这提了两周的心终于放下来,开玩笑说:“你俩经历了这个比赛,从此也算是生死之交了。”

叶修听了就嘿嘿一笑,拍着周泽楷肩膀,不怀好意道:“那必须的,比天高,比海深,从此我们俩就是义父子!”

周泽楷看了叶修一眼,也笑,难得说了个长句,口中答道:“不好做爸爸,我还是做你哥哥吧。”

叶修:“???”

老师:“???”

老师见叶修被占了便宜,简直是开心的不行,拍着叶修肩膀,大笑:“哈哈哈哈哈,让你嘴欠,欺负人家周泽楷!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吃亏了吧!难得看你吃一次亏,周泽楷可以啊,看不出来啊!这个反应太快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佩服佩服!”

看出来物理老师见了叶修被人占了嘴上便宜是真的开心,也是真的大嘴巴,他们参加完比赛休息了两天回学校,叶修一回学校,全年纪老师都知道这事了。

就连数学老师那个凡事慢吞吞的老爷爷,也特意在上课时推推眼镜,看着叶修道:“听说我们叶修同学参加一次比赛回来,就多了个哥哥。”

全班:???发生什么了???

数学老师慢悠悠笑:“这比赛参加的真是赚了。”

叶修:???你们这群老师在办公室都不做正事的?都讲学生的八卦的?我前两天出了个糗,全世界都知道了?

上课叶修被嘲笑完,下课王杰希立刻就问他,“你多个哥哥,是怎么回事?”

叶修不想提自己的丢脸一刻,毫无技巧地趴桌子上装睡,还故意把王杰希校服拉过来盖到了头上。 

结果下课黄少天这个大喇叭就来了,一路哈哈哈进了叶修教室,“哇,老叶!你被周泽楷嘲讽了吗?周泽楷,天哪那可是周泽楷!他现在操作这么风骚了吗?!咱俩这么熟了,你友情赠送,也叫我一声哥哥呗!”

叶修恼羞成怒,站起来一把把刚才拿过来装睡的王杰希的校服扔到黄少天身上。

相熟的这些人开始没皮没脸地叫叶修弟弟,黄少天王杰希喻文州就算了,就连韩文清,有回下课在操场上看见他,都顺手过来拍拍他头,道:“弟弟。”

叶修:……

叶修要被这群人气死了。

最可气的是周泽楷,他来叶修学校找人的时候,正赶上听到黄少天叫了声弟弟,就把叶修拉到自己身后藏起来,说:“你不要叫弟弟。”

叶修心想,算你小子有点良心。然后就听周泽楷一本正经说:“这是我弟弟。”

叶修心累:“绝交吧,和你们这群王八蛋绝交!”

 

8.

平常学生高二的日子都是紧张紧张再紧张,月考期中考期末考,考出来就哀嚎一片,他们几人却过的轻轻松松。不仅看不出紧张来,还每周周末约着打游戏,跑去网吧连坐将虐菜进行到底,虐完菜趁着晚风吹的热闹,就出去吃烧烤。

日子晃晃悠悠过到高三,班级的气氛明显就更不一样了,黑板上高考倒计时还有几天的数字网上一写,就仿佛在底下玩会儿手机一抬头看黑板,都觉着自己这心被扎的凉的透风,赶紧放下手机开始学习。

叶修却过得更悠闲了,他和周泽楷那个物理竞赛拿了第一,高考也不用考了,直接保送。上课还是往常那样,根本不听,不是睡觉就是看武侠小说,要不然就是玩手机打手游,反正就是不学习。老师们早就放弃叶修,根本懒得管他,班主任却把他同桌王杰希给叫了出去,到办公室认真和他谈话。

“杰希,你觉着叶修耽不耽误你学习?”老师想到叶修,又觉得骄傲又觉得愁,“他我是不管了,天天也不做什么正事,就怕这个争分夺秒的时候,你受他影响。”

王杰希心想,怎么能呢,叶修坐在他旁边他还能好好学习,要是离了他眼皮子底下,是要天天牵肠挂肚,学什么习,这么想着就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有人说:“老师你把王杰希调走,让我和老……让我和叶修坐同桌,老师我肯定学习成绩嗖嗖往上涨,这次年级第三,下次年级第一!”

王杰希一回头,看抱着一摞作业的黄少天正进来,耳朵尖,听见了这话。黄少天和王杰希叶修不在一个班,在另一个实验班,老师都是一样的,和他们班主任也熟。

黄少天把作业放物理老师桌子上,见他们班主任不说话,就凑过来喋喋不休,一脸诚恳说:“真的老师,你把我调你班去旁听,我替你解决叶修这个祸害!我要用我的一身正义感化他!”

王杰希看看黄少天,说:“你来做什么?你来耽误我班同学学习,话那么多。”又和老师认真说,“不会耽误成绩的,我和他同桌两年多,他从来就那样,我也没耽误过学习。”

老师原本也没拿黄少天当回事,早就习惯了他满嘴跑火车,听了王杰希的话,想了想,竟然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点点头,和黄少天笑呵呵说:“我把你拉来我班旁听,你们班主任能同意?”

黄少天班主任就乐,说:“那得把喻文州一起调过去,他俩总往你们班跑,去找叶修玩,我们做班主任的做事不能厚此薄彼要公平。”

满办公室的老师哈哈大笑。

黄少天被笑得脸都红了,低声说:“干嘛啊。”又飞快道,“我,我到时候高考完回来看你们,肯定也要拉着叶修一起的!”说完就往办公室外面走。

王杰希同他一起走,忽然说了句:“不行。”

黄少天一愣,愣完才知道王杰希是说和叶修一起回来不行。他脸通红,不服气地嚷嚷:“怎么不行?我就是要和老叶一起回来,我还要和他考一个学校一个专业!你不就是运气好和他一个班,还能做同桌!”

王杰希有点不高兴,说:“就是不行。”可想到黄少天最后一句话,又开心起来,说,“运气也是一种实力。”

 

9.

到底是高三了,叶修和周泽楷虽然已经有了着落,这些人却难免要学一学习,周末再也凑不齐五人网吧连坐,只有叶修和周泽楷两人pk虐完人,然后等着那几个人一起来吃米线烧烤麻辣烫。

他们这群人学习都是顶尖的,几人坐一起,就是踌躇满志地说以后大学怎样怎样,说的都是同一所大学,叶修的那所大学。

唯独孙翔闷闷地吃饭不说话。

叶修看到,就问:“我翔哥今天怎么了,这么沉默的?心情不好?”

孙翔往常肯定要气呼呼回两句,今天却难得没说话。

周泽楷瞄一眼,就替他答:“月考掉出年级前十了。”

叶修:“哪科不好?”

孙翔看看这一圈莫名一脸期待看笑话的人,不情不愿答:“生物。”

黄少天听完煞有介事:“哎呀,可以可以,也没有那么差啦,本市的大学我觉得都没问题。挺好的挺好的。”

喻文州:“还不错的,没什么问题。”

王杰希:“这个水平本市随便挑了,不差。”

孙翔闷闷地道:“我不考本市。”

黄少天赶紧劝他:“考本市吧!本市大学多好啊,离家近!吃得好!分还低,所有大学你躺着上,随时能享受父母的关怀!我要是你,我就选本市,妥了妥了!”

孙翔:“你说的这么好,你怎么不上本市的?”

黄少天:“……”

叶修也有点好奇,问:“你想考哪里?”

孙翔看了他一眼,吃了口菜,道:“我不告诉你。”顿了顿吃了口菜,又看叶修一眼,道,“要考更好的。”

叶修听完就笑,笑了两声,道:“看你这么爱学习的份上,你叫声哥,本年级第一给你补课。”

孙翔宁死不屈:“呸!”

吃饭时候宁死不屈,吃完饭就开始和叶修商量下周去他家写作业,叶修应得痛快,道:“行,正好我这周复习复习,好久不学习,其实有点忘了,下周周末去你家。”

黄少天立刻:“我体内忽然涌出一股学习的洪荒之力,我爱学习,学习让我快乐,这样吧,下周我和老叶一起去你家学习。”

王杰希:“我夜观星象,感觉下周周末适合学习,我也一起。”

喻文州:“我正好有几套卷子没做,下周一起做了,还有个学习氛围。”

韩文清:“那就一起。”

周泽楷:“嗯。”

时候已经很晚了,他们几人走到了分岔路口,又到了要分开,各自回家的时候。夏天的末尾,花好像好没有落尽,晚风吹来便是淡香。

叶修同孙翔说:“那就下周见了。”又和其他几人打了招呼,便转身同王杰希周泽楷往家的方向走。

走两步,忽然被人拉住手腕,一回头,见是孙翔。男孩子高高大大的,不离得近了,叶修竟然没看出来他比自己高挺多的。

“怎么了吗?”

孙翔看着叶修,满脸严肃,但好像又察觉到自己太严肃,因此想笑一下,反而弄得表情更奇怪。话好像都来不及阻止,就像蝴蝶从胸腔中飞出来一样,他说:“我有话同你说。”

因为孙翔这一句话,所有人便都不走了,全部又围过来。

叶修看着孙翔,他微微扬着头,嘴角有一点笑,是十七岁男孩子的样子,他问:“什么话?”

孙翔看着他,看了两秒,又默默把手松开,说:“下周要准时,我给你发消息。”

 

有很多话,这很多话里,最重要的只有一句。

但现在不能说。

等到我们到了同一个大学,我通通告诉你。

END

我看应该改成流水账恋爱事件……

评论(91)
热度(2309)

© 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