拣尽寒枝不肯栖

一个妄想艹蒸煮的梦想家

【周叶】盖世英雄(架空,年少,黑道)

盖世英雄(上)

 

周泽楷第一次来到北京城的时候,是九六年,那时候他不是后来帅气多金的周总裁,还只是颗刚能堪堪看得出以后能长成帅莴苣的小豆芽菜。他爸妈给他买好了车票,送也没送他,就让他一个人拎了个旅行箱来了来北京,是住在外公家。

小小的周泽楷离开了上海好多天,还是没能习惯新城市,新房间,新学校。他有一点少爷习性,夜里认床睡不着——床真的太硬了,和在家里的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但他到底敏感又乖巧,不想给别人添麻烦,于是只是默默忍了。他睡不着,就睁着眼在床上想事。

他并不知道一夜之间原本在他面前和谐友爱的爸爸妈妈到底是怎么了,忽然撕破了脸皮。温柔贤惠的妈妈成了嘴毒话狠的泼妇,慈善稳重的父亲成了动辄打人的酒鬼。

从前放学时每天接他的司机也不见了,爸爸妈妈不是不在家,就是忙着在家互殴,没有一个人记着还有那么个上小学的儿子在学校门口等着他们去接,他们那学校,家长不来接基本不让走。

那晚周泽楷等到了夜里八点,是被校门口值班的大爷收留吃了晚饭,又被下班的大爷绕了半个城送回了家。

他那时候虽然话不多,但也就是个正常的安静的小朋友,能干干脆脆的把地址告诉大爷,可到了还是辉煌别墅的家门口,却踌躇着脚步不敢干干脆脆进去。

他听到女人一直在骂男人贱,要在外面找贱货,骂男人投资失败,男人受不了,就往回吼,吼她唠叨无用,骂着骂着,就打了起来。

晚秋,下了点雨,在家门听着里头摔东西夹杂着尖叫的动静听了一个来小时,他手脚冰冷的推开了家门。

疯狂互抽的爸妈这才停下,眼见着周泽楷目不斜视的从他俩跟前走过去,都愣住了。

第二天周妈妈就去学校办了转学手续,孩子被一张车票送去了北京。

 

在这里,周泽楷没有司机接送,没有了百货大楼里每月新款的小皮鞋,也没有了从前妈妈会塞给他带去学校的考究的外国巧克力。

这些都没什么,周泽楷并没有富人家的小男孩儿的娇气劲,只有一点他不大习惯。

外公家住的军区大院,一身老军人的气质,自然看不惯从前自家女儿养孩子那一身骄奢淫逸的脾气,给他一辆自行车,让他骑着上学。小男孩发育的晚,那时候周泽楷的腿还够不着高大的自行车,幸好学校离得没有很远,所以他每天都要比从前早起半小时,走着去。

生下来以后就没走过这么多路,周泽楷的脚走的起了泡,他不知道怎么办,又不愿意和别人讲,只好自己忍着。

外公外婆就是别人。

他从小没见过几次两位老人,除了过年见一次,平时基本是见不到的。他知道外公外婆是妈妈的父母,知道他们有血缘关系,在家里外公外婆对他也很和善,可在他心里就是亲近不起来。

往日里还好,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来到了新环境,谁也不认识,原本就话不多,由此变得更加沉默寡言,十分有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的意思。他的成绩是很好的,虽然不爱说话,可只要成绩好,就能受到老师喜欢,这算是亘古不变的定理了。

但这种学生老师喜欢,学生却不一定。尤其是周泽楷这种看起来就妥帖有钱的乖乖仔,特别适合被高年级的小混混勒索。偏偏附近是学区,好几所小学初中都在这,学校都不错,可是再好的学校里,那也有坏学生,是不是这个理?

那天周泽楷放学后写完作业,认真做了值日锁门离开。出门的时候天已经阴了,风有些大,看起来像是要下雪。他脚上的泡还在隐隐作痛,只好缩着脚趾尽量不要让泡碰到鞋子,又不想被别人看出来,于是走的就有些慢。

一慢就慢出了事,出了学校门口,就在附近的巷子被一群人堵住了。几个男孩子吊儿郎当的穿着校服,前前后后把他围住,为首的那个上下打量他一眼,跟旁边一个小眼睛的人确认“是他?”

旁边那人有点不屑的看了周泽楷一眼,“就他,我弟给我指过,”他有点不耐烦地说“随便欺负一下出口气算了,一帮小屁孩子能有什么事。”

为首那人点点头,甚至有点和善的冲他笑了一下,“行,那我们也不打你,带钱了吗?把你身上的钱交出来吧,大冷天的因为你把我们折腾到这来,我也能请兄弟们一起喝杯热茶。”

周泽楷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了他们一眼,校服上大喇喇的写着他们的初中,分明是来勒索要钱的,可说出来的话就跟自己是个好人一样。

他盯着为首的男生,没有什么愤怒,也没有什么惊奇,他只是没说话。

“喂,跟你说话呢,没听见啊你。”旁边小眼睛的那个明显有点不耐烦,伸手推了他一下。

周泽楷被推这一下,一下子磕到了脚趾上那个折磨他良久的水泡,眉心一皱,然而他还是没说话,只是自己退一步站直了,理了理衣领,恢复了之前的姿势,看着那两人。

这时候那句在网上广为流传的你瞅啥和瞅你咋地还没流传起来,但现在他们这个模样,却就是这个意思了。

被看着的小眼睛明显被搓起了火,上前狠狠推了他一把,“哑巴啊你!给爷爷说话!身上的钱都拿出来!”

“说不定这小哑巴身上没钱吧?”围着他的另外一个男生说话了。

 

周泽楷有钱。

他从上海走之前,他妈妈一边哭一边塞给了他五百块,他贴身放着,从不拿出来,也一分没用过。好像这五百块钱在身上,他妈就在他身边似的。他现在被推的倒在地上,脚上的泡更疼了,他心想,可能水泡破了。

“妈的,这哑巴穿的鞋子是上个月的新款,我弟上次去哭着喊着要买,我妈都没给买,一双鞋顶我们半年的生活费了,你说他没钱?”

为首的男生一听到这个,眼睛亮了一下,那装出来的温和眼神马上就不见了,他上前一步,说“都过来给我搜,把他身上的钱搜出来!”

就算周泽楷年纪不大,也知道那时候的几百块是多大的财富,况且在他心里,那不是几百块的事。手伸过来,他自然要拦,慌乱之间一巴掌扇到了为首的男生的脸上。

啪的一声。

大家都愣住了。

被打的那个都愣了几秒,反应过来一拳打在周泽楷脸上,“我草你妈!”

搜身变成了殴打,旁边几个人其实就是在旁边围着,只有为首的那一个在疯狂的打人。周泽楷试着反抗,但体格和这种常年做小混混的初中生肯定不在一个档次上。

他天生是个乖孩子,父母又宠着,从小到大爸妈没碰过他一根头发丝,这是他这辈子以来挨的第一顿打。

可周泽楷这人,大约是个天生的冷情冷性的东西,他被打得倒在地上,身上很痛,灵魂却像是漂浮起来一样,他甚至在抬头的瞬间,冷冷的看了一眼,眼里没有一点痛楚,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像是琉璃珠子一样,散发着无机质的冷光。

他并不知道此刻有一个初中生坐在学校的围墙上看到了他这个眼神,也不知道这样的目光最能激怒人。

打人的男生下手更厉害,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凶猛,他张嘴就骂“我他妈操你妈!你再看!再给爷爷看一眼!”

周泽楷想,我再看一眼你能把我怎么样呢,打死我吗?

可是他那天没能知道他再看一眼能怎么样,因为这时候有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传过来,“哟,你们几个干嘛呢在这?”

周泽楷那时候听不出来任何特别的,只觉得这个说话的人可能只有十四五的样子,话音还清泠泠的,伴着一点男孩子变声的沉哑。

但听了这动静,打人的那几个人却像是见了恶鬼似的,瞬间就排成了一排,站在一边。

周泽楷这时才能得以见到这人的真面目。

说话这人不仅声音懒洋洋地,姿态也并不利落,已经是十二月份了,这人却只穿了一件米色的毛衣,校服上衣被他提着领子反挂到身后,整个人都带着少年的瘦削与单薄。他很白,眼睛是微微下垂的形状,轻易地就能拘出来一把无辜。

可是他只是那么看了那打人的一眼,看起来闲散的,随意的看了一眼,那个刚才打他的,就几乎是抖了起来,旁边几个人纷纷开口,“叶哥。”

被叫做叶哥的男孩子点点头,又看向带头的那个,“我问你话呢,你怎么不回答。你们几个在这做什么?”

周泽楷蜷在地上,看到那个带头的抖的更厉害,脸上勉强挂出谄媚的笑,“叶,叶哥,没干什么,就,你看,就是教训个小朋友。”

姓叶的少年点点头,又问:“小朋友怎么了?”

为首的那个看向小眼睛,小眼睛磕磕巴巴的说:“我弟,我弟看他不顺眼,说他考试把我弟超了,让我教训教训他。”

“还有呢?”姓叶的少年又看向为首的那个。

“本来看是小孩,没想动手。但我刚才好好和他说话,谁知道,他打了我一巴掌。我这,这才……”

姓叶的少年听到这竟笑了一下,他这才仿佛纡尊降贵的将眼神落在了一边的周泽楷身上,他看着周泽楷,问:“你打了他啊。”

周泽楷看了他几秒,点了点头。

他想,或许他又要继续挨打了。

但没想到,那个姓叶的听完竟然笑了出来,他一笑,眼睛便弯成小月亮,可爱至极,也讨人喜欢至极。

周泽楷一愣,见他轻轻拍了两下手掌,说:“打得好,”他笑完,又看着周泽楷,像是教小朋友手工课一样,说:“不过,小傻瓜,打人不是像你那样打的,你看好了。”

他话音刚落,就挥手将自己反挂的校服劈头盖脸的冲着对面的人扫了一遍,同时一步冲到那个打人的面前,披头给了他一巴掌,一巴掌,就把那人打的摔在了地上。然后长腿一伸,一脚踢到小眼睛胸口,把人踢得摔在墙上。

大概全程只有不到十秒,可是那声音像是山脉倒塌一样,轰隆在周泽楷耳边。

做完这些,他看着那几个人,脸上的笑都收了下去,整个人变得淡淡的,他说:“现在你们教训完人了吗?”

那几人慌张的点点头,但还是不敢动。

他耐心的问:“下次见了他,还要打他吗?”

那几人赶紧摇头。

他的目光从左到右从这几人身上扫过,然后挥挥手,很有礼貌地说:“那再见,你们该回家了。”

那几个人屁滚交流的跑了。

少年见人走了,走到周泽楷边上,问:“能起来吗?”

周泽楷点点头,将自己蜷着的身体伸展开,试着起身——痛,浑身都痛,但他只是皱了皱眉,没发出任何声音,慢慢扶着地,站了起来。

少年耐心地看着他起来,没动手扶,又恢复了一只手在肩头拎着校服领子的姿势,他再次用那个清泠泠懒洋洋的调子说:“我叫叶修。”

他比还没发育的周泽楷高了快要一个头,周泽楷站在他面前,忍受着全身的疼痛,他仰着头,话音也是安安静静的,他按照最标准的社交礼仪,说:“很高兴认识你。”说完这句,又补充,“我叫周泽楷。”

叶修看着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人,眼中带了点笑意,但又似乎很快被黑暗所淹没,变成了他惯来看人的样子。

他又说话,话音却轻了,像是忽然变成了最温柔体贴的兄长,他说:“痛吗?我背你吧。”

周泽楷看了他几秒,问:“你为什么要救我?”

此时黑云整个将天空压得低了下来,学校,房屋仿佛就要隐没在黑暗里,风正吹得紧,叶修挂在身后的校服和他落下来的额发无规律的随风而动,周泽楷抬头看他,觉得他带着少年气的,瘦削的身体是那样高大伟岸,正是整个天地都屈服了,只有这么一个人在狂风中屹立不倒。

“因为……”叶修看着远方,看了一会儿,他原本想说什么,可是又吞了回去。好一会儿,仿佛终于想起来和周泽楷说话似的,他笑了一下,眼中映着世界的狂风暴雪,嘴角的弧度却很温柔,他摸摸周泽楷的头发,说:“我要做你的盖世英雄。”

大雪已至。

tbc

我尽快写完……

一边写,一边觉得好带感啊我天

评论(33)
热度(520)

© 拣尽寒枝不肯栖 | Powered by LOFTER